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缓缓归最新章节!

    慕禾跟随妇人进入村落,暮色已深举目望去却只有寥寥的三两灯火。

    这里距离战场颇近,村庄里头留的人不是不愿走的,就是走不了的。慕禾入门后望见床上孤零零躺着的一位老者,便也了然。

    妇人匆匆忙忙将孩子放在摇篮中,便要给慕禾倒茶,虽然急切却也不失礼数,恭敬道,“大夫,求您救救我家孩子。“

    慕禾原是以手指着孩子的脖颈,认真查看。听闻这么一句,指尖不自觉微微一僵,面色徒然的寡白,好半晌都没有吱声。

    好在并非是什么大病,战场之下最怕就是水源污染,传播疫病。但孩子只是普通的伤寒,病来得又急又快,才吓着了他家娘亲。

    慕禾宽慰了妇人几句,便就着现成的药材抓了些药,让她拿去煎。

    妇人离开之后,小小的茅屋之中,才传来老者低低的咳嗽,像是慢了许久才有的反应,虚弱着,”宝儿没事吧?”

    慕禾彼时正伸出手想要再摸一摸摇篮中小孩的脸,那柔软又娇嫩的肌肤,可爱得让人心口发疼。忽而听得这一句,才猛然受惊一般的回神,缩手负回身后,解释道,”没事,过两天就会好的。“

    老人不知道有没有听到这一句的回答,慕禾重复了两遍,又等了半刻钟都没有等到回应,只得作罢。

    慕禾环顾四周,整间茅屋只有一张床,一个摇篮和一些简单陈旧的用具,心中微微一动,拂袖坐在摇篮边守着睡得并不安稳的孩子。

    妇人很快将药煎好,慕禾帮衬着喂药完毕之后,便起了身,”家中还有亲人等候,我就先回城了,这些药按时给宝儿服用便可。”

    妇人神色消除了起初的惊慌之后,便有些拘谨尴尬。她不是瞧不出来慕禾气质与常人并不一般,让她留在这一间小屋实在怠慢。且而方才将慕禾留下,只想着求一个医生,却忘了自家根本没有待客的地方,独有一张床,还须得同病重的老母亲共勉。故而听到慕禾这么一句,心中纵然抱歉,却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可,可如今城门该已经封闭了,大夫你怎么回城呢?”

    慕禾笑笑,“我自有办法回去的。”

    百姓不懂官僚之间的事,见方才慕禾随行军队,同冯将军说话不卑不亢,便以为她是背后有人的人,微微心惊的点头。

    孩子吃过药后,有些哭闹,慕禾见妇人手忙脚乱便阻了她想要相送的念头,独自走出门去。

    宝儿是个嗓门很大的男孩,走到村口,慕禾都可以听得见他哇哇的哭声。或许半夜这样的哭声会觉扰人,慕禾靠坐在村前的树边,静静的听着这声响,却会觉着珍惜。

    即便什么都不剩了,独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也会有了活下去的支撑。

    可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了。

    万幸的是,她还有九龄。

    村前是一片砂石铺平的地面,人走上去会有莎莎的声响。

    夜半三分,慕禾正要入眠,临着寂静的村中响起了几番莎莎的声响,叫她自然的睁了眼。

    村道的那头隐没在夜色之中,慕禾只朦胧瞧得见有三人步履缓慢,朝村口走来。

    见着是人,慕禾也便再度磕了眼,山林之中总还是少不得会有些带攻击性的动物的。

    慕禾听力敏锐,那三人的步伐声应在脑海里便颇为突兀。若是用常人来对比的话,那三人的步伐可谓是慢到了一个境界,歪歪扭扭的前行。

    可即便是觉着异常,慕禾今个身心俱疲,并没有好奇的意思。直待三人行到村口,与她相距约莫三丈的距离,未免给人当做奇怪之人,慕禾还是打算装作才发觉,起身打个招呼。

    然将将睁眼,瞳孔便是狠狠一缩,整个人僵立在原处。

    好半晌才拧眉不确信的道出一句,“温珩?”

    之所以是不敢确信的道出这么一句,是因为传闻中本已殉亡的温珩,不过面色微微虚弱,仅仅只是经由一名十二三岁少年稍稍搀扶便可正常走路。

    其身后则跟着一名约莫二八年华的少女,连搀扶都不曾,只是默然相送罢了,如此看来,从头到脚根本没有一分重伤的痕迹。听得她开口,微微垂敛着的眸才倏尔一颤,直直落定在她身上。

    慕禾确切的瞧见他的脸,原地的默了。

    温珩脚下一顿,轻轻的松开了少年扶住他的手,脚步比起方才来说微微急促了些,眸中墨一般晕染不开的暗黑徒然破入一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