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桃花朵朵,妖妻无双!最新章节!

    1、

    赵老爷匆忙起身,笑道:“自然,自然,请二位跟我来。”

    兰相濡微微一笑,礼貌的作揖:“麻烦了。”

    赵老爷边走边道:“你说说看,如何才能去除尽这座府邸内所有的鬼气呢?”

    兰相濡语气颇为严肃:“驱除鬼气的最好时机是在正午,那时候是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候。”

    赵老爷点头:“原来如此。”

    商以沫则是在听闻兰相濡要去看天师黄符的那一瞬间,心肝儿抖了抖。

    警惕的压低声音对兰相濡道:“你究竟想做什么?”竟然想去看那天师的黄符!

    他难道忘记了自己也是一只鬼么?

    不对,重生之后的幽灵应当算是妖吧?

    她可是最怕那些黄符的了,每每看到都心生莫名的敬畏,他竟然还要主动去看?

    这厮不会真把自己当人了吧!

    兰相濡模棱两可道:“不看就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两人跟着赵老爷沿着一条极窄的长廊折转进一座阁楼的门外,一路之上静谧的异常,令人不由得心生恐惧。

    赵老爷脚步停在了阁楼大门之外,指着这间阁楼所有的柱子道:“你看,就是那些。”

    商以沫一眼望去,突然猛烈咳嗽了起来。

    天啦,这座楼不就是她昨晚闯进去遇上桑桐的那座吗。

    周身油漆掉的差不多了,数了数,一共七层,上边牌匾上烫金字依旧流光溢彩,似是“神遗”二字。

    果然是年代异常久远的楼阁!

    昨晚没有看清它长得如何,今日一见,当真令人惊骇莫名。

    整座楼阁的所有柱子上都飘着一道道黄符,每道黄符上都画着极其晦涩难懂的符文,只要有风吹过,那一道道黄符犹如招魂幡似得摇曳在风中。

    兰相濡眼神略带诧异:“昨晚你真的进去了?”

    商以沫用一副被呛到的表情看着他,惊悚道:“是啊。”早知道她就不进去了。

    兰相濡道:“这种符咒专门用于镇/压恶鬼,对妖是不起作用的,不过这些咒符不知在何时已经失效了。”

    商以沫突然抬手拉住他的衣袖,表情很是真诚:“现在我们有两条路可以走。要么被杀害在这座府邸中死的不明不白,要么被桑桐骗的团团转,但或许能活的长久一些。”

    兰相濡似笑非笑:“放心,有本殿下在,谁也奈何不了你。”

    商以沫不自觉的脸一红,小声嘀咕道:“到底谁最近处在‘体弱多病’期。”

    “老爷,昨晚那只妖精闯进来了。”管家的声音突然响起,如平地一声惊雷。

    商以沫忙往后退了几步,与突然出现跑过来的管家保持距离。

    兰相濡看着前方,微微蹙起了眉心,嘴角略略抿成了一条线。

    似是看透了什么,又似是在思考一个艰难的问题。

    赵老爷则是一听管家的话,立马丢下了兰相濡与商以沫,大步往庭院外走去。

    商以沫心上也不知突然想到了什么,也跟在赵老爷的身后,大步流星的往庭院外跑去。

    兰相濡急忙扯住她的衣领:“你跟着去做什么?”

    商以沫抬头望进他的眼睛:“线索如蛛丝马迹一般,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让人很是惶恐难安。”

    兰相濡表情淡淡:“所以?”

    商以沫悠悠道:“首先我们若想知道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还有真假,我们必须要相信一个人所说的话!”

    兰相濡听着有些惊奇,难得她如此有主见:“说来听听。”

    商以沫认真道:“现在我们必须要确定究竟是桑桐对我们说了谎,还是这个赵老爷满口胡话!”

    兰相濡道:“分不清究竟谁真谁假,所以你决定相信他们两个的所言,然后去证明谁说了假话,谁说了真话?”

    商以沫崇拜的看着他:“不愧是殿下,理解的这么犀利!”

    兰相濡似笑非笑,举步往外走去:“我比较在意桑桐所说的那句她不能说谎究竟是真还是假。”

    商以沫想了想,老老实实的点头:“其实我也蛮在意她所说的这句话到底几分真的几分假的!”

    如果是真的,那么赵大爷所说的话,十有*就是假的了,但也不代表没有意外发生,比如赵大爷或许真的和曲寞一有关!

    兰相濡转头看她,叹了一口气:“其实你还是挺聪明的。”

    商以沫受*若惊:“难得殿下如此夸奖我!”

    兰相濡:“……”

    跟随着赵老爷走到一堵白墙跟前,商以沫表情一阵风云变幻,这不会是昨晚桑桐翻墙出去的那堵墙吧!

    只不过现在他们自旧楼阁到这里走过来只花费了没几分钟,但是昨晚她与桑桐却花了将近一个晚上才走出了那个该死的迷途阵法。

    管家道:“这面墙上的符纸已被破坏,那妖精的法力越发厉害了。”

    赵老爷稳了稳心神:“昨晚何时闯进来的?”

    管家嘴唇颤抖,像是想起了一件世上最可怕的事情:“老奴不知。”

    商以沫左思右想,桑桐昨晚大致是在她出客房出去游荡的那段时间闯进来的。

    她记得那个时候她走在某条狭窄的回廊里也看到了那张恐怖的脸,若不是突然出现的那声惊叫,她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发出惊叫的人难道是桑桐?

    是她救了她么?

    兰相濡突然出声道:“你们在这面墙上贴上了驱妖符?”可为什么对商以沫和他无效?

    赵老爷指了指白墙中的符咒道:“为了避免那只妖出现在我的住所内,我必须在每面墙中都镶嵌进这种驱妖符!”

    兰相濡又道:“那究竟是只什么妖?”

    所以说这面墙内的驱妖符是针对性的驱妖符?专门用来对付赵老爷口中的“那只妖”的么。

    管家颤抖着身子回道:“是只一千年的杏花精。”

    商以沫猛然抬首,杏花精,难道说的是桑桐?

    “啊——”

    管家忽然一声惊恐的嘶吼,眼神瞪大,惊恐的遥望天际,然后身子哆嗦了几下,自口中猛烈的吐出一口鲜血,突然的栽倒了下去。

    商以沫惊悚的看着自己裙摆上被管家喷的一滩的血渍,脸上的表情像是被鞭子抽了一记:“天,天啦。”

    兰相濡听到商以沫在身旁一声惊叫,转头道:“紫紫,别抽疯。”话音刚落,余光便瞥见她裙摆处的一滩血迹。

    他身子顿了顿,确定商以沫除了裙摆处被喷了一口管家的血没有任何事,这才蹲下身,给地上的管家把脉。

    赵大爷这时也回过神来了,双手遮住眼睛,全身都在颤抖着:“是那只妖,一定是那只妖在这里留下了诅咒,害死了我的管家!”

    兰相濡道:“管家只是惊吓过度暂时晕过去了。”

    商以沫撇了撇嘴,幸亏他晕过去的地方是在草地上,不然往水泥地上那么一倒,搞不定就撞出个脑震荡了。

    再说了,怎么早不晕晚不晕,偏偏这个时候晕!

    抬眼环顾四周,并未发现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这管家究竟看到了还是听到了什么,竟被吓成这个样子!

    兰相濡在原地检查着白墙内符咒的咒文,赵大爷则是带着管家进了内院休息。

    商以沫猫着腰,第一时间溜进了一旁的内阁,偷偷摸摸的翻箱倒柜着,鬼鬼祟祟的东看西看。

    就连兰相濡走进内阁盯着她看了许久,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后有人。

    商以沫口里不停的碎碎念着:“衣柜倒是有几个,怎么连件小号的衣袍也没有!差劲!负分!”

    兰相濡看着商以沫不停的在几个衣柜前走来走去,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在找什么?”

    商以沫身子一震,惊吓的拍了拍心肝儿,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我能穿的下的衣服。”

    兰相濡斜斜的看了她一眼,语气平淡:“我觉得这个房间应该翻不出你能穿的下的衣服。”

    商以沫手一僵,转头道:“为什么?”

    兰相濡道:“我记得这个房间好似是周管家的。”

    商以沫眨眨眼,脑中自动闪出管家的身高和体形……

    管家的身高大约高出她两个头左右,体形略显肥胖,而且穿衣风格极度老化,她若是拿他的衣服穿在身上……

    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兰相濡见她的表情像是生吞了一只苍蝇似得,犹豫的问道:“不如你先换上我的外袍?”

    商以沫僵硬着脖颈慢慢的转头,转头,好似还能听到脖子发出的咔咔声:“你的……?”

    兰相濡猛然沉了脸:“当然,你可以选择拒绝,但是不要后悔!”

    商以沫心神俱伤,神态凄婉:“殿下,我敢拒绝么?”

    每当某殿下说出“不要后悔”四个字,她总是觉得有诈!

    这次死也不要拒绝的那么快了!

    兰相濡见商以沫那副不死不活的神情,原本想说的话一下子梗在喉咙里,他还是别再刺激她的好!

    今日天气甚好,适合做些运动,活络筋骨!

    商以沫突然挺胸抬头,凶神恶煞的走到兰相濡的眼前,伸手就去解他的腰带。

    兰相濡吓得连忙打落她的手,身影一闪,躲到了窗口旁,惊骇莫名道:“你,你干嘛!”

    商以沫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当然是解你的外袍给我穿了。”

    兰相濡显然没有预料到商以沫也有脸皮如此厚的时候,嘴角抖了抖:“等等换下来给你。”

    商以沫拢袖暗笑,然后抬头露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我以为殿下是打算让我‘自力更生’呢,看样子是我理解错了。”

    兰相濡抬手撑头,很是虚弱。

    商以沫站在茶桌旁,双手叉腰,气势逼人:“殿下,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快把你的衣袍给我!”

    哈!

    ——哈哈哈!

    她终于拨开云雾见天明啦!

    “小草”也有出头之日啦!

    兰相濡幽幽一声叹息,面皮抽动着解开了腰带……

    突然之间手一顿,抬头……

    商以沫睁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一眼不眨的盯着他看。

    “你那什么表情?”

    商以沫回过神,很是镇定的道:“嗯,就是受了点刺激,然后在思考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商以沫状似无意的抬手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干笑道:“殿下还是不要听的好。”

    兰相濡温和的浅笑,挑眉道:“无妨,你尽管说便是。”

    商以沫清咳了一声,正色道:“殿下脱了外袍后,是不是就裸/体了!”

    兰相濡面色僵了一瞬,背过了身去。

    负在身后的一双手,骨骼清奇,莹白如玉。

    商以沫耸了耸肩:“所以我才说还是别听的好嘛。”

    兰相濡背着身,顶着背后灼灼的目光,缓慢的松下了腰带,脱下了外袍,然后淡定的转过身将自己的外袍递交到了商以沫的手里。

    商以沫猛然之间抬头,却在那瞬间望进了他的眼眸里,漆黑的眼珠深邃的宛如一轮漆黑的月,冷而柔。

    神秘与温暖,那么的恰到好处!

    兰相濡眼中慢慢的凝聚起了名为促狭的笑意,商以沫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眼巴巴的盯着他,不知道看了多久。

    眼珠动了动,尴尬的抬手挽了挽发,然后挑着眉头调侃道:“真可惜,看不到美男脱衣秀了,脱了一件跟没脱似得!”

    墨色的长衫下竟然还穿了一件像是外袍的墨色单衣,只是外边的长衫的下摆处绣着几朵内敛的兰花,而单衣上没有。

    兰相濡骨节修长的手指敲打着桌面,唇角一勾,露出了一个无声的诡笑:“紫紫……你当真想要看一看我的身体?”

    商以沫笑容一僵,心上噗通一跳,然后急忙摇手:“不不不,敬谢不敏,敬谢不敏。”

    兰相濡紧上一步,笑容越发的高深莫测:“方才你不是觉得没看到很遗憾嘛?”

    商以沫忙退了两步,挤出一坨干笑:“不不不,殿下,您一定是眼花了。”

    兰相濡见她一副作势就要跪下来投降的虚招,挑眉冷哼道:“机会只有一次,下次可没这么好的机会了。”

    商以沫欲哭无泪,她怎么总是喜欢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儿呢!

    腹黑这种绝活儿,不要脸才能天下无敌,金刚不坏啊!

    商以沫站在原地想了想,稳了稳心肝儿,拿起兰相濡的外袍便往自己的身上套。

    兰相濡指尖微抖:“你就当着我的面直接换衣服?”这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羞耻心的?

    商以沫头也不回的道:“你不也当着我的面直接把衣服脱了?”

    兰相濡无语了一阵:“我里边还有衣服。”

    商以沫立马回道:“难道我里边就没衣服了吗?”难道他们都认为对方只穿了一件外袍不成!

    兰相濡欲言又止,目光闪了闪,然后到桌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她那算是什么衣服?肚兜儿也算?

    喝喝凉水,散火,散火!

    商以沫很是快速的脱下她的那件染了一滩周管家的血的纱衣,琢磨起到底怎么穿殿下的这件外袍才不会显得特别庞大!

    最后没办法,只好拿起剪刀剪下了一段下摆,再系紧了腰带,这才刚好套进了她娇小的身躯,但是领口处依旧宽大。

    兰相濡坐在桌旁,撑着头痛心疾首道:“好好的一件衣袍,就这么毁了!”

    商以沫龇牙道:“我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很*倜傥、气宇轩昂!”原地转了一个圈,露出了一个风情万种的笑。

    兰相濡握拳抵唇,低笑道:“其实吧,现在我觉得你穿周管家的衣服,可能也挺好看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