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桃花朵朵,妖妻无双!最新章节!

    窗外丝丝缕缕的夕阳余晖透过纱帐在*沿畔划落一道金边,映照在她白的近乎透明的手上,她猛然发觉,她已不是魂体。

    “是你找回了我的柔体?那皇上的呢?”她急切询问道。

    荷绯隐嫣红的唇角笑了笑,指尖划过她蹙起的眉心,“别急。皇上如今已在皇城主张大局,其他人亦各司其职,你放心养伤。”

    “你是怎么做到的?”如果要找回她的肉身,那便必须进入那个已不在稳定的通同阵内。

    荷绯隐站起身,轻声道,“你还是快些养好身体吧。白城的结界即将崩溃,洛之音也不知能撑到何时。若想救下他,就必须先救白城。”

    商以沫闭上了眼睛,既然荷绯隐不愿多说,那她就算问了也无济于事。

    “金册书呢?”

    荷绯隐沉了眸光,“你确定要使用金册书么?这与洛之音的期望背道而驰了。”

    金灿灿的余晖也未能照亮此刻商以沫的心,她的声音如霜如冰,“以极小的牺牲换取最大的利益,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这话要是换做以前,她是决计不会说出口的,更不会这样想,只是如今,心口处的某块地方像是长出了一个瘤子,疼得她钻心刺骨。

    “是么?这样也好,省事多了。”

    荷绯隐似是轻笑了一声,走了出去,商以沫刚要躺下,却突然被人揭开了被褥。

    “你就是商以沫?”

    肖冲冲撇着嘴,对着商以沫没好气的瞪着眼。

    商以沫皱皱眉,她似乎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怎么冒着一副她放火烧了他全家的怨气?

    “你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小肥肥?”

    小肥肥?

    商以沫直起身,下了*,将手搭在来人的额头,兀自喃喃道,“没发烧啊?莫不是害了什么精神疾病?”

    再转眼时,眼中染上了些许同情。

    肖冲冲被商以沫看的全身不自在,又道了一遍,“你到底喜不喜欢小肥肥?会不会和他在一起?”

    “不知你口中的小肥肥是何人?我认识么?”

    肖冲冲一把将她推到*畔,呲牙咧嘴、凶神恶煞道,“你别告诉我你不认识荷绯隐!”

    商以沫眨眨眼。

    然后淡定的点点头。

    最后猛然睁大眼,“小肥肥是荷绯隐?你与他又是什么关系?”

    难不成这少年是荷绯隐养的*物?或者爱好?荷绯隐是个断袖?

    没有理会商以沫越来越复杂的神色,肖冲冲自豪道,“我与他在一起好几千年了,最近才化的人。”

    “最近才化的人啊……”就是说荷绯隐还没开始残害少年。

    不过“小肥肥”这个绰号还真不搭他飘逸的气质啊。

    肖冲冲撇撇嘴,突然想起什么,又开始大嚷,“你到底会不会和小肥肥在一起?”

    商以沫无奈的摇摇头,“你为何那么执着于问我会不会与荷绯隐在一起?难不成你喜欢他?”

    肖冲冲听言,一跺脚,突然掩面跑了出去,留下满心五味杂陈的商以沫。

    桃花漫天,如同粉色的霜雪纷纷扬扬的落了下来,春天还未到,也只有这里的桃林怒放着桃花。

    “哎呀!”

    一声娇气的轻呼,瞬间让肖冲冲僵直了身体,她好似撞上了什么人。

    “呀!肖冲冲?你没事穿一男装做什么?”商映紫道,“女孩就该有女孩的样子,说,是不是又跑到外边的什么集市里厮混了?”

    肖冲冲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荷绯隐的小妹罗里吧嗦。

    “外边人人自危,谁还出来做买卖。”

    商映紫点点头,“那你一副行色匆匆、鬼鬼祟祟的样子做什么?后头有妖怪在追你不成?还是黑白无常向你索命来了?”

    肖冲冲翻白眼,“我维护我的爱情去了!”

    商映紫“噗哧”一声大笑,“你喜欢绯隐哥哥我早就知道了。但是这维护爱情是如何一说?”

    肖冲冲狠狠道,“商以沫绝对是我肖冲冲的威胁!”她嘟嘟嘴,“不过刚刚我去看过她了,觉得她人似乎不坏,所以不打算欺负她了。”

    商映紫却是双眼一眯,“你方才说商以沫?”

    肖冲冲点点头,“你也认识她不成?”

    商映紫微微浅笑,眉宇间有些阴沉,“不认识。不过她现在人在哪里?我帮你去看看她人品到底如何,若是不好,我替哥哥把她打发走。”

    肖冲冲有些犹豫。

    商映紫接着道,“难不成你想让这个女人来抢走绯隐哥哥吗?若是大嫂的话,我觉得还是虫虫你最好了。”

    肖冲冲红着脸羞涩的点着头。

    “小肥肥把她安置在桃香居。”

    商映紫正打算走,却听肖冲冲道,“不要对她太凶了,不然小肥肥回来后,没法交代。”

    商映紫无奈道,“你以为我是你啊,不知分寸?我不过是去瞧瞧我未来的大嫂罢了。”

    肖冲冲深呼吸一口气,对着她背影破口大骂,“商映紫,我要把你大卸八块,泡茶喝!”

    商映紫渐渐敛了唇畔的笑意,商以沫这个名字她怎么会不知道呢,简直是如雷贯耳啊,自她有记忆起的那天她就知道商以沫这个人的存在。

    七叶紫金莲!

    呵呵,多么可笑。

    桃香居一如既往的冷香袭人,这里生长着最好的桃树,开着最美的桃花,就连百花山的桃花仙子也常来光顾。

    只是如今,在那扇门扉的后边,有一个她这辈子最不愿见到的人,她从一出生就注定要与其势不两立的人。

    “咯吱”一声,门扉被打开了。

    一身浅紫纱裙的商以沫站在余晖中,全身透着一层淡淡的金芒。

    不知为何,商映紫心口纠缠着一股说不出的郁结,她用着滴水成冰的声音道,“你不过是一个害死了自己的神君还能活的如此潇洒的背叛者

    ,凭什么让所有人都围着你转?”

    商以沫抬眼,这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子。鹅黄色的衣裙随风扬,身姿弱柳扶风,巴掌大的脸庞一双大眼神采奕奕,眉间一点朱砂红,模样生

    的温和娇小,却偏偏有着锐利而清冷的气质。满院桃花娇美无比,却被她硬生生的比下去了。

    “你的话,我听不懂。”

    商映紫仰头大笑,“听不懂?你当然听不懂,继承下你所有记忆的人毕竟是我。”

    “映紫,别胡闹。”

    荷绯隐的声音不咸不淡的突然响起,却冷肃无比,商以沫微微讶异,这似乎是她第一次看到荷绯隐有了情绪上的波动。

    “绯隐哥哥。”

    商映紫双手拳头握起,脸色骤然变得铁青,但很快又变作惨白,眼内流转的是深不见底的恨意,在荷绯隐平静的目光下,掩面跑了出去。

    商以沫走了出来,抬眼询问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私的去帮助陌生人,包括我包括你。我想,你与我的过去或者说前世,可有什么

    渊源?”

    荷绯隐看了她一眼,嘴角依旧带着一缕浅笑,“映紫胡说八道,她说的话,你不必当真。”

    商以沫失望的低下头,自他身侧走了出去。

    “我看的出来,映紫姑娘非常恨我。是那种杀了她全家、鞭了她全家尸并且最后还抢了她丈夫的那种恨。”

    “以沫!”

    手腕被荷绯隐紧紧攥住,商以沫不得不停下往外走的步伐,她转头,目光如炬,“你当真不告诉我缘由?”

    “以沫,这是命。”

    商以沫用力甩开他的手,红着眼颤声道,“你竟然信命?”她突然大笑,“荷绯隐,你这样的人竟然信命?”

    “你冷静一点。映紫她说的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商以沫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被捅了一个洞,“不是全部的事实?我知道了,那就是一半的事实。”

    荷绯隐沉默了,他的眼神平静的异常,她看不出他眼中哪怕有一丝情绪波澜的眼波。

    是了,从他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天开始,他的眼底便是一面明镜似得,让人觉得他可信的同时,又让人无比恐惧。

    荷绯隐慢慢的站直了身,他的睫毛颤抖着,声音却一如既往的温和。

    “那些未知的答案,找回来了,也只是徒增伤悲。”

    商以沫怔怔的看着他的眼睛,片刻后释怀的笑了。

    “这片叶心你拿回去吧……你不用再继续帮我了。”

    荷绯隐蹙起眉峰,淡淡道,“你真的要将它还给我么?你会后悔的。”

    商以沫木然的摇摇头,“我如何会后悔呢?你拿回去吧,我知道你没有它无法继续修行。”

    荷绯隐喉间微微酸楚,点了点头,却依然兀定道,“你终有一天会找我将它要回去的,以沫。”

    商以沫吸了好几口气,脸上已没有任何痛苦而茫然的表情了。

    “此次与白茵一战,生死不明。虽有叶心相助事半功倍,但有损你修为,这个世上那么多债,独独情债难还。”

    所以她将他的心还给他。

    清风吹拂而过,漫天飘浮起桃色的花瓣,商以沫抬首观望,在她眼里,桃花是离别的颜色。

    “荷绯隐,你的救命之恩,商以沫没齿难忘,倘若有机会报答,定当万死不辞。”

    语落,决绝的离开了。

    荷绯隐敛眉深思,终是叹了一口气。

    “以沫啊以沫,你说情债难还,可你却不让我还,那我欠那个人的债又该如何偿还?”

    距离饭饭离开已有数月。

    近几日商以沫整日沉溺在如何救出洛之音的书房之中研究术数。

    她曾想过踏入占星楼的顶楼之中,想过闯入那方被寒冰之气包围的阵法之内。

    但是理智却清清楚楚的告诉她,她不能那样做,不然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雪深小小的身子迎风而立,没有追问商以沫突然消失的原因,更没有开口询问接下来该如何办。

    他知道,一切的一切,商以沫都已经准备好了,他在等她从悲伤中走出来。

    “该启程了。”商以沫抬眼,眸中已是一片坚定。

    雪深点头,“用金册书?”话虽是反问,却说的陈述句,似乎只是想要强调一番,给心加一剂镇定剂。

    商以沫放下手中的书籍,唇瓣难得的染了一丝笑,“嗯。”

    二月初五。晴。

    商以沫身后站立着的不仅仅是白城的护卫与暗卫,还有自发加入军队的百姓。

    她欣慰的淡淡一笑,却道,“我不能保证大家的安危,家中有老有少之人,不必前来赴死。”

    商以沫话音刚落,便有人提出异议,紧接着便一大片的人附和起来。

    “外边的怪物都要冲进城门了,躲在家中亦是等死。”

    商以沫不能道出自己要使用金册书驱魔赶兽,若是让有心之人知晓,只怕是纷扰不断。

    但是如此多的百姓参与其中,恐不是好事。

    商以沫目光坚定,“大家请回吧,我有信心能够应付那群妖兽。”

    “你一介女流,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及我们诸多儿郎。”

    “是啊是啊,人多力量大。”

    “没错,你一个小女娃,即便再聪明又如何?出了城门,照样喂怪物。”

    雪深听的眉头紧皱,商以沫却胸有成竹决断道,“白城护卫跟我迎敌,其他人死守城门。”

    底下人群突然沸腾起来,不满这样决定的人占了大多数。

    “你凭什么一句话决定我们的生死?倘若你败了,我们当如何?”

    商以沫垂眸望去,说出此话的乃是白城的一位教书先生。

    “我们不会败。”

    语落,拂袖一挥,身影如同惊鸿翩影一般跃上了城楼,紫色的纱裙迎风而舞,笑靥恬美从容,水眸盈盈泛光,悠远深邃,仿佛笼罩了整一片

    天际。

    她用着清清淡淡却每个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诸位今日能够聚集此处自愿献身卫国,我很感激也很感动。但洛城主用命维系的结界不会轻

    易就破,所以诸位不必赴死。我不敢说仅凭自己一人之力便能力挽狂澜,解所有人于苦难之中。但若是我们人心所向万众归一,此番劫难定

    能渡过去。”

    众人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商以沫声调突然升高,“所以,大家信我一次。倘若我当真不敌城外妖兽,死于城外,那是我咎由自取。大家不必恐慌,黍城城主会在这里

    与大家共同进退,必要时,必有主意带领大家安全离去。”

    雪深稚嫩的面颊一片凝肃,衣袍被猎猎的风刮起,身影略略显得单薄。

    “我们便信姑娘一次。”人群中突然有人附和道。

    “可是……”有人欲言又止。

    “死守在城内虽然安全,但难保不会徒生变故。洛城主如今在占星楼顶生死不明,身为白城的子民,难道我们要眼睁睁的看着洛城主死不成

    。”教书先生道,“我们愿意信你,请你务必安全归来,务必救回城主。”

    商以沫松了一口气,随即点头道,“大家放心。”

    转身离开之际却被雪深拽住了衣袖,她低眸,只见雪深眉目间皆是担忧。

    她弯起手指,弹了弹他的眉心,轻笑道,“别人不信我,难不成你也不信我?”

    雪深弯了眉眼,抿唇一笑,“你虽然一直给人一种很不靠谱的感觉,但是这次,却莫名的让人很安心。”

    商以沫一愣,因她在曜城误伤月下孤星一事,她一直以为雪深当初愿意帮她救助饭饭已放下对她的芥蒂,但似乎长久以来,并不是这样的。

    “我确实很不靠谱。”如果一直以来没有饭饭在她身边,如今的她依旧会是一只飘荡在世间惹是生非的莲花精。

    商以沫向来自大又自恋,突然之间谦虚严肃起来,雪深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我知道你对我一直都怀有芥蒂,但这次一定要保佑我马到成功。”

    紫色的纱裙飞扬而下,冲过透明的防护光罩,穿过密不透风的荆棘丛林,耳边妖兽的嘶吼声便开始震耳欲聋起来。

    足尖刚一落地,一股熟悉的幽香在她鼻尖转瞬即逝。

    她心一震,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来,“饭饭,是你吗?”

    寂静。

    仿佛刚刚的那一瞬熟悉的幽香不过是她的错觉。

    “姑娘小心!”一声歇斯底里的吼叫让她瞬间惊醒。

    几十只的妖兽自百米开外朝她疾速奔腾而来,一只只硕大无比,青黑的鳞片泛着冷冷的暗芒。

    商以沫纤手一晃,浅紫的水袖化作游龙一般,直冲冲的阻碍了妖兽前进的步伐。明明是柔和的纱,却被她舞出血一般的画卷。

    妖兽的蛮力巨大,很快便撕扯烂水袖,只听“嘶”的一声,漫天落下紫色的飘絮。

    商以沫迅速捏了个法诀,凌空一个翻身,指尖划过空气,凝气化了一柄长剑,剑锋雪芒一现,她纤手翻转,刺入了妖兽的背脊之中。

    凡是被她长剑刺中的妖兽瞬间开始自燃起来,眨眼间便被火焰燃烧殆尽。

    见同伴被活活烧死,并未让其它妖兽感到恐惧,反而更加兴奋的朝着商以沫的方向冲来,一波接着一波,先是几十只,再是几百只,最后抬

    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妖兽里里外外站了一圈又一圈。

    商以沫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还不能使用金册书,必须先救出被白茵胁迫的太子等人。

    几十米开外被妖兽围着一个人,身着铠甲,却一身邋遢,眼神又坚毅非常,想必方才那声提醒她的吼声出自此人之口。

    只是奇怪的是,为何妖兽却不攻击他?

    见着商以沫已经注意到他,他又大声吼道,“姑娘武艺惊人,但以一敌众无疑是以卵击石,还是回到城中去。”

    商以沫抬眼,沉思片刻,问道“你可知晓天桐国太子殿下在何处?”

    那人眼神一变,“找太子何事?”

    “我要救他们进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