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缓缓归最新章节!

    城门前蝉鸣寥寥,渗透午日的平和。

    最是叫人卸下心防的一刻,突如其来的箭矢让慕禾亦惊了惊,一把拉开尉淮,微微一偏,极度精准任携带杀意的流矢从其肩头之上的空隙错过。

    尉淮被拉得一偏,迷蒙着的眸中一惊,本是要扬起怒容问一句作甚,却睁眼瞧见一枚飞箭极近地偏差而过。尚未反应过来时,慕禾一手扶了他的肩,尉淮只见眼前衣袖纷繁带过,下一刻她便旋身到了他的身后。手心仍捏着马缰,将他环抱在怀中。

    慕禾动作纵然迅速,语速却没有放快多少,轻轻将他往怀里一带,“莫睡了,有伏兵。”

    双腿一夹马肚,本是悠然行步的马顿时撒开蹄子飞奔起来。

    尉淮终于意识到现状,正要开口问一句什么,但见马蹄飞快,行将要踏入城镇之中。本是策马疾驰而来的速度,在即将跨越城墙下阴影与阳光分割线之前,慕禾倏尔一拉马缰,千钧一发之际生生扭转马头方向。

    马嘶鸣着扬起前蹄,于此同时,城墙之前空无一人、方圆三丈地范围,飞箭铺天盖地、密密麻麻地落下,力道之大来势之猛,甚至有数道刺入青石板的地面。

    尉淮面色猛然煞白,根本来不及看一眼四下埋伏的众人,马头方向便整个偏转,朝着城外方向飞奔而走。

    箭阵不同于其他,一发若是不能得手,再要追击便难了。身边护着龙体金贵的一人,慕禾不想一回身之后引来追击的箭矢,故而才有此引发箭阵的一举。殊不知却将尉淮实打实的惊着了,一路到了山林之中,也不见他开口说过半句话。

    山林是他曾经邀约她见面的山林,清泉凛冽,旁及立着一方颓败的小屋。

    慕禾将马牵到树边系好,才俯身在泉边鞠了一捧水,覆在面容上凉爽了片刻才回眸。望见站在原地,面色有些缓不过来苍白的尉淮,想到什么的笑着,”吓着了么?”

    “你为何不杀了他们?那些……那些大逆不道之人!”尉淮脸色隐隐发青,不知是吓的还是气的。

    慕禾听罢,将手浸到冰凉的泉水之中,“杀人是需要理由的。”

    “我帮你救出了渝水,你为何不能帮我?”这一回就是真的生着气了。

    慕禾摇摇头,不赞同道,“我方才才救过你一命,怎的不算帮你?”

    尉淮被一句话噎住,站在原地,紧绷的身子隐隐轻颤。

    泉水澄清,倒映着慕禾的面容,没有多少慈悲与关切,只是平缓着。

    有些人一旦救起,就成了一辈子的负担。他会困住你,让你心软一次次的迁就。可这个人是尉淮,北陆的皇帝,他身边的水太深太深,一旦被他赖上,她怎还会有安宁之日。

    而且,他不是温珩,他不懂自保。混混沌沌的坐上了王位,却不知底下谁人私心反叛。要护他安稳,实在太难。

    既然不能护到底,越线的援手又有何意义。

    正如那日在医馆,尉淮道,让她留在他身边,护他免于伤害。慕禾提出赦免令要求的同时,也给这一份保护加持了期限:只在他踏上回京船只的那一刻之前。

    梨镇之中没了华大夫与小竹等人,其实回不回去都无甚关系。而尉淮忧心着刺杀一事,更是提都没有提过。

    傍晚之际,慕禾在小屋之中寻到一些用具,洗净了就着泉水煮了一锅鱼汤。

    纵然是不大好吃,但她手艺素来如此,自己也没多挑剔,倒是尉淮喝一口后险些没把舌头吐出来。

    实在无法,慕禾便又去采了些蘑菇,煮了清汤,他这才勉为其难的喝了两口。

    尉淮仍是闹着性子,只是没有像从前那样脾气一来就朝她大声嚷嚷,而是自己靠在树边,耸立的肩膀明显带着置气的疏远。

    慕禾一个人在泉边发呆久了,也觉得这没意思,便主动的凑上前去了。一时没想好要说什么,不自觉拿掰下来的枝桠戳了戳他的衣服。

    尉淮怒,一把揪走自己的衣服,”你走开些,别动我!”

    见他终于回身过来,慕禾赶忙笑笑,丝毫不介意他语气中的发冲,开口问,“我听闻你是同温珩置了气,便离宫出走了,你这气天天生对肺不好。不妨说出来,咱们心平气和的谈过了,就乖乖回北陆不行么?你好歹是皇帝,怎么能说都不说一声就离宫。”

    尉淮这回倒是没有一句极快的抵触过来,呼吸都是缓的,似乎当真没有半点火气。

    就在慕禾以为这个话题开得不好,预备换掉之际,他才开口,声音微微低哑,“你是不是也觉着,我不适合当皇帝?”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