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奉子婚最新章节!

    第39章主意

    在齐靖前家里解决完早餐后李纪亚和任广烨便离开了,他们刚开始还分不清哪个是天佑哪个是天誉,不过,像他们这种人精,没有可能不会发现细节,天佑跟雷沐岑一样表情变化少,天誉则是表情变化多。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同样的感觉,天誉和天佑除了与雷沐岑长得相似之外,还与齐靖前有想象之处,但具体还真说不上来是哪里,大概是因为他们坐在一起的缘故。

    家里就只剩下他们四人,洗碗的任务自然交给了天佑,从来没有干过家务活的天誉也屁颠屁颠地跟过去。

    天是周末,在家里休息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难得受这种时光的雷沐岑心境与平日在家大有不同,刚刚多了一个儿子,他也没有什么不适之感,似乎原本就应该如此,饱后就有点困,坐在沙发上靠着靠着就睡着了,这个年纪还玩通宵,身体根本就受不住。

    齐靖前坐在单人沙发上喝茶,他早上吃得有点多,喝茶消化一下,等天佑洗完碗,不如一起出去走走消消食,刚抬眼就看到雷沐岑头枕在抱枕上,睡得香甜。

    他眼皮下就有黑眼圈,一看昨晚就没有睡,难为他。

    放下茶杯,齐靖前回房间拿了条毛毯盖在他身上,并且熟练地脱下他的鞋子,将腿抬到沙发上,看了看他的睡颜,齐靖前不由得感叹,十五年过去,人还是那个人,虽然变老了,可是有些东西还是没有变的,比如他们的缘分和感情。

    他知道自己依然对雷沐岑有感,雷沐岑也能在第一时间发现自己,真不知该感动还是怎么的。其实,孩子只是下借口,齐靖前知道的。

    天佑和天誉两人出来之后,就看到两位爸爸一躺一坐着,天誉指了指自己的老爸:“睡着了?”

    齐靖前朝他笑了笑:“是的,别吵他了,我想到外面买点东西,你们谁想跟我去。”

    天佑点了点头:“我要去的。”

    天誉也不甘示弱:“我去,我要去。”他是完全把正在睡觉的雷沐岑给遗忘掉,反正他就是想亲近齐靖前。

    出门去超市还是第一次,雷天誉兴奋得跟一只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鸟似的,跟在齐靖前和天佑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弄得齐天佑不停地朝他翻白眼。

    齐靖前一手搭在雷天誉肩上:“平时在家里很少去超市吧。”

    雷天誉点头:“嗯,家里有保姆,我和老爸从来没有去过。”

    齐天佑说道:“难怪你什么都不会,今天早上差点把盘子给摔了。”言意之下,就是说他笨,雷天誉没理由听不出来,“以后我会做得比你更好。”

    齐靖前听完他们的对话哈哈笑道:“你们有点出息好吧,比什么洗碗。”

    齐天佑说道:“小事都做不好的人怎么做大事。”

    好像说得很有道理,齐靖前和雷天誉齐齐沉默。

    超市就在他们所在小区的对面,周末早上超市的人流还是挺多的,天佑去推了辆推车,天誉抢着要推,齐靖前拿着钱包走在前面,走到货架上拿家里所缺的日常用品。

    如果没有意外,雷沐岑和天誉都是要在家里吃午饭的。

    刚住进现在的小区没多久,齐靖前认识的人并不多,而且他基本上是家里和公司两头跑,能认识人就怪了。不过,他今天出门后就接收到许多关注的目光,无非是他带着一对长相精致的儿子出门,他自觉是自豪的,曾经的那些无助和担忧在现在看来都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孩子都安安全全,平平安安地长大成人。

    看着两个正在拌嘴的孩子,齐靖前说道:“中午有没有特别想吃的?待会我们到楼上专区选择。”

    天佑摇头:“我都可以。”

    天誉想到还在睡觉的老爸,想到他追求的人就是齐叔叔,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想了一下,说道:“我爸喜欢吃清炒笋,我也喜欢的,他还喜欢喜欢喝带中药味的鸡汤,还有……”

    齐靖前有点无奈,天誉怎么就这么可爱呢,对雷沐岑还很袒护的,可是这样也好,这孩子本心本来就不坏,还不记仇。

    天誉和天佑在外面也只是绊嘴而已,但无论从哪里看,他们都不像是刚刚认回的兄弟俩,在购物的时候他们的配合还是相当的默契,连齐靖前都叹为观止,这就是双胞胎之间的心电感应呀。

    三人在超市里转了转,挑挑选选也花了近一个多小时,再加上排队付款,这一来一回的也花了近两个小时,回到家里时,雷沐岑还在睡觉,三人静悄悄地换鞋进走去,尽量不打扰雷沐岑。

    天佑和天誉本来想齐靖前的忙到厨房里忙碌的,可是齐靖前却只让他们自己回房间里看电视或者玩电脑,昨晚跑出来的雷天誉只带了手机,别的游戏机什么的都没带,只好霸占齐天佑的电脑,开始下载游戏,天佑只是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他的炒股经。在天誉开始玩游戏后,天佑嫌他吵,便走到大厅盘腿坐在沙发上继续看书。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沙发上睡姿没有变过的雷沐岑此时却在梦中梦到一个身穿白色衬衫年轻人的背影,他头发不长,他坐在阳台上背对着雷沐岑,忽地,他回过头,是一张熟悉但是又没有什么印象的脸,他朝雷沐岑微微一笑,但眼神里却有几许冷意,他双唇轻启,雷沐岑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他走上前,但还没有走到时,年轻人却闭上了回,绝然转过头,双臂一撑,他从阳台上掉了下去。

    雷沐岑被吓住了:“不!”

    惊慌失措的雷沐岑猛然坐起身,原来只是个梦,清醒过来的雷沐岑发现自己的右手手臂因长久没动麻掉了,用左手揉了揉,直到他的手臂手了后才意识到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了。他身上盖着的毛毯滑落至地板上,雷沐岑捡起将放回沙发上,想必是自己睡着的时候齐靖前给他盖的。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他便转过头,天佑此时正坐在靠近阳台的沙发上看书,他正望着雷沐岑,发现雷沐岑看他后又低下了头。

    雷沐岑心想,天佑真是个害羞的孩子。

    对这个突然出现的亲生父亲,天佑是有很多想法的,说讨厌但又不是非常的讨厌,说喜欢但又说不上有多喜欢,嗯,不讨厌也不喜欢。

    还是在社会打滚多年的雷沐岑先开了口,他注意到天佑手上那本炒股的书:“你在研究股票吗?”

    作为一个有礼貌的孩子,天佑点了点头:“是的。”他想到雷沐岑年轻时的经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向对方提出是否可以指导自己。

    显然,不需要天佑开口,雷沐岑已经主动提出来了:“对炒股我也略有涉及,有些普通的问题我还是可以帮你解答的。”

    天佑点了点头,眼里带着几分对股票的炽热,道:“那我现在可以问你吗?”

    雷沐岑说道:“当然可以。”

    天佑半点没犹豫将书放下跑回房间,然后拿出个笔记本,在雷沐岑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坐到他身侧,他摊开笔记本,说道:“上面遇到的问题我都不太懂,我想知道庄家和散户到底有什么区别,我该如何去规避作为一个散户在炒股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问题。”

    天佑完全不同于天誉的好学,令雷沐岑感到自己非常有作为父亲的存在感,他的一身学问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而不是每天跟天誉斗智斗勇派人到外面找他回家。

    这种感觉还真是前所未有。

    “庄家和散户的区别,通俗点说就是钱多钱少的区别,当然,细致点去分析会发现其中是有许多的不同,普通的散户连k线图都未必能看得懂,凭感觉去购买股票,或者是跟风购买。而庄家却是在操作一支股票之前,他们会花时间去研究这支股票的技术面和基本面,作长时间的详细调查和分析,制定周密的计划后才开始行动……”

    在自己专业领域里雷沐岑能够侃侃而谈,天佑本来就热衷于这方面的研究,听得也仔细认真,使得雷沐岑的自信心瞬间爆棚,就差没将他毕生的心血都传授给天佑,曾经他是多少的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朝着自己的方向靠近,但是天誉从小到大就没有过这方面的意向,每每一提起以后要接管公司他就各种打岔,雷沐岑到后来都不愿意再提,静观其变。

    现在,真的是上天照顾他,给他送来这样一个非常合他心意的儿子,勤奋好学聪明,真想抱在怀里好好揉一番,他与天誉真的是两个性子的人,而且性子也更像自己。

    对知识渊博的雷沐岑,天佑也有所改观,至少他不是个不学无术的老男人。

    雷天誉玩游戏觉得没劲儿,便到客厅看看老爸醒来没,没想他和天佑正在谈股票经,听得他头昏眼花,只好到厨房里找齐靖前吐槽,齐靖前只是笑了笑,让他在里头打下手,洗菜切菜自然是不需要他,打鸡蛋,搅拌调料这些活倒是难不倒他。

    没过多久,齐靖前将午饭准备好,不算丰盛,也就是普通的家常菜,没有像营养餐那样的协调比例,但是吃起来舒服。

    雷沐岑睡一觉起来也不见得肚子饿,吃得比较少。

    天佑和天誉都是在外面消耗了能量的,中午的饭菜也符合他们的口味。

    齐靖前跟平时的饭量一样,不多不少。

    不过,他们这样的食量也刚刚好将齐靖前准备的午餐解决,洗碗的活天佑自动接手,天誉被天佑嘲讽之后还是继续跟上去,他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勤劳的孩子了。

    待两个孩子离开后雷沐岑才有机会跟齐靖前说话:“靖前,给我个机会,我不会因为孩子的母亲而改变我对你的感情。”

    齐靖前笑了笑,看了看厨房说道:“我再想想吧。”

    雷沐岑整个人都松了口气,看齐靖前对孩子这么好,他也知道他是个心软好说话的男人,以前他没有随便选择其他人,是因为他看不顺眼对方,没有好感的人他都不愿意接触,就算是认识的人他也不想随便浪费自己感情,对自己或者是对对方都不好,就像褚京宇一样,即便知道对方追求自己,对天誉也不错,他家里也没反对,但是他就是对对方没有感觉。

    是的,他要的就是一种感觉。

    在齐靖前身上,他找到了这种似曾相似的感觉,同时也找到了自己那寂寞空虚多年的感情寄托,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

    越想越觉得齐靖前完美,差点忘记他身上的某种不协调感,既然想着与对方组成家庭,那他也要清楚对方的苦衷,或许他不会告诉自己,但是他也想知道。

    雷沐岑告诉自己,现在齐靖前软化了,那他也不能紧逼着对方,天誉不就是他与齐靖前感情建立起来的桥梁么,以前没借口接近对方,三翻两次被拒绝,现在只要将天誉这个护身符放在身边,还怕他拒绝不成。

    忽然发现养儿防老还真是不错,天誉总算是对老爸有点用处了。

    心里暗自欢喜的雷沐岑表面平静如水地答应了齐靖前:“嗯,希望不要太久,下午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我会先带天誉回去,至于天佑认祖归宗的事情我也会着手处理的。”

    对天佑认祖归宗一事,齐靖前选择了摇头:“这事儿不急,天佑也是刚知道,而且你答应不将孩子从我身边夺走的。”

    雷沐岑说道:“我不会将天佑从你身边夺走,天佑也不会改姓,只是回让雷家这边的人认识他,对他以后的发展也好。今天跟他交流股票的问题,我发现他在金融方面非常有天赋,我想以后带带他,发掘更多天赋,他是我儿子,我不会害他。”

    雷沐岑的一翻话下来,齐靖前也知道他说得很有天分,但这也只是昨晚才确定下来的父子关系,现在说认祖归宗确实太早。

    “我认同你的想法,但是我希望你能给天佑时间,也给我些时间,我们再找个时间好好谈谈,现在还是先冷静观察一段时间吧。”齐靖前说。

    雷沐岑道:“好,我们给他们最好的,也谢谢你把天佑教得这么好,我很感激。”

    齐靖前笑了下:“那是我自愿的。”如果知道我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你不气死才怪呢,后面这句话他放心里没敢说出来。

    虽然很想与齐靖前有肢体上的接触,但是孩子们在雷沐岑没敢动手,之前的接吻他就意犹未尽,现在他更希望对方是自愿的,而不是基于他的强迫下才与自己亲吻。

    齐靖前所有松动已经是最好的局面了,他该知足的。

    天佑和天誉出来的时候两人头发都有点湿,齐靖前问他们:“你们这么大人还玩水?”

    天佑朝天誉抬了抬下巴:“他先弄我的。”

    天誉蹦到雷沐岑身侧说道:“我又不是故意的,你要是不回弄我,咱俩头发能湿?”

    雷沐岑说道:“赶紧去擦擦,别感冒了,每次发烧你就哭。”

    天誉用力瞪他爸:“你出来干嘛!不许说!还有,我有那么弱吗?”……很丢脸啊。

    齐靖前和天佑不约而同露出笑容,前者转身去给他们拿毛巾,一人一条。

    真是两个完全没有陌生感觉的兄弟。

    时间指向下午两点时,雷沐岑带着天誉离开了齐靖前家里,天誉十步一回头,一个劲儿跟齐靖前强调他还会过来玩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