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综大唐]剑三第一情报员最新章节!

    红叶凑近了一看,卧槽,这不是大隋朝和周边国家的军事版图吗,上面标记了好多,妈蛋,军事废柴看不懂肿么办?

    “胃口不小!”不能直接开口问,暴露弱点什么的太丢脸了,红叶面无表情继续装逼,那样子好像一切尽在他把握之中。

    石之轩似乎也没有发现红叶在不懂装懂,反而兴致勃勃看着红叶,“知我者红叶也。”

    红叶:其实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单纯的觉得放这么一个宏伟的沙盘在这里,所图谋的一定不小。

    “红叶,可还记得我对外自称的名字?”石之轩挑眉笑道。

    红叶偏过头看向石之轩,“裴矩,花间派传人石之轩在朝野之中的化名,任尚书左丞、吏部侍郎、黄门侍郎、右光禄大夫等职,深得当今圣上隋炀帝杨广的信任。”红叶如同背诵一般将石之轩的另一个身份讲出来,包括他曾经的政绩经历,着实让石之轩感慨了一番隐元会的能力。

    “红叶,若是你想,要夺这大好江山易如反掌。”石之轩从来不小看情报的力量,先一步得到消息就相当于拥有了掌控权,而拥有别人的情报,就相当于拥有了别人的弱点,试想想,若你拥有了满朝文武的弱点,那何愁他们不为你所用,改换江山,真的是易如反掌,这也是石之轩一开始打隐元会主意的根本原因。

    “没兴趣。”

    红叶利落的三个字的回答让石之轩颇为无力,他有些好奇的问道:“别人都渴望成为九五之尊,掌天下之舵,为何红叶你偏偏就没有兴趣?”

    “太麻烦。”红叶再次用三个字打发他,让石之轩不由笑道:“倒是不曾听闻有人觉得当皇帝麻烦。”

    红叶鄙夷的看了眼石之轩,难得解释道:“当皇帝不仅要起早贪黑的工作,还要应付各种人,天天为各种事情操心不说,下了朝还要到后宫去当种马辛勤的播种,最可怕的是,还没有工资,完全是义务劳动,简直不能更苦逼。”没错,苦逼,就是红叶对皇帝这一职业的直接认知。

    “……难道你不想尝试一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滋味?设想一下,全天下的人都因为你一句话或悲或喜,全天下的人都会仰望你。”石之轩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新奇的说法,大多数人提到皇帝的第一反应都是敬畏,如他这类身居高位而又野心勃勃的人,则想着如何算计这至高之位,没想到这天下间竟然有人将帝王之位当做麻烦,甚至觉得这是一种痛苦。

    红叶撇了眼石之轩,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位boss在电视剧后期似乎还真有着谋朝篡位的打算,简直是吃饱了撑得没事干!他才懒得跟石之轩辩驳,傻子都看得出来,石之轩在说到自己的计划的时候,眼底闪烁着前所未有的热忱.

    石之轩围着沙盘走动,双眼灼热的看着沙盘上的土地,像是一个帝王在逡巡他的土地,“慈航静斋、阴癸派、四大门阀,将这天下视为他们角力的棋盘,每一方都扮演着下棋人的角色,殊不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巴不得这天下越乱越好,这样他才好浑水摸鱼,实施自己的计划。

    红叶看着自信满满的石之轩,忍不住开口打击道:“你就这么确定自己是黄雀,而不是另一只螳螂?”妈蛋,这种人生赢家的得意表情太他妈的欠揍了。

    “我师父花了半生的时间,筹备了滔天的财富和资源,而我,也用了六年来经营这一切,若是真有黄雀,红叶,也只能是你。”石之轩突然无限缱绻的看向红叶,一步步向着他走近。

    “没兴趣。”红叶的回答依然是三个字,他现在已经非常后悔跟着石之轩走进这里,知道太多自己不想知道的秘密真心不是好事啊,尤其是石之轩的秘密。

    “红叶,我石之轩不是一个好人,算计人的事没少做,包括对你。”

    石之轩似乎看出了红叶的退缩,一个快步走上前,握住了红叶的手,对方眼中复杂而深切的情感让红叶不由有些退缩。

    “我不想欺骗你,更不想戴着面具跟你过一辈子。一开始,我的确算计了你,用你拖住补天阁的行动,最后还利用你杀了越一线,吞并补天阁,红叶,做过的,就不会否认。你怪我也罢,气我也罢,恨我也罢,哪怕我身死魂消,也不会放你离开。”

    卧槽,这是要同归于尽的节奏啊。对比第一次的告白,红叶怀疑石之轩的精分可能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告白不是该温馨而甜蜜的吗,为毛到了他,就成了威胁恐怖了,靠!差评!

    红叶面无表情的抽出自己的手,往后退开几步,“我困了。”

    这么生硬的转移话题,石之轩心里觉得好笑,更觉得这样的红叶简直单纯的可爱,笑了笑,再次拉住红叶的手,“不是说困了?我带你去休息吧。”

    红叶傻乎乎的点点头,跟着石之轩走了,然后……发现自己又上当了。

    “这里只有一张床。”红叶指出了事实,努力忽视已经在一旁脱衣的石之轩。

    石之轩将脱下的外衣挂在屏风上,只穿了一件里衣走到床边坐下,“夜深了,我们休息吧。”

    红叶:废话老子也想睡,只有一张床怎么睡啊,还那么小。

    脑子里登时出现了两个方案:a,把石之轩踹出去,一个人霸占整个房间;b,一个人下山回豪宅睡觉;不用想,正常人都会选a吧。红叶也这么选,所以他走到床边,正准备一脚把石之轩给踹飞,然后被后者用力一拉,下一秒自己已经被人拥在了怀里躺在床上,当时红叶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这床其实也不小啊。

    “睡吧,我在这里。”石之轩将红叶的头按在自己的脖颈处,一手轻拍着红叶的脊背,就像是当初在马车上做的一样。

    “什么跟什么呀!”红叶小声嘟囔了一句,却没有再反抗,闭上眼睛乖乖的缩在石之轩的怀里,闻着对方身上淡淡的药草味入眠。但是否真正睡着了,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石之轩轻拍着红叶的脊背,只觉得岁月静好。

    月色渐白,红叶一向浅眠,等到石之轩熟睡之后,他才睁开眼,黎明前的光线还有些暗,但已足够他看清周围的一切,石之轩俊美的脸上难掩疲惫,到底是重伤刚刚好,红叶伸手拂过他的脸,下巴的地方有些扎手,自己的下巴倒是光溜溜,撇撇嘴,红叶从床上起来,推开房间大门,大门发出轻轻的吱呀声。

    “叫老王起来多做些糕点带着吧。”石之轩略带慵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红叶回过头,就见对方半靠在床上,胸前的衣襟松散开来,露出了坚实的胸膛。

    红叶歪头,这是想要色诱他吗?可惜对他没什么效果,不过糕点的建议甚好,红叶笑眯眯的离开了,目标,老王的厨房。

    石之轩摇摇头,理了理自己有些乱的头发,“看来我也差不多该出发了。”他知道红叶会离开,他不会去拦,眼下他要做的就是凝聚力量,增强自己的实力,直到可以与红叶并肩而战,甚至超越他。

    两天后,红叶一个人走在一条羊肠小道上,手里拿着一个小荷包,不时从里面掏出一盒糕点,如果有人经过的话,肯定会觉得自己见鬼了,因为那个荷包的体积绝对装不了那么多的糕点。

    红叶觉得这个轻容百花包实在来的太及时了,他正愁黄金没地方放呢,这下好了,不仅可以装黄金,还可以装糕点,连随身带的毒药也有空间放了。多给力啊,鉴于此,红叶决定把自己身上的银票都换成真金白银,等到能填满一栋豪宅的时候,他就可以在黄金白银堆里翻滚了,那感觉一定很酸爽。

    从凑敌客钱庄取了钱之后,红叶又接了几个任务,也收到了一些消息,季晓冉动作挺快的,知道心爱的徒弟被欺负了之后,报复立马跟上了,虽然人家自持身份不能直接出手,但是永远不要小看女人,尤其是一个聪明又小心眼的女人。

    季晓冉当然没有笨的直接把石之轩诱拐祝玉妍的事情说出来,她只是传出了一个谣言。

    “听说没有,隐元会的红叶先生喜欢男人,还跟花间派的传人石之轩有一腿。”说老子喜欢男人的那个,老子记住你了,一会儿就给你套麻袋。

    “且,这个消息早就落伍了,我还知道红叶先生爱石之轩爱得不得了,不仅把邪帝舍利给了石之轩,还除了补天阁的阁主越一线,让石之轩顺利吞并了补天阁不说,还因为邪帝舍利,学会了道心种魔*了呢!”卧槽,爱你大爷!老子那是被石之轩那厮算计的。

    “这个消息也已经落伍了,我听说隐元会已经在秘密筹备红叶先生和石之轩的婚礼了呢!”婚礼你妹,老子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哼,这个全武林都知道了,老子知道的消息才是真独家,你们想知道吗?”

    又一个声音插了进来,把一窝蜂的讨论都给打断了,围观众人直接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来人身上,来人得意的捋了捋袖子,然后把头凑到人群中,“我可听说了,我有一个远方亲戚,他的叔叔的侄子的爸爸的老婆的妹妹的小叔子的一个朋友就在隐元会里做事,那人可是说了,红叶先生的的确确是个断袖,而且还是下面的那个呢!”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震惊了,集体倒抽一口气,“不是吧,红叶先生不是跟邪帝向雨田并列江湖第一吗,那么强的一个人,会是……下面的?”大家明显不相信。

    来人不高兴了,“我骗你们干什么,你们是没见过红叶先生的真貌,听说那叫一个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啊,比那女子都美了去的。”

    众人起哄道:“说得好像你见过似的,一个男人,还是个武夫,怎么可能比女人还美,还什么闭月羞花沉鱼落雁。”

    来人叫道:“哎哎哎你们别不信啊,这可都是实话。”

    可惜其他人根本不相信他说的话,气得来人怒骂了几句之后就要离开,可惜他刚转过身,空中就飞来数十根钉子,刚才聊天的和围观的人,都没有幸免。

    红叶铁青着脸走出茶楼,你特么的才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呢!凭什么老子就是下面的啊?他明明比石之轩厉害的说。

    结合他得到的消息,他已经百分百可以确认,祝玉妍已经猜到那天晚上的人是他了,虽然那晚没有戴标志性的面具,但是声音、身材、武功,这些都是可以看得出来痕迹的,再加上现在能打败祝玉妍的人,江湖上就那么几个,挨个排除一下,可不就只剩下他了吗。

    这谣言估计就是季晓冉传出来的,以邪帝舍利为饵,让石之轩陷入困境,顺便还坑了他。妈蛋,老女人果然不能随便惹。

    “再戴面具就太打眼了!”红叶嫌弃的看了眼手中的面具,扭头走进了一家成衣店。

    试衣间里,红叶具象化几根钉子,咬咬牙朝自己脸上戳下去,刷刷几下子,一张平凡而朴实的小贩脸新鲜出炉了。红叶照了下镜子,然后满意的付钱买了身最便宜的衣服,闪人了。

    出了梁州城,红叶拿出了自己新接的任务单,决定先做报酬最高的那一份任务,任务酬劳是十万两黄金,不算多,但是相比其他顶多是万两白银的任务,这个已经算是超s级了。上面除了任务报酬和一首诗外,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信息。

    这种情况,要不是知道对方已经预先付了十万两白银,他还真会以为是哪个熊孩子来找麻烦。

    红叶盯着那首诗,几乎可以看见诗的背后藏着一个多么龟毛且麻烦的雇主。特么的他是杀手是情报员,但是不是专职猜谜的啊!谁特么的知道这首诗是几个意思,就不能简单粗暴明了一点吗?

    这年头当杀手真难,不仅要身手好、智商高,现在竟然还要求文采好,会猜谜才行了。

    红叶:额,我的智商不错,但是文采就……妈蛋,从剑三到猎人到大唐,特么的文采都跟他木有半毛钱关系啊!

    专业问题还是得找专业人士,红叶不得不重新返回梁州城,找了当地名头最响亮的一个夫子请教这首诗,然后才知道是个藏头诗,组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地址。

    洛阳栖霞酒家。

    红叶抬头看着顶上这块摇摇欲坠的招牌,本来是想来这里宰雇主一顿的,结果却……红叶冷着脸,默默地从怀里的轻容百花包里掏出一个大肉包子一口一口的啃起来。

    正啃的兴起,破败的酒楼里走出一个全身劲装的人,“阁下里面请。”然后在看到红叶嘴里含着半个白胖的肉包子时,呆了。

    红叶习以为常,面不改色的快速解决掉包子,然后进了破败酒楼。

    上了二楼,在那劲装男人的指引下进了一间房间,跟这家酒家的破败完全不符,房间里的装饰说不上奢华,但对比外面的破败,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房间里坐着一个颇为富态的中年男人,进了房间后,劲装男人就站到了那个富态男的身后。

    富态男锐利的目光扫向红叶,抬手道:“请坐。”

    红叶眨眨眼,走到正对着富态男的座位坐下,“任务。”

    富态男愣了愣,笑了,“阁下想必就是隐元会的红叶先生吧?果然名不虚传。”

    红叶心里震惊,你又听说我什么了?!不对,这不是重点。

    “你怎么知道我是红叶先生?”明明已经易容了啊!红叶歪着脑袋看向富态男,直接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富态男突然豪迈的笑起来,跟个蛇精病一样,然后说出一句让红叶抓狂的话,“我不知道,我只是在诈你。”

    红叶:你妹!!直接朝右边的屏风甩了一把钉子。

    “保护公子!”富态男突然抽出一把大宽刀,激动的跳出来,一刀就要朝红叶砍过来。

    “住手,休得无礼!”屏风后突然走出来一个青年公子,约莫三十岁的模样,穿着一身白色文士服装,面容俊朗又带着几分威严和贵气,青年公子看到红叶,笑了笑,笑容刚刚好,七分善意三分热度,也不显得过于熟络,“让红叶先生见笑了,在下木易,乃是洛阳城内的一介小小商人。”

    红叶无所谓的耸耸肩,看向青年公子,“说吧,什么任务?”

    青年公子笑笑,注视着红叶的眸子深处闪着淡淡的光晕,“不知先生可有听说过和氏璧。”

    眉头轻轻皱起,和氏璧他当然知道,在电视剧里的出场率还是蛮高的。

    “看来先生是听过了,我希望先生能帮我找到和氏璧,若是先生能做到,不仅十万两黄金双手奉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