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缓缓归最新章节!

    慕禾端着水出门,一路走到后院边上,守在门前的郭砾都没有出声询问一句温珩,不由诧异回眸瞧了他一眼,但见他面色紧绷,青白得有些不正常。

    是以,这不正常没能维持多久,小巷之中隔着围墙传来整齐划一沉闷的脚步声,铠甲磨合着铿锵的力道,端的气势汹汹。

    慕禾彼时正在院中晒纱布,从她这个角度正好瞧见郭砾朝着人来的方向单膝跪下,微微收敛下颌,沉着嗓子唤道,“周将军!”

    门边随即走出来一虎背熊腰,着铠甲的男子,瞧上去三四十岁的模样,生的粗犷威武。上前后不由分说,当众便扬手甩了郭砾一个耳光,将他打得一个趔趄,唇边当即就溢了血。

    雄厚的声音隐隐含怒,虎目圆睁,颇具威严,“废物!几百个人连一个人都拿不下,温相在哪?!”言语时,眸光便往慕禾的方向扫来。

    郭砾一怔,先是移眸飞快的望了慕禾一眼,随后跪着移到门前,企图拦住来者,“将军不可啊,慕容庄主并非恶意,您先听我说……”

    “滚开。”周岳当胸一脚将郭砾踹开了去,声音暴躁若雷,“屠我麾下百余将士者,你竟然还敢为他求情,简直鬼迷心窍!”

    一方四合院落,围墙屋檐具明目张胆围上弓箭手,蓄势待发。

    周岳手持重剑,身量若熊,毫不顾忌的迈步入院,冷冷凝着慕禾,“这位就是慕容禾,慕容庄主?”

    慕禾被之前一番动静弄得怔忡了一会,随后才将手中的纱布展开,挂在绳上晾好,“恩。“笑了笑,望着院门口捂着胸口面色发白,却依旧跪着的郭砾,”周将军对自个手下都是这么随性的么?“

    周岳浓眉一皱,“我北陆的将领,还轮不到你一个南陆的蛮子来管。温相在哪?给我交出来。”

    慕禾以下巴示意了下房间,“就在内屋。”一顿,笑笑,“但我似乎还没答应,要将他给你。”

    话音落时,周岳离慕禾只有两步之遥,面色一沉,搭在腰间剑鞘上的手臂暗动,似要施力拔剑。

    可力之将施,便给人一脚措不及防踢在相对脆弱的手腕,力道尖锐切入薄弱之处,手腕一震,剑身反而被按回剑鞘。

    下一刻,眼前云袖浮动,慕禾一步轻巧跃上阶梯旁的石柱,动作行云流水,恍似曼妙起舞的回身,靴尖适好的踏在周岳的颈脖之处,借以重力的辅助,看似轻飘飘的力道,却生生让一个壮于她两倍的健壮男子当场横飞摔出院门去。

    郭砾瞳孔一缩,赶忙上前试图扶住周岳。

    周岳捂着脖子半跪着爬起身,弯下腰突然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咳得几近干呕,掺杂着几丝血沫儿。

    慕禾向前一步,郭砾面容登时煞白,护在周岳身前,“庄主手下留情!”

    而跪地干呕着的周岳却双眸猩红,似是格外的上火,声音沙哑难辨,“放箭!”

    四面八方的箭矢汇聚而来,若铺天盖地的黑色流光,冷然着肃杀之意。然箭雨将放不久,又是周岳若雷的声音暴躁着,“停,给我停下!”

    流矢已出,哪是他能说停就停的。

    慕禾毫发无损,手边似有若无的掌控着一人,其背后密密麻麻的箭矢,若刺猬的身上的突刺,血流如柱。望向面色无异的慕禾,隐隐涣散的眸中满是措之不及的惶恐与不可置信。

    慕禾松了手,那军师也便就那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神情之中还凝结着未散的恐惧,就这么咽了气。

    今日清晨守在外面的独有郭砾一人,慕禾原以为这细皮嫩肉的军师该是受不住露宿街头回去了,却不想他是跟在周岳身后来的。起初是一脸的苦相,面容之上分明的掌印,在周岳踹开郭砾后,却又暗自幸灾乐祸的冷笑两声,面色稍缓似乎觉着慰藉了许多,随着他大摇大摆的入了院门。

    之后周岳被摔出门去,军师畏缩避让,竟是往旁边避了避,而不曾走出门去。

    慕禾早想,周岳既然会为了那暗杀温珩而来的百骑明目张胆的发飙,极大的可能就是他压根不知道那只小队暗杀的目的。

    是谁吹的这耳边风,原本很难说清。可自她瞧见自郭砾与周岳双方中,毫不犹豫站到周岳身后的举措想通:一则,这军师压根就是周岳手下的人,二则暗杀的事发之日他与周岳大部分脱离,正在泉州,三则军师脸上与郭砾同出一辙的掌印,若不是为了那百骑,又会是什么?

    温珩所道的泉州不安全,想必就是指...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