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桃花朵朵,妖妻无双!最新章节!

原因,她都不应该记得,也不想记得。

    兰相濡轻叹一声,“若是可以,我也愿意用前世记忆保今生记忆。”

    可惜,一旦他归位,便不再记得他归位前所发生的任何事,记忆会停留在他天罚之前。若是如此,归位之后的他,不一定会出手救治商以沫

    。

    像是听出了兰相濡话中的不对劲,商以沫将手抚上他的心口,问道,“此话是何意思?”

    “没什么意思。”兰相濡不动声色转移话题,“桑田崖虽是好地方,近些日子却看你一脸对我苦大仇深的样子,是无聊坏了吧?”

    商以沫泪,这都被他发现了。

    “是有些无聊。”这个鬼地方虽灵气充沛,但对于一个瞎子且不需要灵力修行的妖来说,待在此处一点好处无也就罢了,还没好吃好喝的。

    简直眼睛可忍肚子不可忍!

    “当初允你要带你四处游玩,如今便可承了那个诺言。”兰相濡语气平静道,“如今*正好,不如先下江南赏春,再寻各大名吃饱你口腹

    之欲。”

    商以沫做西子棒心状,慌忙道,“神君英明。”

    回到人间第二日,兰相濡将诸多事儿都安排好,才敢带商以沫出门闲走,行至一处花香四溢之处时,商以沫突然停了步伐。

    “可是桃花?”

    兰相濡不动声色的睨望商以沫的表情,须臾后才答道,“是桃花。”

    商以沫伸出手,却抓了半天亦没有碰到兰相濡的衣袍,她开始急了。

    “饭饭,饭饭,兰相濡!”

    一双手按住她的手臂,无奈道,“我不会离你太远的,别心慌。”

    商以沫抿唇,神情一副无辜又可怜的样子,兰相濡顿时心软,温声道,“我见那边的肉饼极香,便想买个给你尝尝。”

    商以沫唇角略微勾起,原本心上的一丝不痛快总算是消除干净了,“那肉饼呢?”

    将饼递到她手边,忽想起她眼睛多有不便,下意识的将她拉入怀中,坐在一旁的石桌上,喂她一口一口吃着。

    商以沫来者不拒,心安理得的接受服务。

    忽听到一旁传来的闲言碎语,她竖耳一听,娇脸登时红了半边天。

    想必她与饭饭坐在某个景处的石桌旁,她虽是妖,却也知在人间是男尊女卑的,何以男子会*溺爱人至此,光天化日之下将东西喂于她吃?

    匆忙抢过兰相濡手中余下的肉饼,起身道,“我还是自己吃的好。”

    兰相濡却突然低笑出声,“士别三日,我家以沫不仅学会礼貌,还学会害羞了呢。”

    商以沫不假思索的反唇相讥,“才没有,本姑娘嫌弃你喂的不够好。”

    完了完了,她到底说的什么混帐话!

    兰相濡不在意的挑挑眉,故作深沉的“哦”了一声。

    商以沫听不出他是何意思。

    “唉,有点想念米米的手艺了。”商以沫转移话题。

    “说不定她恢复记忆,寻雪垚国的遗址去了。”

    商以沫叹息,“就算寻到,又如何呢?”百年前便亡国了,难不成因白暖风她选择再陷入沉睡不成。

    “她如何选择那是她自己选择的命运,我们无权干涉。”

    商以沫眼中似有泪珠欲要滚落,“都怪我没能好好保护他们。”

    兰相濡弯起手指弹了弹她的额头,“自己都这样了,还将所有罪过拦在自己身上吗?”

    商以沫轻笑,“因为我还有你,而他们却只得独自一人。”

    兰相濡缄默不言。

    “这里可是桃花林?”鼻尖萦绕的冷香幽雅却不仅仅只是一株那么简单。

    “长得比黍城那颗七米桃花树还要美。”

    商以沫噗哧一声轻笑,狡黠道,“当初饭饭可是因为我收了荷绯隐的心,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呢。”

    兰相濡握拳轻咳一声,疑惑道,“有这么一回事么?”

    商以沫不答反笑,抬手摸了摸兰相濡的脸,惋惜道,“真可惜我不能看见你的样子。”

    “虽是新皮囊但我的模样与当初你在绯红崖上看到的如出一辙,再说我的模样早已印在你心,不是么?”

    商以沫惊愕,复而掩唇娇羞道,“真讨厌,知道也不要说出来嘛。”

    兰相濡失笑,“只是这次的身体不在虚无缥缈,而是有温度了。”

    商以沫严肃点头,“这才说明了你已经‘诈尸’的事实。”

    兰相濡低笑,“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这般贫嘴。”

    商以沫将他的手臂抱在怀里,因为所有人都已经离去,如今又只剩下了他与她,时间仿佛倒流回到了他们初识的那些日子。

    “你不也一样,从小兽变为神君,依旧喜欢挖苦我。”

    这日商以沫一直倒着多年来的苦水,奚落着兰相濡的各种恶劣行径,他却只是温和的笑着,嘴角勾着*溺与忧心的弧度,商以沫却看不到。

    这日晚,兰相濡亲自下厨为商以沫煲了一碗皮蛋瘦肉粥,料想起当初那碗十全大补汤,商以沫胆怯了。

    惊悚了。

    由于眼睛已瞎,无法确定那碗粥的模样,她心虚的拿着勺子在桌上敲打,横竖不敢吃下一口。

    “是在担心我给你下毒呢。”

    商以沫丢出借口,“粥太烫,下不去口。”

    “是吗?不如我喂你?”

    兰相濡不知何时有了先动手后出口的习惯,此话刚落,便拿过她手中的勺子放在粥中舀了舀,然后呼气吹了吹,将勺子递到了她的唇瓣。

    商以沫表情视死如归,张嘴将粥含了进去。而后眼睛突然一亮,含糊道,“味道不错。”

    何止是不错,简直就是人间美味。

    商以沫突想起什么,不怀好意道,“是不是买现成的拿回来的?”

    兰相濡假意生气,“我像是那种人么?”

    商以沫瘪嘴,可怜兮兮道,“那可不一定。”

    兰相濡细心喂着,看着她无神的双眸,心徒然一沉,再过几日商以沫的视觉便可恢复,但随之又会失去一感,不知是听觉还是触觉或者别的

    ……

    每日虽以他的神血护着,但终究不是办法。

    若是有一天她五感尽失,到时是将她送往魔族还是尝试让月神救她?

    碗很快便见了底,商以沫感觉到兰相濡周身突如其来的压抑气氛,心一颤,“饭饭?兰相濡?你还好吗?”

    兰相濡回神,出声道,“干脆你便一直唤我饭饭,或者叫我相濡亦可,何苦要叫出两个名字来?”

    商以沫想了片刻,歪着脑袋道,“那我叫你相濡,算是亵渎神名吗?”

    兰相濡长长叹了一口气,她原是在担心这个!只是在“兰相濡”三字前加个饭饭,毫无避嫌的意义。

    “我准你叫我相濡。”

    默了一会儿,“相濡。”她如是唤道。

    “嗯。”

    “相濡。”

    “嗯?”

    “相濡。”

    “叫上瘾了?”兰相濡失笑着整理着她鬓边的发丝。

    “相濡。”

    “嗯。”

    这晚商以沫唤了无数遍“相濡”,像是在极力求证着什么,若是兰相濡不回她的话,她便一直叫唤着。今生,她爱上的人,是兰相濡。以后或许也会是。

    翌日转醒,商以沫却突然发觉自己的眼睛能看见了,但悲哀的是,她失去了言语,不能说话了。

    快到午时之时,依旧没等来兰相濡过来给她喂饭,她心上略略有些不快,但转念一想,自己如今的状态算不算恃*而骄了?明明对方待她极好,她却贪婪的索求更多,私心里期望着,他永不归位最好。

    “你就是商以沫?”

    进来的是一位姑娘,身着淡粉衣裙,乌发柔亮,发间一支芙蓉簪尤为显眼,身材极好,面容更是艳丽无比,只是一双娇媚凤眼中染有七分妒

    意,生生破坏了她原有的气质。

    商以沫不能言语,点头表示她就是商以沫。

    “兰相濡是你什么人?”

    商以沫迟疑的半瞬,抿着唇不答。

    “我爱上他了,我要他娶我。”

    对方语落,商以沫惊得下巴都快掉到地上,心中默念了三遍“阿弥陀佛”,倏而抬眼朝她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