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豪门媳妇男当最新章节!

    第三十四章

    楚郡并没有正式地向徐晋介绍唐归尧,理由有两个;第一:这顿饭是徐晋主动邀请的,并不是他请徐晋他们吃饭介绍唐归尧。第二:他和唐归尧的关系还没有到那一步,他不会正式地把唐归尧介绍给徐晋他们。

    徐晋明白这一点,并没有让楚郡正式介绍唐归尧,自己先和唐归尧打起招呼。

    楚郡事不关己地坐在一旁,不管徐晋和唐归尧说什么。

    程程敏锐地发现楚郡有些不对劲。从进来开始,楚郡一眼都没有看唐归尧,太过冷漠。难道楚郡和唐归尧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在程程疑惑的时候,服务员把菜和酒端了进来。

    唐归尧把他带来的酒送给了徐晋,徐晋一看是八几年的好酒,立马和唐归尧称兄道弟了。

    程程举起酒杯,先发言:“来来来,先喝一杯,感谢唐归尧对楚郡的照顾。”

    唐归尧的脚不放心,站起来比较费事,手撑着桌子慢慢站了起来。

    在唐归尧站起身的时候,程程暗暗地观察了下楚郡的反应。在纽约的时候,唐归尧行动不便,不管做什么,楚郡都会扶着他。但是,刚刚唐归尧站起来的时候,楚郡就像没看到一样。有问题!而且问题很大!

    唐归尧没有像程程想那么多,他并没有觉得楚郡不伸手扶他奇怪。

    几杯酒喝下去,气氛不像刚才那么僵硬,热闹了很多。

    徐晋直接坐到唐归尧身边,拉着他八卦地问了很多问题。

    “我听程程说你小子十三岁就暗恋郡儿?”

    唐归尧没有否认,非常大方地点头承认:“对!”

    徐晋见唐归尧承认地这么干脆,眼里露出欣赏的光芒,“你小子不错啊,居然暗恋我们家郡儿这么长时间。”

    “我们家郡儿”这个几个字听在唐归尧耳朵里很不刺耳,开口纠正徐晋,“他现在是我家的。”

    听唐归尧这么说,徐晋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

    程程好奇地看着徐晋,“你们聊什么,笑的这么开心?”

    徐晋揶揄地看了眼唐归尧,然后又暧昧地看向楚郡,“郡儿,唐归尧刚刚跟我说,你现在是他家的了,不是我们家的了。”

    唐归尧脸色平静地说:“事实如此。”

    程程也被唐归尧逗笑了,调侃道:“唐总,没看出来你的占|有|欲这么强啊。”

    唐归尧一脸无辜:“难道我说的不对?”

    程程点头:“你说的很对。”说完,目光瞄向楚郡,看到楚郡脸上露出微笑,他的心里莫名地松了口气。

    徐晋挤眉弄眼地看着楚郡,“郡儿,你说唐归尧说得对不对?”

    听到徐晋问他,楚郡握着酒杯的手顿了下,神色淡淡地说:“我并没有改姓唐。”

    “唐归尧,你看我们家郡儿还不是你家的。”徐晋笑得一脸不怀好意地说。

    “我们已经结婚了,现在是一家人。”唐归尧平淡地诉说这个事实。

    徐晋咂舌:“啧啧啧啧,没看出来你这么霸道。”说完把话锋转向楚郡,“郡儿,有这么霸道的老婆,你以后的日子估计不好过。”

    听到“老婆”这两个字,楚郡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好,嘴角微微勾了勾,“是么?”

    程程见楚郡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之前的担心瞬间没了,看来楚郡和唐归尧之间没有问题,是他想多了。

    唐归尧不介意当楚郡的“老婆”,所以没有反驳徐晋的话。

    其实,徐晋故意说唐归尧是“老婆”。

    “我对楚郡很温柔。”唐归尧对徐晋说。

    程程点头附和:“这点我可以作证。”

    徐晋把玩着手中的酒杯,意有所指地问:“一时间的温柔,还是会永远温柔下去?”

    唐归尧目光认真地看着徐晋,态度坚定地说:“永远!”

    徐晋凌厉地看着唐归尧,像是要把他看穿一样。看到唐归尧眼里的认真和深情,他现在完全相信唐归尧对楚郡的深情。

    在请唐归尧吃饭之前,徐晋已经从程程那里听说了,但是他还是有些不相信,毕竟唐归尧和楚郡在结婚之前并没有来往,更何况这两人还是死对头。不过,他现在相信了。

    “唐归尧,你要是伤了郡儿一根汗毛,我不会放过你。”徐晋凑到唐归尧耳边,压低声音警告他。

    唐归尧不在意被徐晋威胁警告,“我伤了我自己,也不会伤害楚郡。”

    徐晋听到这话,心里满意了,伸手拍了拍唐归尧的肩膀,“是个男人,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唐归尧一听这话,心里猜到徐晋已经认可他了,“好,我们今晚不醉不归。”

    “这里有房间,我们喝醉了也不怕没地方睡。”程程也加入到不醉不归行列中。

    唐归尧连忙阻止楚郡,“你的胃不好,不要喝的太多。”

    楚郡挑眉看了眼唐归尧,淡淡地说:“我并没有想加入你们。”

    “郡儿,那你就看着我们喝醉。”说着,徐晋开始灌唐归尧喝酒。

    唐归尧也是个爽快的人,喝酒都是一口闷。

    见唐归尧这么痛快,徐晋自然不甘落后,也一口闷。就这样,两人拼了起来。

    程程想加入,还被徐晋拒绝了。“今晚我要和唐归尧比酒量,你就不要凑热闹了。”

    难得看到徐晋酒兴这么好,程程也就不跟着他们瞎闹,“行,那你们两慢慢喝。”

    徐晋和唐归尧一边喝酒,一边玩猜拳,谁输了谁喝。

    看到唐归尧和徐晋一起疯,楚郡心里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如果被其他人看到唐归尧这副酒疯子的模样,不知道会有什么感想。

    “徐晋认可了唐归尧。”程程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楚郡的身体。

    楚郡心想程程这句话是废话,如果徐晋没有认可唐归尧,根本就不会主动邀请唐归尧。

    “你呢?什么时候认可唐归尧?”

    楚郡夹菜的筷子一顿,余光瞟向一旁喝酒的唐归尧,心情复杂了起来,冷淡地对程程说:“你管得太多了。”

    程程从楚郡的语气里听到不满,失笑地摇了下头:“当我没问。”

    楚郡放下手中的筷子,双眼警告地看着好友,“我和唐归尧之间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程程被楚郡看的心虚,装作无辜地眨眨眼,“我没有插|手啊。”

    楚郡意味深长地看着程程,“最好是这样。”

    “放心,我不会插|手。”程程睁着眼说瞎话。

    楚郡没有再说什么,继续吃菜填肚子。

    见徐晋和唐归尧喝了不少酒,程程心里有些不放心,“我们不管他们?”

    楚郡转头看向唐归尧,见他一脸绯红,眼神迷蒙,不禁地想到昨晚的梦,下腹一紧,吓得连忙收回目光,“不用管他们。”

    “行,那就不管他们。”

    唐归尧在他身下哭饶的画面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楚郡心里有些烦躁,丢下手中的筷子,站起身想远离这个有唐归尧的地方,“有点热,我出去透透气。”

    程程愕然:“热?”

    唐归尧已经醉了,看到楚郡走了,想也没想地伸手拉住他,口齿不清地说:“楚郡,你要去哪里?”

    手被唐归尧紧紧地抓住,楚郡能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大概是因为喝醉的关系,唐归尧手心的温度有些烫。

    被唐归尧抓住手的那一瞬间,楚郡的心头微微跳了下,唐归尧手心的温度顺着他手传到他的心,心被烫了下,全身不由地发热。

    楚郡甩开唐归尧的手,微微皱着眉头说:“去卫生间。”

    “我也去。”唐归尧喝了不少酒,听楚郡说去卫生间,他也想去卫生间解决下。

    “唐归尧,你要是去卫生间,你就输了。”徐晋大叫。

    听到“输”,唐归尧立刻改变了主意,“那我就不去了。”

    楚郡悄悄地松了口气,“你们继续喝。”如果唐归尧要跟他一起去卫生间,他一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程程一脸深思地看着楚郡离开的背影,他还是觉得楚郡今晚有些不对劲。

    楚郡先去了卫生间,然后去阳台吹风。

    昨晚做梦的画面一直盘旋在他脑子里,无时无刻地浮现,简直阴魂不散。越是不让自己去想,它越是在他脑子里出现。

    这种超出控制的感觉,真的很糟糕!

    “你有心事?”程程的声音在楚郡的背后响起。

    楚郡正在烦恼昨晚梦境的事情,没有注意到程程的脚步声,忽然听到程程的声音,心里很是一惊,“你怎么出来了?”

    程程走到楚郡身边,双眼像扫描仪一样把楚郡从头上下都仔仔细细地扫描了一遍,“你今晚不对劲。”

    被好友看出来,楚郡心里咯噔了下,面无表情地否认:“没有。”

    “还在烦恼你和唐归尧之间的事情?”

    楚郡皱着眉头,冷着脸没有回答。

    见楚郡沉默不语,程程以为自己猜对了,“我们又没有逼着你现在接受唐归尧,你在急什么?”

    “我没有着急。”

    程程戏谑地看着楚郡,“既然你没有着急,那你在烦恼什么?”

    楚郡沉默了下,过了一会才开口:“没有。”绝对不能告诉程程,他在烦恼什么,不然他一定会被各种取笑。

    程程当然不相信楚郡的话,不过他也不会逼问他,“你们的事情还是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

    如果他和唐归尧之间顺其自然下去,永不了多久他一定会让昨晚的梦境变成现实。

    距离坠入爱河还有18天!

    第三十五章

    楚郡心里烦恼的事情,他无法说出口,只能自己纠结痛苦。

    程程觉得楚郡是给自己找烦恼,干脆点接受唐归尧,他就不会像现在这么烦恼,“郡,男人要干脆点!”

    楚郡听出程程话里的含义,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以为是打架吗?”干脆点……让他干脆地去上唐归尧么……

    程程无辜地耸耸肩,“我觉得你是在自寻烦恼,干脆点就不会有烦恼。”喜欢就喜欢,何必这么烦恼。

    像是看出程程的想法,楚郡摇摇头说:“你不懂。”

    “不是我不懂,是你不懂。”程程一针见血地说。

    楚郡挑了下眉梢,没有理睬程程这句话。

    “他们俩估计已经醉倒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楚郡微微叹了口气,跟着程程后面回到包间。不出程程所料,唐归尧和徐晋已经醉倒在桌子上了。

    “我扶徐晋回房间。”程程一边说,一边伸手搂起徐晋,“你和唐归尧的房间是老房间。”老房间指的是楚郡在悠悠谷特定的房间。

    楚郡看着醉趴在桌子上的唐归尧,头疼地皱起眉头,早知道就阻止唐归尧喝酒,省的像现在这样麻烦。

    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楚郡伸手抱起唐归尧。

    被抱起来那一刻,唐归尧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眼前的脸有两个看不清楚,他用力地睁大眼想看清楚,“楚郡?”语气里充满不确定。

    “醒了,感觉怎么样?”如果唐归尧是清醒的,他就能感觉到楚郡全身僵硬紧绷。

    “头好晕。”唐归尧痛苦地皱着眉头,看着楚郡的目光充满委屈。

    楚郡眼里染上一层笑意,“活该!”

    唐归尧幽怨地瞪了眼楚郡,搂紧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撒娇地蹭了蹭。

    感觉到脖子上传来的瘙|痒,楚郡的心头一软,看着唐归尧的目光变得温柔,“头晕睡一觉就好。”

    唐归尧从楚郡的颈窝里抬起头,双眼发光地看着他,“你和我一起睡吗?”

    “你自己睡。”

    唐归尧委屈地看着楚郡,“我要和你一起睡觉。”喝醉的唐归尧的智商只有五岁,完全就是个小孩子。

    好不容易把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画面赶走,唐归尧这句话一说,那些阴魂不散的画面再次地浮现在楚郡的脑子里,“你自己睡。”

    唐归尧搂紧楚郡的脖子,微微挺起上半身,一双眼湿漉漉地看着他,“我要和你一起睡。”

    楚郡懒得理睬唐归尧这个醉鬼,抱着他往房间走。

    唐归尧把脸紧紧贴在楚郡的脸庞,讨好地蹭了蹭,“楚郡,我们一起睡。”

    脸上传来地肌肤相触的柔软,让楚郡差点脱口答应了。

    唐归尧见楚郡不理睬他,心里很是委屈难过,一双眼泛起水雾,“楚郡,你是不是讨厌我,不要我了?”

    楚郡的脚步微微顿了下,垂眸看向怀里的人,怀里的某个人表情委屈,目光可怜,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他不禁想到梦里那个在他身下求饶的某人,两人的表情和眼神完全重叠在一起,让他不由地一愣。

    “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唐归尧眼角湿润,一副“你要说是,我就哭给你看”的架势。

    楚郡强迫自己从昨晚梦境的画面回神,无奈又好笑地看着怀里的某人,“没有。”

    “真的吗?”唐归尧一双眼顿时变得闪闪发光。

    楚郡微微点头:“恩。”他可以肯定他怀里的这个人是五岁的唐归尧。

    “那我们一起睡觉,我想和你做|爱。”

    楚郡听到这话,脚下一滑,差点摔倒在地上。

    唐归尧吓得紧紧伸手抱住楚郡。

    楚郡连忙站好,惊愕地看着怀里的某个人,“你刚刚说什么?”

    唐归尧目光纯洁地看着楚郡,“我想和你做|爱。”小鹿般纯洁的目光,无害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吓死人,最起码把楚郡吓到了。

    怦怦怦怦……楚郡的心剧烈地跳动了起来,“你知道做|爱是什么吗?”

    唐归尧乖乖地点了点头:“知道,我一直都想和你做|爱。”

    楚郡目光深沉地看着怀里的人,在心里忍不住猜想,这是酒后吐真言?

    唐归尧抱着楚郡的脖子,撅着嘴向他抱怨:“纪夏总是嘲笑我是处|男,嘲笑我为你守身如玉。”

    “你是处|男?”楚郡一张脸上写满了震惊,好像听到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唐归尧哀怨地瞪着楚郡,语气里充满埋怨,“你不和我做|爱,我当然是处男。”

    楚郡心里惊涛骇浪,他没有想到唐归尧居然为了他守身如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郡,我们做吧。”唐归尧直勾勾地看着楚郡,眼巴巴地说,“我想和你做|爱都快想疯了。”做了二十八年的处|男,真的很不容易,他都快要变成苦行僧了。

    唐归尧的话像一剂催化剂,狠狠地刺激着楚郡心里那道防线。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