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桃花朵朵,妖妻无双!最新章节!

    “对不起,我……”虽然白宸与高长雪并不是被她害死的,但却是因她而死的,这个责任,她半点也推脱不得。

    “我知道前因后果。”雪深的唇瓣抖得厉害,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她却听明白了。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响起,商以沫嫩白的脸上显出了五个手指印,雪深惊慌的抬首,只见高长雪的父亲不知何时站在了一旁,怒气冲天的望着商

    以沫。

    “对不起,我没能将长雪救回来。”

    高临宗金刚怒目,“如果不是你们,雪儿就不会死。”

    商以沫面色苍白,被高临宗怒瞪的几乎不能言语,颤抖着身体,硬生生的又挨了他一个耳光。

    兰相濡疼惜的将她护在身后,冷声解释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没能及时的赶到,救出他们。”

    商以沫惊愕的抬首,伸手去拉兰相濡的袍子。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他根本没有必要只为了救他们而赶到。按照道理来讲,他甚至不能参与凡尘俗事。

    雪深的身子拦在高临宗的身前,费力的安抚着高临宗的情绪。

    “不是商姐姐的错,是长雪姐不愿看到白茵那个女魔头欺辱商姐姐,所以才自断心脉自尽的。”

    高临宗腿一软,整个人都晕厥在了地上,余光却瞥见了商以沫站立着的地面上流了一滩血。他清清楚楚的看到商以沫的四肢正在抽搐,然后

    像只软骨动物似得靠在了墨袍男子的身上。

    兰相濡心一颤,“糟糕,九曲骨针的毒在体内毒发了。”

    商以沫五指紧紧抓住兰相濡的衣袍,一字一句艰难道,“帮我,帮我救出洛之音,确定小湄与米米的安全……”

    不要睡。

    她还有话没有说完。

    商以沫撑着意识如此对自己说,可是越来越疯狂的无力感却像蛛丝一般丝丝缕缕的缠绕着她。

    如果这辈子当真就这么完了的话,也好,起码她是死在她最爱的人的怀里的。

    “中了九曲骨针的毒会怎样?”雪深匆忙问道。

    兰相濡淡淡道,“不生不灭,永生饱受折磨,柔体上的折磨,魂魄上的折磨。”

    高临宗悲哀的叹气一声,转身即走,失去女儿的悲痛已让他失去了理智,即便明白这并不仅仅是商以沫的错,却也想让她承受一番苦楚。

    如今看她那样子,他倒是大错特错了,一个心怀愧疚的姑娘他怎么忍心下的去手。

    “洛之音的结界已破,你出城去与你哥哥会合吧。”

    雪深静了须臾,深深的望进了兰相濡的眼睛,“你能救出所有人么?”

    兰相濡道,“三月之内我必然让这里焕然一新。”

    “我知道了。”

    ---------------------

    一年之后。

    兰相濡果然只用了三月便让一切恢复到白茵破坏之前的状态,所有被妖兽破坏的城池虽死伤无数,但阎王念在兰相濡求情的份上,给了肉身

    完好且寿命未尽的凡人一次返魂的机会。

    皇城之中一切太平,天桐国换了新国君,太子已死,让三殿下白锦尘继了位,藏书阁门口的巨石上的预言果然应验了——神明降世,劫去宁

    归。

    月下孤星带着雪深回了黍城,百湄生独自一人回了迷途门,米米抱着白暖风的骨灰不知消失在了世界的哪一处,叶也得知商以沫中了九曲骨

    针的毒四处求药。

    商以沫自一年前开始便陷入了沉睡,兰相濡虽能保住她的肉身,凝固住她的魂魄,却始终没有寻出解决的办法。

    “兰公子,洛城主已经转醒。”门口小厮来报。

    “嗯。”

    兰相濡理了理商以沫脸颊边的发丝,起身朝洛之音的楼阁走去。

    一年了,洛之音终于醒了,他还以为洛之音是要与商以沫比一比谁睡的久的游戏呢。步伐突然顿了顿,一阵失笑,他怎么与她一样,尽想些

    不修边幅的事儿了呢。

    一推门,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香,洛之音白着脸靠在*畔,眉目静楚,神情安定,目光却仿佛能沉出水来。

    “高长雪死了?”

    兰相濡一愣,没想到洛之音问的第一句竟是这个。

    “嗯。”

    死寂。

    须臾,洛之音道,“我命薄,但是每一世她都比我先死。”

    洛之音眼中染着浓郁的绝望与痛苦,兰相濡知晓,他这样的人早已看透生死,堪破红尘,却唯独放不下这桩缘。

    “你说是不是我的存在间接改写了她的命运?你知道吗?我们已经相遇了十世,每一世她都能找到我。”

    兰相濡长叹一口气,“占卜算命到底不是什么好本领,只要是自己想要知晓的,也不过是点点指尖的事儿,缘起缘灭之间,独独堪不透自己

    的命运。”

    洛之音一愣,抬眼看他,“我曾问过以沫何为神明,你猜她如何答?”

    兰相濡眼中闪过一瞬迷茫。

    洛之音接着道,“她说,‘神啊,不过是那种过着漫长的不到头的,却又一眼清晰看的到头的人生的人罢了,他们不生不灭,不老不死,不

    插手、不影响任何人的命运轨迹,逃脱了轮回,冷眼旁观他人宿命的纠缠,却无法插手扰乱他人宿命秩序的局外人。’我想,她说的确实没

    什么大错。”

    兰相濡道,“她倒是悟出道理来了。”

    洛之音回,“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我清楚的知晓下一世高长雪依旧会找到我,然后她又会在二十五岁之前,死去。”

    “放不下又忘不了,不如试着去接受,不是更好?”

    巨大的无力感侵袭而来,明明心痛的无以复加,脸上表情却依旧是浅浅淡淡,“神君,你不是也不敢赌么?恢复了肉身却迟迟不肯归位,使

    用禁术让自己记住关于商以沫所有的回忆。你也在害怕一旦撤了禁术便忘记了与商以沫的一切,不是吗?”

    兰相濡神情淡淡,心上微微有些触痛,却隐藏的极好,“因为我丢了心。”

    洛之音一怔,“如果你愿意,随时都可以要回来。”

    兰相濡摇头,“荷绯隐帮了以沫很多,再道,我若是对荷绯隐下手,以沫醒了,估计会让我吃不了兜着走。”

    洛之音艰难的轻轻笑道,“她身上的伤如何了?”

    兰相濡指尖一颤,“除了我恢复所有的神力为她疗伤,除此之外我想不到比这更好的办法。只是我一旦归位,我还能不能记得她,我却并不

    知晓。”

    洛之音道,“不如请月神帮忙?冥月神殿有一神兽名唤九翎,擅解奇毒。”

    桑田之巅。

    东方露白,晨风拂晓。波平烟静,万籁俱寂。眨眼瞬间,一轮红日已从地平线跳跃了出来。

    日光之中,墨色的背影风骨铮铮,遗世独立,完美的侧颜如雪如玉,竟将最美的朝霞都比了下去。

    兰相濡站在这里俯瞰这片云山霞海之景已整整一宿了。

    洛之音已醒,他也没有必要继续逗留在人界,便携了商以沫一同归隐于桑田之巅,以治愈她身上之毒。

    洛之音的方法虽可一试,但月神到时必定会以商以沫作为要挟,逼他归位,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那么快归位。

    再说,九翎也未必能解九曲骨针与蛇皇手杖之毒。

    “饭饭?兰相濡?”

    商以沫的声音传来,兰相濡身影微动,下一秒便出现在了她身侧,制止住她胡乱摆动的手臂。

    鼻尖闻到熟悉的气味,商以沫安了心,轻笑道,“听说眼睛看不见的人听力都会极好,我怎地却是嗅觉更好?”

    兰相濡嗔怪道,“你才刚醒,何苦胡思乱想?”

    商以沫无辜回道,“就算你以神之血吊着我的命,我迟早都是要归去的。”

    兰相濡冷了声音,“我不会让你死的。”

    商以沫愣了愣,安份的靠在他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

    “你想不想寻回自己前世的记忆?”

    商以沫微怔,然后摇头,“何苦执着于过去?若是可以,我永远都不想要记起当年之事。”

    “怕有不好的回忆?”

    商以沫点头,“你我心知肚明不是吗?”弑神之罪的由来,她下意识的便想回避,无论是何原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