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奉子婚最新章节!

靖前完全是有拖延症!

    不能让他拿主意,自己决定吧。

    碗筷收回厨房后,雷沐岑对两个孩子说道:“你们待会别急着做作业,我和你们爸爸有话要说,很重要。”

    从放学回来,齐天佑和天誉就在等着这句话,终于来了。

    不知道老爸到底要宣布什么事情,难道是他们要摆喜酒了?这确实很重要,但似乎不需要如此郑重吧,那会是什么。

    天誉在猜测,天佑也在猜测,他脑子里略过很多想法,连齐靖前和雷沐岑要分开的可能性都在脑子里转过,但他们的相处方式依旧自然融洽,不,应该说老爸更宠爸爸了,爸爸今天差点连饭都是雷爸喂的!

    宠溺的程度差点没闪瞎他们的狗眼。

    言归正传,爸爸们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交待?

    齐靖前搓了搓手掌,一脸视死如归的样子面对他的孩子们,张了张嘴,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来。

    “我……”然后就停下了。

    雷沐岑实在是对他的退缩心理没了言语:“还是我来说吧。”

    齐靖前松了口气,他真的是难以启齿。

    大人们要说话,小孩子们都是有礼貌地等待着。

    雷沐岑一脸严肃,说道:“我相信你们长这么大一直都被‘谁是你们的妈妈’这个问题困扰着,同样的,在今天之前我也不知道。不过,现在我知道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未知的事情,常常会有违背着常规的事情发生,以前我认为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但是,现在它却近在咫尺。所以,我也希望我的儿子们能够坦然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即便他有违常理。”

    齐天佑和雷天誉面在相觑,别卖关子了,能直接说吗?

    好吊人胃口。

    深深地吸了口气,雷沐岑说道:“在不久的将来你们还会有弟弟。”嗯,据史晓山所得到的信息,男男生子基本上不会生出女儿。

    齐天佑顿时脸上不好:“你是要抛弃我爸!?”

    雷天誉也张大了嘴:“……”

    雷沐岑哭笑不得:“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爱人,你们的爸爸怀孕了。”

    齐靖前用双手捂住了脸,他觉得没脸面对自己的儿子。

    不用想,此时的齐天佑和雷天誉脸上都是五彩缤纷,色彩斑斓,雷沐岑感叹他们的儿子适应能力比自己好,至少没有晕倒过去。

    但是也吓得够可以。

    齐天佑还是最快反应过来:“爸爸?”他望向齐靖前。

    齐靖前抬起头,脸都被他自己给捂红了,雷沐岑心疼着呢。

    齐靖前缓缓开口:“天佑,天誉,对不起,爸爸也不是故意现在才要说出来,实在的不希望以后再有像今天那样有人冒充你们妈妈的人出现,爸爸也不希望你们受到伤害。”

    齐天佑依然保持着震惊的神态:“所以我们其实是从你这来的?”

    齐靖前肯定的摇头:“是的,通俗点说,是我生的,我才是你们真正意义上的“妈妈”吧。”

    齐天佑不再说话,他死死地盯着齐靖前的腹部,刚才老爸说什么来着,他又怀孕了?难道他又要有弟弟了吗?

    在选择怀疑消息的真实性时,齐天佑更倾向于知道是不是真的会有弟弟。

    然而,本该吓起来叫起来的雷天誉反而出忽雷沐岑和齐靖前的预料,雷天誉从头到尾都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但从他涨红的脸色来看,他不是不说,而是憋着。

    直到齐靖前带害歉疚的眼神望向他时,他爆发了,猛然站进来,红着眼眶低低喊道:“我恨你,我恨你!”

    雷天誉的突然爆发把雷沐岑齐靖前齐天佑三人都给吓到了,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吼完之后,雷天誉直接冲进房间,“砰”的一声,将门用力关上。

    雷沐岑愣了下才反应过来雷天誉为什么对此反应如此激烈。

    从很小的时候起天誉就一直对“妈妈”这两个字特别敏感,他总是缠着雷沐岑问他的妈妈在哪里,上幼儿园的时候也会问为什么其他小朋友都是有妈妈接送,而他却没有,别人都有妈妈他为什么没有。

    雷沐岑对此总是沉默,他没办法解释,久而久之,“妈妈”这个问题便成了雷天誉的心结,打不开的。

    后来齐靖前的出现,雷沐岑以为他会就此忘掉,但是或许是母体与亲子的天性,他们两人相处异常的好,结论是他们本就是亲生父子。

    是雷沐岑被刺激过头,忘记了孩子内心曾经留下过的伤害,如果当年他在繁忙中多留点时间陪孩子,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了吧。

    不过,既然雷天誉能说出“我恨你”三个字,似乎也从侧面反应,他是确认齐靖前的“母体”的地位。

    他恨那个将他抛弃的“妈妈”,他恨那个从来不来看自己的“妈妈”,他恨那个没有给过自己一点关心的“妈妈”,他想过“妈妈”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也可能是跟别人组成了另一个家庭。可是,现在事实告诉他,不是这样的,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他的“妈妈”活得很好,他带着哥哥,把他留在雷家,为什么带走的不是他!为什么遭他人白眼嘲笑的是他!

    雷天誉钻牛角尖了,还一钻钻进房间里不出来。

    齐天佑还在发愣中,他对雷天誉的做法没有反应,他死死地盯着与他共处了十五年的爸爸,没有发生是他笨吗?但是这能发现得了吗?

    不是他不聪明,而是敌军太过狡猾。

    齐靖前坐到齐天佑身边,天佑对他笑了笑,特别懂事地说道:“爸爸,我能接受这样的事实,这是最好的,我也不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出现一个自称是生我的女人。”

    齐靖前再次松了口气:“谢谢你的理解,爸爸爱你。”他拥住了这个永远在自己最窘迫的时候非常懂事的儿子,每每他这样表现自己都特别心疼。

    雷沐岑也不甘落后,张开双臂拥抱他们,然后对他们说道:“天誉那儿,我去说吧。”

    齐靖前制止了要站起来的雷沐岑:“别,我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