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奉子婚最新章节!

    第56章突现

    “不见了?不是让你们跟着!一个大活人能平白无辜的消失?学校那边是什么情况,怎么会允许天誉请假?”雷沐岑拍桌怒道。

    保镖缩了缩脖子,老板好凶。

    保镖:“老板,我们问过学校老师,天誉少爷不是一个人请假的,还有天佑少爷也是同一时间请的假,请假的理由是家中有事。老师还问了他们,说是父亲接他们回去。”

    雷沐岑头疼的抚额,是齐靖前将两个孩子接走的。

    天佑那么聪明断然不会随随便便就跟人走,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齐靖前将他们接走的,而且是在保镖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

    保镖又说道:“现在知道的情况是孩子们不在学校,齐先生也不在家。”

    雷沐岑:“去查看一下靖前小区的视频监控,看看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保镖:“是。”

    十五分钟后,视频监控内出现齐靖前带着两个孩子打计程车离开小区的画面,每个人手中各一个行李箱,这是出门的节奏。

    雷沐岑再次抚额。

    他刚从母亲那儿得知自己当年发生过的事情,心情无比的忐忑激动,恨不得立马就见到齐靖前,可是对方却突然带着孩子离开,他在想什么,不敢面对自己吗?

    通过与父母的谈话,雷沐岑方知道自己梦中的那个男孩是谁,他没有精神出轨,那个人就是齐靖前,其余的母亲没有多提,主要是告诉他关于当年受伤的那件事,至于他的感情,他们也只是听到风声而已,具体不甚清楚。

    或许雷川和秦婉云也知道,如果当年他们不是做错了决定,也不会使得两个孙子分别十五年,他们也要担大部分责任。

    只是他们现在退隐二线,也就不参与孩子们的事情了,再说了,老大的孩子都十五岁了,他跟谁在一起度过一生又有什么区别,只要他高兴就好。

    以雷沐岑的实力要查到齐靖前他们去哪里自然没有问题,可是他现在还是得先理清思绪。

    今天听到的一切完全超出他之前的想象。

    到底是怎么样的事情使得齐靖前会突然离开他,真的只是受伤那么简单吗?

    他在问母亲的时候,她也有点言辞闪烁,并不想将事情的真相告知他,真的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去查找。

    不对,他可以找冯致海!

    雷沐岑一边派人去查询齐靖前三人的去向,一边冲去冯致海家里,这个时间估计他还在家里睡觉,作为黑社会老大家的二公子,他必须过得纸醉金迷,完全没有志向。

    果然,雷沐岑到的时候他才洗完澡披着浴袍出现在大厅里。

    “怎么过来了?”

    “我不能过来?”一脸讨债的表情,真是不能更黑了。

    冯致海嘿嘿一笑:“为了齐靖前的事?”

    雷沐岑说道:“你还有脸说,一件事情值得你向我瞒个十几年。”

    冯致海到吧台给他倒了自己倒了杯酒:“我也是迫不得已,何况事情真的有点严重,不希望你痛苦下去,有我这样的朋友你应该感到自豪,而不是来责问我。”

    雷沐岑冷冷瞪他一眼:“我想知道当年的所有细节。”

    冯致海苦恼地抿了口酒:“其实真实的细节我知道的并不多,当年你被绑架回来之后,精神状态一直不好,最了解细节的人应该是齐靖前。”

    雷沐岑又说道:“那他为什么离开我。”

    冯致海摇头:“我也不知道。”还有一句他没有说——齐靖前还强烈要求不要让你恢复记忆。

    看来只有自己恢复记忆会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急切的想知道。

    “那我为什么现在没有了那部分记忆。”雷沐岑问到了重点。

    冯致海顿了下,说道:“是晓山给你催眠了,现在他不会给你做的,太危险。”

    雷沐岑捂住头:“我缺失了关于靖前的那部分记忆,所有人都记得,就唯独他。”

    冯致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给他倒了杯不太烈的酒:“既然你也知道了,有何打算。其实现在也不是最坏的时候,在你没有这段记忆时你还是认出他,更何况,这些年你也没有别人,该是你的也逃不掉。”

    雷沐岑听这话心里舒服了些:“你这句话我喜欢,该是我的逃也逃不掉。”

    冯致海瞬间化身为爱情专家,歪在吧台上,说道:“按照我的分析,如果齐靖前真的对你没有一点想法,他何必自己辛苦抚养天佑,还在你记不得他的时候答应跟你交往,他的一切行为都说明他对你的情。只不过,他有些别扭,是因为你没了你们之间的记忆。换了是你,你也会别扭。”

    “说得倒是挺有道理,你不去开个当爱情咨询专家真是浪费。”雷沐岑说道。

    爱情专家果然名不虚传,分析得*不离十,头头是道,雷沐岑差点深信不疑,还好他还有点理智,仰头交酒喝完后,收拾起自己的负面情绪,准备千里寻夫。

    “胸无大志,吃喝玩乐最适合我这种人。”冯致海说道。

    “算了,你们不清楚当年的细节,看来我还是只能问靖前。”雷沐岑说道。

    冯致海笑笑说道:“是啊,其实我们都不希望你记起来。”

    雷沐岑摇摇头:“不,再痛苦的回忆也要记得,那是属于我和靖前的秘密。”虽然担心,可是他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

    相信保镖那边已经查到他们去向了。

    在雷沐岑纠结着他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和与齐靖前的感情时,齐靖前带着两个儿子抵达他们的酒店,三个人订了间超级大床房,绝对够三个人一块儿睡,天佑和天誉完全没有意见,因为房间是他们俩在家里商量订的。

    齐靖前无语地看着手中的一张房卡:“你们确定要跟我一块儿睡?”

    天佑和天誉齐齐点头:“嗯嗯!”

    齐靖前噗哧一笑:“好吧。”真不知道他们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

    海南处于热带地区,温度比北方高,一到酒吧,三人便换上简单的帮装,在外套再披外套而已。

    飞机餐并不好吃,他们就算吃了现在也饿了。

    刚刚好晚上十点,可以去吃个夜宵。

    对养生的人来说吃宵夜固然不好,可是齐靖前觉得偶尔带孩子们品尝不一样的食物,也是不错的,至于被他故意遗忘和躲避的雷沐岑,就让他自己一个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