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奉子婚最新章节!

    第30章犯规

    一吻结束后,齐靖前也懒得推开雷沐岑,倒是雷沐岑自己也退开一步,脸皮特别厚地说道:“没想到我们接吻还很契合,你并不排斥我,做我男朋友并不难,齐靖前你为什么就不敢答应。”

    齐靖前也不是十五年前那个容易轻信他人,容易激动的男孩,他抹去对方在自己嘴角留下的残余液体,道:“没有为什么,我说了我心里有别人,我会当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齐靖前转身上了车,雷沐岑单手撑在车顶边沿,嘴角噙起一抹淡笑,说,“但是已经发生过了,就别自欺欺人,我知道你对我有感觉。”

    齐靖前瞪他一眼,用力将车门甩上,熟练的倒车打方向盘,在快要离开雷沐岑视线之前,从车窗中伸出一只竖起了中指的手,随后快速消失在雷沐岑的眼前。站在原地的雷沐岑忽然被他临走前的那个中指给逗乐了,他完全想不到齐靖前斯文的表面下还会对他做出这种有趣的动作。

    他真的没有看错人,不是吗?齐靖前很有趣,越发的想要了解他,深入他的生活,了解他整个人。

    在空荡的停车场内,雷沐岑也学着齐靖前竖起中指,突然觉得有点邪恶,他又默默的放下手指,回到自己的车内,齐靖前已经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对了,他不是也有个儿子么?想必他的儿子就与天誉一个学校,不如就从他的儿子下手,得找个机会试探试探。他没忘记家长会那天齐靖前是从隔壁班级里走出来的,既然与他儿子同个班,不如先找天誉探探口风,两个孩子总有话题沟通吧,先了解了解,熟悉熟悉。

    只是,雷沐岑觉得他们刚才接触的方式和感觉莫名的有些熟悉,但他总是抓不住那个熟悉的点,是不是在什么时候他跟某人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情,那为什么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轻轻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真是奇怪,怎么就想不起来呢,他三十七年的人生也没有在哪里脱轨过。

    有着困扰自己的事情,雷沐岑自然是要想办法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当天晚上他就电话询问他的好友冯致海,那是他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与李纪亚是同一个等级的,是天誉的干爹之一。

    有了那个强硬又深觉甜蜜的一吻,在见到冯致海之前雷沐岑神情都是愉悦的,就连酒吧的老板都看出他心情不错,还跟他调侃了几句,雷沐岑意外的没有将他冻走,简直是奇迹。

    冯致海能与雷沐岑合得来,他们的价值观和生活环境都差不多。

    可以说他们这个圈子的朋友都差不多,都想单着,不想结婚,不过有些朋友结婚是为了家族的利益,无论如何,他们都过得还算自由,没有人强迫他们结婚,一切都以自愿为基础。

    不想靠家族,那就自己闯出一翻天地,婚姻自由;想依赖着家族,那就听长辈们的话,拿婚姻来交换,换取你们需要的。

    冯致海一到酒吧就给自己点了杯烈酒,不烈的酒他还不爱喝,与雷沐岑对比起来,雷沐岑看起来正经八百,身穿紫色v领毛线冯致海显得特别骚包,这都是对比出来的。

    冯致海笑道:“刚进来就见你笑得一脸淫-荡,包养了个大学生?”

    雷沐岑踢他一脚:“你的嘴能再欠点吗?一天到晚就知道包养包养,你当我是你,就知道包养小明星,目光放长远点,成不?”

    冯致海说道:“包养只是利益关系又不谈情。”

    雷沐岑扫他一眼:“我等着你。”

    冯致海突地凑上前:“别说你现在开始谈恋爱了。”

    雷沐岑:“是又如何。对了,我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有件事要问你。”

    冯致海:“不能在电话说的?搞得这么神秘,跟你谈恋爱这事儿有关?”他挑了挑眉。

    雷沐岑抿了一口酒:“我总感觉我在哪里见过我现在追求的那个男人,他给我的感觉非常熟悉,但是我想不起我以前有没有跟他接触过,在我的印象中,是没有的。”

    冯致海听完后,眼神闪烁:“还有没有别的情况,你一并说。”他的神情不由严肃几分。

    雷沐岑说道:“我都在怀疑是不是我的记忆断层了,可是我从小到哪,哪个年龄段做什么我都清楚,我很确定我的记忆里并没有那个人,真怪异。”

    冯致海说:“你不是多年没找伴寂寞的,春梦做多了。”雷沐岑深深的呼了口气,冯致海笑道,“不会是你现在还没有得手吧。”

    被说中心事的雷沐岑:“……慢慢来不行啊。”

    冯致海说道:“当然行,你是大爷。”其实冯致海心里其实打着别的主意,沐岑并应该还会记得一点,但是没理由认不出来对方才对,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雷沐岑:“滚滚滚。”

    两人又继续聊点别的,酒吧里安静,他们这些有了年纪的人已经不喜欢去那种吵吵杂杂,摇滚歌曲响震天的酒吧,越是安静他们越是喜欢。

    把雷沐岑甩下的齐靖前也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将车子开到河畔边,自己在外面点了根烟,思考了许多才回到车内,他必须冷静冷静。

    雷沐岑今晚的一个吻打乱的他的思绪,也打乱了他原有坚定而固执的想法。

    他该不该与雷沐岑复合,内心有两个声音告诉他,应该和不应该。

    如果雷沐岑只是单纯的一个男人,而不是他孩子的爹或许他会考虑考虑,可是,他是孩子的爹,而他们之间还隐藏着一段自己的青涩初恋。如今,他的面容改变太大,对方也没有看出来,但却依旧对自己孜孜不卷地追求着,是人都会被感动。

    他的秘密太大,太过惊悚和骇人听闻。

    吹了吹风冷静一会儿后齐靖前才准备开车回家,有儿子在家里他才不会感觉到世界给予他的浓浓恶意。

    到家后,齐靖前入眼见到的是他儿子养的那只龟先生正用他的脑袋不停的撞击着玻璃门,估计再这么撞下去它就会变得越来越笨了。

    抱起这只蠢龟,齐靖前将它放到外面去,省得它又慢慢爬呀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