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缓缓归最新章节!

    十六岁笈礼在栖梧山庄热闹过后,我同着温珩回山上,打算再给他庆祝一番。

    费心思备了些小菜,我神神叨叨的拿出来壶酒,搁在桌上朝他开心的挑了挑眉,“我从今天起就是成人了,为表开心,我要喝酒。诚然,我这也是第一次,万一醉了,你就多担待一下啊。唔,你还没到年龄,可不能偷喝。”

    当时我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酒,有多烈,只晓得是在宴会上顺来的,听说是好酒。

    温珩望着我静了一会,眨眨眼,无辜道,“可是慕禾,我打不过你。”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一掀酒盖,浅尝了一口,那股极呛人又辛辣的味道钻进我的喉咙,简直难以言喻的……难喝。

    脑中想着莫非我顺错了,我明明听说舅舅席位上的那壶酒是最好的啊,一边随意对温珩道,“没事,我又不会同你打架。”

    温珩听罢笑了笑,撑着头在桌边,认真的看我又仰头浅浅喝了一口,面露丝丝关切的问道,“好喝么?”

    我皱眉摇了摇头,“味道不大对,一点都不好喝。”

    温珩见我皱眉,在那浅浅的笑,颇有几分幸灾乐祸的意味。昏黄的灯光下,愣是叫我瞧见了那眸中熠熠的星光,亮得惊人。“不好喝就不要喝了。”

    我豪迈的一挥手,“那怎么能行。”好不容易等到能喝了。

    接下来……没有接下来,之后的记忆我统统都没了。

    第二天醒来还在云里雾里绕,头痛欲裂,透过窗子的阳光也显得格外的刺眼。

    我披着薄毯起身,预备去找盏茶水来喝,可桌上茶壶空荡荡的,便又只好提着茶壶去厨房。

    一脚深一脚浅,浑身难受的走到厨房,或似一瞬间的眼花,我竟瞧见道灰白色的影子迈入了厨房,那身量……

    我心脏一紧,张口唤了声,“老嬷!”旋即人也冲进了庖屋。

    见着屋里头温珩噌的一下站起身,微微睁大眼的站在灶前,瞧着我,半晌都没有动静。

    我一下尴尬了,“唔,我方才看错了,不是老嬷,是我眼花。”

    温珩红润的面色开始一点点的褪去。

    “……”

    ……

    我知道他从以前开始便容易做噩梦,夜里偶尔都会吓得醒来。一回噩梦后,脸色都要白上三天。

    我这人又有点恶趣味,开始还以为小孩子做噩梦实乃再正常不过,所以时不时的在深夜给他讲几个鬼故事来渲染一下气氛,看他宁静若画的眼中分明的印着心惊,便无耻的乐不可支着。

    原因无他,温珩他太过于少年老成了,几乎没什么可值得一提的把柄落在我手里。舅舅让我研读的功课,我费尽了心思都觉着麻烦,温珩看不下我被折腾得满心疮痍,委婉含蓄的从一开始的偶尔提点到后来的整篇授课,叫我被其智商碾压得很是彻底。

    托他的福,我总能轻而易举的同步完成慕容凌名师教导下所学的功课。虽然觉着庆幸,这类的事也会导致我在与同他处在一起的时候,心中滋生一种望尘莫及后难言的挫败感,大大打击了我的自尊。难得看他神色上的动摇,便恶劣的将此爱好延续着。

    直到一日,我半夜热醒了准备出去洗把凉水脸,一拉开门见着温珩着一袭宽松白纱衣的站在我门口,险些将我吓晕过去。

    捂着几乎超负荷的心脏,扶门弱弱问他是怎么了,他恍惚的抬头望我一眼,脸色比那纱衣还要上白几分,抿抿唇,”阿禾,我做噩梦了。”

    那样心悸而无措的神色,瞧得我直在心中悔得狠狠抽了自己一大耳刮子,一把便抱紧了他。杀千刀的,我果真一是丧尽天良,道德沦丧之徒!

    幸得那时正是盛夏。我从屋里拖了个凉席出来,又支了蚊帐,两人才相互依偎着缩在蚊帐里头,不知道如何的睡了。

    后来我问他,“你噩梦里是遇到什么了?鬼?”

    他犹豫了一会,点点头,“恩。”

    “女子?”

    “恩。”

    我想了想,有点跳脱道,“难道是我的老嬷么?”

    “……”

    我半点没察觉他的僵硬,拍了拍他的肩膀,”不要怕,老嬷不会害我们,她可能是担心我才来的,看看就走了。”

    “……”

    ……

    幼时的黑历史犹在,我自然知道温珩这一番的愣怔是为的那般,忙上去予以宽慰,“呃,我其实是喝醉了,乱喊的。没有,什么都没有的。”

    半晌后,温珩神色才稍稍安定了点,勉强挤了丝笑意,换了话题道,”你现在还醉着?难受么?“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