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奉子婚最新章节!

在报社里混。

    只要刊登的不是照片,齐天佑就不怕,如果雷沐岑习惯性看到关于自己的文字性八卦消息,那估计他就不会再去瞧第二次,以他平日的忙碌肯定会错过这个小道消息。

    是否真是这样也只有验证才会知道。

    雷天誉的生日即将来临,雷沐岑已经按照齐靖前的那个提议给儿子要来他最喜欢的球星签名,而且签名是签在篮球上的,雷沐岑觉得他的宝贝儿子一定会喜欢。

    相较于雷沐岑的大手笔,齐靖前则是更加简单,他花了一个两个小时的时间在网上查找适合儿子使用的手机,不用太过花俏,也不用太过昂贵,只要适中就行,他的宝贝儿子比他还懂得生活,买贵了,说不得那孩子就要跟他这个老爸谈谈人生。

    说起来,他的儿子才是那个最纠结的人。

    雷沐岑和齐靖前都是要工作的人,他们也不可能在公司还继续因为感情问题而已纠缠来纠缠去,不知不觉,距离那天之后已经有几天的时间没有见过了。齐靖前倒乐得清闲,没有人来骚扰,而雷沐岑则是特别想念对方,可是他又不是能利用自己的职权将对方叫来。

    还是利用职权把齐靖前叫到办公室一块儿吃个午饭,先让方棋去准备,就这样,嗯嗯。

    刚结束轮产品版本更新,齐靖前还未来得及急喝杯水,就被他们的部门助理叫走,到底有什么事不能当面说,要搞得神神秘秘的。

    当年到方棋的时候齐靖前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难怪要神神秘秘,这会儿他都想把自己藏起来,方棋是谁,全公司上下谁不知道他是经常出没在雷大老板身边的第一特助。

    “方特助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齐靖前说道。

    方棋公事公办:“您好,雷总请您吃到办公室吃个午饭,请一定要赏脸。”

    齐靖前沉默半晌,说道:“……雷沐岑都是这么请员工吃饭的吗?”

    方棋面色不改,说:“您是第一个,这边请。”

    对方都做出这种坚持要将他带走的姿势,齐靖前不从也不行,只得跟上,他倒想看看所谓的午饭到底是吃些什么,才不是因为雷霆的食堂人太多,他不想去排队。

    有方棋带路,齐靖前绕开其他公司员工,顺利到达顶层雷大老板的办公室。

    不得不说,雷沐岑的办公室绝对是整栋楼地理位置最好的观景台,噢,不,应该是办公场所,奢侈的人类啊。

    订的午餐已经摆在雷沐岑平日用餐的圆桌上,那是他专门设置出来的,现在已经摆放了两张椅子,摆明是要吃午饭的节奏。

    不过,在齐靖前进来的时候,雷沐岑正在接电话,只是抬起头看齐靖前一眼,示意他先坐着,齐靖前自然不会客气,他打量着这间大气简洁的黑白色调办公室,很是雷沐岑的风格,他向来就不喜欢花里花哨的东西,说白了,他这个人就是无趣单调,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是怎么喜欢上这个家伙的。

    自问,他现在是否还喜欢雷沐岑……应是肯定的,喜欢过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很难再去装另外一个。那天的吻唤醒了齐靖前许久许久都没有去思考过的事情,是呀,他为什么会再接受对方的亲吻,为什么不排斥他,推开他,狠狠的给他一拳或是一脚。

    他知道,对雷沐岑他是余情未了,嗯,应该是说,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喜欢这个人。

    是的,他一直喜欢着这个男人,那他们能够在一起吗?

    时间隔太久,中间发生过太多的事情,齐靖前知道的,雷沐岑不知道,齐靖前不知道的,雷沐岑也有可能不知道的,一切的一切,都是隔在他们中间的一道沟壑。

    雷沐岑在接电话,齐靖前则无所事事,他又不喜欢像现在的年轻人那样吃饭上厕所睡觉都要捧着手机刷微信朋友圈刷微博,眼睛转了两圈后,他拿起放在桌子一旁的报纸。

    国家新闻今天早上已经刷过一次,娱乐新闻他没有兴趣,财经他不是太懂,剩下就只有体育新闻了,齐靖前随意翻阅,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齐靖前盯着报纸的时候,齐靖前已经放下电话朝他走来,悄悄地站在他身后。

    一个大大的标题吸引了齐靖前,同样吸引了出现在他身后的雷沐岑。

    【雷霆万钧总裁雷沐岑双胞胎儿子身份大揭秘】

    ……

    为什么这种新闻会出现在体育版块的头条!

    齐靖前不解,雷沐岑也不解?

    于是,他们有默契地往下看。

    看到题目的时候齐靖前已经手心冒汗,大致扫完文章内容后齐靖前已经不是仅仅是手心冒汗那么简单,他心砰砰直跳,就好似他现在雷沐岑面前没有任何秘密。

    同样看了报道,雷沐岑便发现齐靖前神色不对,将报纸从他手中夺走:“你不舒服吗?报纸内容都是胡说八道的,我可没有相恋多年又被我抛弃的结发妻子,我也只有一个儿子,就是里面提到的天誉。当然,以后你的儿子也将会是我的儿子。”

    齐靖前幽幽地望向雷沐岑:“……你认真的?”

    雷沐岑低头亲吻齐靖前额头:“我一直很认真。”

    齐靖前瞪他一眼:“还是先吃午饭吧。”

    有齐靖前在,雷沐岑的关注点还是在对方身上,那张报纸直接被他甩到角落里。

    “嗯,先吃午饭,这里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蒜蓉炒青菜,酱爆河虾……”

    说到这里雷沐岑停顿了,他为什么会记得这些……

    坐立不安的齐靖前更是头疼,雷沐岑明明不记得自己,连他的容貌都没有认出来,为什么还会记得他喜欢吃什么?而且还是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雷沐岑愣了下,直勾勾地盯着齐靖前,说道:“……我们以前在一起吃过饭?”

    齐靖前心虚地摇头:“没有,怎么可能会。”

    雷沐岑越发觉得最近自己的很是奇怪,而且这种奇怪的现象总是出现在齐靖前出现在他身边,或者是两人进行过深入沟通之后。

    为什么会这样?他望向齐靖前的眼神带上了几分探究。

    有齐靖前在,雷沐岑的关注点还是在对方身上,那张报纸直接被他甩到角落里。

    比起雷沐岑的不上心,同样看到当天报道的冯致海却陷入了沉思。

    沐岑不记得的那些事情,他可是记得很清楚。

    天誉的出现已经很奇怪,双胞胎又是怎么回事,当年那个人现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