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奉子婚最新章节!

r />     手搭在天誉的肩膀上,齐靖前带着他下了楼,路过他们的身边的餐厅经理不由得回头看他们一眼,他是不是眼花了,刚才这个男孩不是下去了?他到底是怎么上去的,明明只有一个楼梯!

    距离餐厅三百米处确实有一家蛋糕店,在走过去的途中雷天誉才想起要问齐靖前怎么会出现在餐厅,齐靖前自然是想好来回答的:“正好跟客户在这边吃饭,我同事刚刚将他们送走。真巧,就遇到你了,你跟我出来你爸爸他们不会担心你吧。”

    雷天誉说道:“不用担心,齐叔叔,我给他发了短信。”

    齐靖前说道:“那就好,看看你喜欢哪个蛋糕,我们就拿走哪个。”

    雷天誉其实对蛋糕并不是很执着,但是想着齐靖前给他买的,心情不知怎么的比收到干爹们的各种全球限量版礼物还要高兴,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他们还是挺幸运的,柜台中有现做出来的水果蛋糕,齐靖前给雷天誉选择了一个大小适中的,雷天誉抱着包装好的蛋糕爱不释手,总觉得经过齐叔叔手的蛋糕会特别好吃。在齐叔叔身上,他感觉到一种平和温柔的气息,莫名的就想呆在他身边。

    齐靖前其实什么也没有对雷天誉说过,只是像普通人那样问问雷天誉的学习情况,问他喜欢什么娱乐活动,在他面前一句也没有提天佑,与这个孩子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他想问的太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问什么,索性就随意地问。

    两人间的气氛非常和谐,齐靖前还希望回到餐厅的路能够长一些,他想好好的听孩子说话,看看孩子现在长什么样。

    这一次雷天誉没有忘记问齐靖前的手机号码,齐靖前笑着让他存下:“再次祝你十五岁生日快乐,每天都过得开心。”无忧无虑的,幸福一生。虽然不知下次见面是几时,齐靖前还是强忍住不散发出不舍的目光,“再见。”

    雷天誉站在餐厅门口目送齐靖前转入街角,心里有点发酸,有种冲过去跟着齐叔叔离开这儿的冲动,看了看左手的蛋糕,又看了看右手的手机,他心情很快恢复过来,朝楼上跑去。他不知道的是,在跑上二楼的时候,齐靖前尾随他的身后进了餐厅,并且他们的一切行为都被齐天佑和陶珍嘉看在眼里。

    陶珍嘉顿时明白他家的事情不是小事,齐天佑家的才是大事:“你确实你爸不是把那个人看成是你?”

    齐天佑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我爸不会的,他知道雷天誉不是我。”

    饶是陶珍嘉那聪明都被齐靖前和齐天佑两人的行为给绕迷糊了:“雷天誉是你弟?但你们与你爸都长得不像,那……”

    齐天佑瞪他一眼:“你可以闭嘴了,他永远是我爸爸,永、远不会变!”谁都不可以把真相说出来,爸爸才是他的唯一!

    他不知道老爸为什么对雷天誉也有同样的情感,或许是因为他老爸与生他的母亲有关深厚的友谊的关系?

    陶珍嘉心情也不是很好,两人站在阳台上望着下面的车流,相互不说话。

    他们两人都有着不同一经历。

    一个是从小到大都不知道自己母亲在哪儿的,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叫了十五年的爸爸不是他的爸爸,没有比这个更难过的消息,想到这一层,齐天佑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一个是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突然有一天,父母亲离婚了,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那个曾经温柔的母亲与另一个陌生的男人将他敬爱的父亲告上了法庭,想到这里,陶珍嘉叹息两声,他转身先回去包厢了。

    陶珍嘉先一步回到包厢,将齐天佑一个人留在外面安静一会儿。

    不过,在他走在走廊时,看到怒气气朝外面跑出去的雷天誉,刚才还欢天喜地,怎么就气冲冲地跑了,别人家的事,他也管不了这么多。

    快速整理情绪的齐天佑没一会儿也跟着回包厢,只不过,他回去的时候可没有那么平静,是的,他遇到了一个不该遇到的男人。

    第三次,他又遇到了这个自称是他干爹的蠢男人。

    “天誉,你爸他们到处找你,干嘛去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经将齐天佑带到雷家的李纪亚。

    此时的齐天佑心情非常不好,看了他一眼,绕过他,说道:“我想静静,别打扰我。”

    作为一个合格的干爹,李纪亚誓要打破沙锅问到道:“谁是静静?”

    齐天佑翻翻白眼:“……”

    他冷静下来的时候脑子转得特别快,既然李纪亚又将他错认,那就说明雷天誉就在附近,没准就在同一层楼,今天是他的生日,那雷天誉在,没理由雷沐岑不在,他不想再见到雷沐岑。

    凑上前的李纪亚抬手就想搭到齐天佑肩上,齐天佑背后长了眼睛似的错开身,回头看他一眼:“先生,烦请别对我动手动脚的,我不认识你,再见。”

    李纪亚根本没有见过雷天誉有这样的眼神,有些不确定他的话里的真实性,只当他耍小孩子气:“天誉,别生气了,他们刚才也不是故意弄掉你提回去的蛋糕,我再陪你去买一个,好不好?”

    雷天誉刚才提回去的蛋糕?那岂不是老爸买的那个?

    别提雷天誉为什么会生气,心情本来就不好的齐天佑也不爽了,他冷冷地勾起嘴角说道:“您以为重新买一个蛋糕就能抵掉原来那个吗?没有感情的蛋糕,黄金做地也吃不香。”

    李纪亚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不大吼大叫,只是冷静分析地“天誉”:“那个,天誉就别生气了,先回去吧,大家都在找你,以后咱们再也不提‘妈妈’二字,好不好,我发誓。”

    齐天佑沉默了,他忽地笑了下,原来雷天誉也有与他同样的烦恼。

    这样,他是不是可以放心了,原来不仅仅是他有这个问题,“母亲”这种东西是世界最不靠谱的,谁碰谁遭殃。

    考虑到大波人在找雷天誉,齐天佑觉得自己的危险又开始升级,他这下该怎么脱身?

    齐天佑自然管不得李纪亚发誓不发誓,他就怕对方缠着自己:“你先转过身。”

    李纪亚以为他不生气了,松了口气,转过身:“现在可以了吧。”

    齐天佑满意道:“可以。”

    说完,他转身就朝楼下跑去,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大半张脸,一只手拿出手机让他老爸等人快速撤离餐厅,至于李纪亚能不能追得上他,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接到齐天佑电话的齐靖前已经悄悄的结完账,带上了陶珍嘉等人快速撤离,怕遇到雷沐岑,又怕再遇到天誉,此地不宜久留。

    然而,待齐靖前三人走到楼下停车场时,齐靖前发现齐天佑身边站着个黑眶发红,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雷天誉。

    他们一同站在车子旁边,先是把陶建鑫吓着,反应过来后,齐靖前将天佑天誉兄弟俩往车里塞,并让陶建鑫和陶珍嘉两人先回去。

    齐靖前上车后问雷天誉:“天誉,你这是怎么了?”

    雷天誉看到齐靖前上了车,直接就扑到他身上抱住他脖子,反正他就这么做,还没问为什么齐天佑也会在车上,一听他的声音就不争气且又委屈地开始掉眼泪。

    “齐叔叔……”

    一时间,齐靖前有些手足无措,知道大部分情况且坐在天誉身侧的天佑僵硬地抬起手拍拍天誉的背。

    不能承认天誉是自己的弟弟,他也深觉憋屈,大概是受天誉的影响,他的眼眶里突然也聚满了泪水,无声地掉豆豆……

    天佑扁扁嘴抹抹眼泪望着齐靖前:“爸爸……”

    有点无奈地齐靖前朝他伸出了手抹去他的眼泪:“哭什么?”

    “我被欺负了!”天誉说的。

    “他被欺负了。”天佑说的。

    齐靖前无声地笑了笑,我的儿子们,再次回到我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