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荒唐最新章节!

    人一辈子会面对很多次的生离死别,沈良臣自认一直是个冷血的人,所以他这二十多年来,并没有真正为谁的离开而伤心难受过。母亲走的时候他年纪很小,那种悲伤的情绪并不深刻,可如今他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生命原来这般脆弱。

    脆弱到一不小心,就真的天人永隔。

    杨恒敲门进来,站在他身后很久才小声询问,“已经两天了,那边让来问问,谈小姐的身后事——”

    听到“身后事”三个字,沈良臣垂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狠狠瑟缩了下,他没想到有天自己会替谈颖办身后事,她明明还比他小三岁……眼前不由又浮现出她青春灿烂的容颜,一颦一笑都深深刺痛了他的心。

    杨恒见他始终不说话,狠了狠心还是提醒说:“入土为安才是对死者最大的尊重,沈总,就目前的证据来看,已经八-九不离十了。”

    这两天他也没闲着,四处调查,可越查就有越多的证据摆放在他们眼前。谈颖已经无父无母,连dna比对都做不了,所以目前来看只能通过那些基本信息来确认她的身份。

    这话让沈良臣的脊背绷得更紧,他始终面朝窗外长久地坐立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哑得厉害,“你看着办吧。”

    “是。”杨恒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想说点安慰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他明白的道理沈良臣又怎么会不明白?

    房间再次归于宁静,沈良臣注视着窗外许久,慢慢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他微垂着眼眸看键盘,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信息栏。

    小囡,你以为真能瞒过我?你还能躲我一辈子?

    你回来好不好?

    你回复我一句,我再也不逼你。

    我很想你。

    小囡。

    ……

    他看着被自己发出去的一封又一封的邮件,石沉大海,再也得不到任何回应。从前用来威胁她逼迫她的手段,如今再也派不上用场,原来这世界有些事是他无论如何也掌控不了的。

    沈良臣看着安安静静的手机,多么期待能有一丁点回应,哪怕是一句来自她的咒骂和鄙夷都好。内心深处,终究是不肯承认她不在了的事实。

    坐了不知道有多久,有人再次推门进来,有轻缓的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他心跳加速,倏地坐起身。可回头却看到黎安妮一张担忧紧张的脸庞,他的表情瞬间由惊喜到失望。

    那么明显的沮丧,甚至不想有分毫的遮掩,这也令黎安妮心内一酸,“你,还好吗?”

    沈良臣没回答她,甚至没再多看她一眼,一言不发地重新坐回原处,低头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机。

    黎安妮走到他身后,盯着他宽阔厚实的肩膀,心里酸涩的情绪越加满-胀,她控制不住地伸手抱住他,声音开始哽咽,“良臣,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沈良臣沉默着,却一点点扳开了她的双手。他并没有回头看她,话却说得坚定又清晰,“安妮,对不起。”

    “不用说对不起,你订婚前早就把所有事都告诉我了,是我自己选择要继续帮你。我们都走到现在了,你要半途而废吗?”她像以往任何一次那样,说得又快又急,生怕从他口中听到伤人的话。

    可沈良臣这次却完全没被她左右,只目光空茫地望着窗外的景色,“她在的时候,我已经让她那么伤心,她现在没了,我不想再让她继续难过。”

    这些话或许说来很可笑,人都没了,做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若是换做从前的他也绝对不会放弃只剩一步的胜利。可眼下,他就是不想再做让她难过的事了,他要让她开开心心地走,这是他欠她的。

    她被他夺走了那么久的快乐,是该好好还给她的。

    ***

    葬礼那天来的人并不多,谈颖的朋友真的实在太少。冷冷清清的宾客席,还都是她从前杂志社的几位同事,真心悼念的也没几个。

    沈良臣看着灵台上的照片,那是一张谈颖站在阳光下回眸微笑的近照,连瞳仁的颜色都拍的格外黝黑。他帮忙挑选照片的时候才发现,她似乎很久都没笑的这么开心过了,这么多年她到底有多难受,他此刻才认真琢磨起来。

    沈良臣一想不由地又开始难受,微微侧过头,刚好看到从外面进来的程季青。他神色微微一凛,抬脚主动朝对方走过去。

    程季青也一眼就看到了他,面容微凉,眸色沉了沉。

    两个男人面对面而站,彼此的脸色都很难看,沈良臣尤甚,一字一句冰冷地从薄唇中蹦出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和她为什么会在水城碰面?你是不是……”

    是不是和她重新在一起了?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他总归是说不出口,只能更加森寒地瞪着对方。

    程季青则一个字也没说,抬手就往他脸上招呼了一拳。他是卯足了劲儿收拾沈良臣的,所以沈良臣猝不及防之下,嘴角都被牙齿给磕破了,很快就有鲜血流下来。

    宾客席间传来一阵惊呼,杨恒也很快围了上来。

    沈良臣却抬手拦住他。

    他没还手,只用舌头顶了下唇-肉,铁锈味充斥着口腔,到处都是咸咸湿湿的黏液,他却丝毫未觉,一瞬不瞬地继续盯着程季青,静静等待着他的答案。

    程季青眼底的狠厉并未退去,上前一步再次钳住他领口,“你还有脸问?她什么都记起来了,有那样的回忆,还要亲眼看你订婚!沈良臣,你难道以为她真的不会痛不会疼?”

    沈良臣怔了怔,眼底满是不可思议,“她……”

    难怪那晚她神色不太对,还总是提起父母的事儿,可他太自负了,丝毫没往别处想,说来也是完全被即将到来的胜利给冲昏了头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