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盗亦有道之玲珑塔最新章节!

    我见师叔神色有异,没有冒然上前打扰,只是立在他身后静静观察这幅画像。

    过了好久,师叔突然扭身问我道:“你看这图有何古怪之处?”

    我琢磨了一会儿,这才老老实实道:“我只是觉得这图上的人,眉眼要比其它几张图的清晰许多!”

    师叔道:“确实是这样的,你琢磨其中原因了吗?”

    见我摇头,师叔也有些不敢确定,道:“或者画的这个人就是墓主!”

    说完,一拍自己的额头,猛然省悟似的,向前抢了一步,用手中的铲柄在绘制的北斗七星附近敲打起来,一边敲打,一边还把耳朵贴在石椁上仔细听回声。

    一回头,见我还站在那里发呆,师叔呵斥道:“傻站着干嘛?还不去取个撬棍来。”

    我不明所以,急忙小跑着去取了个撬棍来递在他手中。

    师叔接了撬棍在手,往后退了一步,瞄了一瞄石椁,突然大喝一声,手中撬棍猛的向前戳去。

    只听的如中败革的一声响,那厚厚的石椁壁间竟然被师叔捅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窟窿。

    我吃了一惊,看师叔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些敬畏之情。知道师叔向爷爷学过功夫,但从来没有见他显露过功夫,师叔内力居然如此了得?

    师叔丢了撬棍,拍了拍手,招呼欧阳他们三人过来重新再试着推一下石椁的盖子。说也奇怪,这次几人一发力,石椁盖‘吱吱嘎嘎’响着,泥土簌簌而落,竟然毫不费力的就打开了。

    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将石椁盖放在地上,又迫不及待探身向椁中望去。

    一具木棺静静的躺在石椁中,保存的完好如初,就连青铜棺钉也没有生锈,仍然闪着幽暗的光。在棺与椁的空隙间,塞满了各式的陪葬物。

    我吃惊道:“这里好多兵器啊!”

    原来,在我和师叔站的一侧,里面全是铁剑、铁戟、铜弩机这些旧兵刃。

    师叔顺手操起一柄环首铁刀,比划了一下笑道:“果然是好刀!”

    我接过来看时,见那环首刀不到一米长,握在手中很是沉重,挥舞了几下,请教师叔道:“这刀又有什么来历?”

    师叔指着那口棺材道:“虽然碑志字迹模糊难辨,但仍可以断定墓主与降晋的孙吴贵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或者他本人就是孙权的后人!”

    我问道:“只凭碑志上有个‘孙’字吗?”师叔摇摇头道:“这把刀也是佐证,据《古今刀剑录》记载,孙权在黄武四年采武昌山钢铁,铸千口剑、万口刀,刀长三尺九寸,刀头是方的。看形制,这刀多半就是万分之一了。”

    见我将信将疑,师叔道:“相信一会儿还会找到其它物证的!”

    这时,站在对面的老梁手中拿着一个东西,问师叔道:“袁大哥,这是个什么东西?是不是喝酒用的啊?”

    说着话,扯过口罩放在鼻子下用力嗅了几下。

    师叔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欧阳与小康早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

    老梁被他们两个笑愣了,手足无措道:“他们两人这是怎么了?”

    师叔哭笑不得,赶紧劝他道:“快放下,这是虎子。当然,你用来喝酒也可以的!”

    “虎子是什么?”老梁一脸的问号。

    小康这时在一边,解释道:“虎子就是夜壶,这是装尿的,不是装酒的!”

    老梁闹了个大红脸,骂道:“这人可是丢到姥姥家了,人家装尿的我还准备装酒呢!”

    见他要摔手中的器物,师叔急忙阻止道:“不要扔了,这东西也可以换钱的。”

    一听说这东西也可以换钱,老梁立即转怒为喜,轻轻放下手中的虎子,道:“等孩子的病好了,我也奢侈一回,给自己买一个这玩意使。”

    众人闻言,无不莞尔。

    师叔等几人笑过,立即吩咐欧阳几人往外搬运随葬品。

    见老梁又要拿那个虎子,师叔担心他笨手笨脚损坏了东西,一摆手,道:“你还是过来搬这些重家伙吧!”

    快走几步饶过去看时,另一侧放着许多的瓷器。师叔指了逐一让我识别,计有耳杯、盆、勺、酒樽、盒、槅、鸡首罐、、、令我不解的是,这些瓷器有的保存完整,有的却已经象风化一样碎成一堆。

    这是怎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