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旧友最新章节!

    同一天的中午,太阳热得有些惊人,季迟带着尼克来到别墅区挑选自己新的住所的时候,窗外的知了正趴在树上,发出有气无力的叫声。

    这是一家典型的美式装修,屋主是个中年白人,从一年多前就有将房子卖出去的打算了,但因为价格偏高的缘故,一直没能如愿。

    季迟坐在牛皮沙发上,他脚上踩着各种材质拼接起来的花花绿绿的地毯。褐色的小圆桌上放着主人刚刚端出来的茶水和小点心,现在尼克正在和屋主谈论有关房屋过户的事情。

    这位白人反复向尼克确定自己的要求:

    “这栋房子七十万,我要求一次性付清全款,在一周之内。”

    “这里均价五十万。”尼克眼皮也不抬。

    “我要七十万。”白人坚定说。

    “六十万是我们的底线了。”尼克缓缓直起了腰,他就算坐着也比面前的白人高上足足有半个头。

    “……六十五万。”白人看着尼克露出衣袖的肌肉,退了一小步。

    “六十万。”尼克第三次说。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解开了上衣的一个扣子,结实的胸肌几乎要将剩下的扣子都给绷开了!

    “……六十五万。你们现在给钱,我下午就搬走。”白人最终说。

    双方愉快而和谐地达成了协议。

    尼克当场带着人去办理各种各样的手续,季迟则继续坐在沙发上看着客厅那扇大大的落地窗。

    这扇落地窗之后就是别墅区的绿化丛,几只白头小鸟在草坪上蹦蹦跳跳,一点一点脑袋,捡着不知道什么东西吃进嘴里。

    草坪再往后边,就是一带在太阳下闪烁着银光的小小河流,它不宽也不深,浅浅的一层浮在地面上,蜿蜒着向远方走出。

    小河的对岸则是同样的草坪和别墅。

    他看着其中的一栋别墅发呆,直到出去了尼克都重新回到了别墅里。

    “老板。”尼克出声。

    季迟看着屋外:“什么事?”

    “需要高倍望远镜吗?”尼克问。

    “不需要。”季迟回答。

    尼克走到了季迟的身旁,他站在对方的身后,研究着对方目光一直停留的那个方向,片刻之后确定从这个角度看过那边,除了能分辨出屋子之外,真的再也看不清其他的东西了。

    他忍不住说:“这一地带的别墅区均价五十万,a-33栋对面,您原来住的那一栋屋子的对面的b-33栋,开价是58万,隔壁的a-55栋因为破产要拿现金,开价更低,只有50万,而这个和您想住的那一栋屋子隔着一条河的房子,开出了远超这一地段的价位……”

    “你想说什么?”

    “也许您可以直接买a-33栋对面的或者隔壁的屋子?那些房子距离a-33栋更近,而且更便宜。”

    “我想过买对面的房子。”季迟漫不经心说。

    “不过算了吧……”他的目光终于从那个位置转开了。他的头向后轻轻靠在椅背上,目光从一路下向上,最后停留在花白的天花板上边,他说,“我和他的距离,也许真的没有那么近。”

    尼克明智地对这一件事保持沉默。

    季迟在短暂的沉默之后突然又问:“我是不是真的很让人厌恶?”

    “是的。”尼克诚实回答。

    “意料之中。”季迟说,“那他不喜欢我,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

    “但那是过去。”尼克补了一句,“现在的话,我觉得老板你正常许多了。”

    季迟的目光落在尼克脸上。

    尼克又说了一句:“自从和那位先生在一起之后就开始改变了。如果这样的改变不是因为你喜欢他的话,那一定是因为他喜欢你。又或者你们两个其实互相喜欢。”

    然后他闭上了嘴,继续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将这个艰难的问题丢给自己老板继续思索,只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所以你们两个赶紧在一起吧,可千万别再变回去了!

    xxxxxx

    陈浮正在家里收拾屋子。

    季迟呆在这里的时候,因为某些两个人都心知肚明的原因,他们几乎没有在一楼的空间生活过,大多数时间只是路过这里。

    而现在对方离开了,陈浮终于开始着手整理这个从布置完成之后就没有认认真真打理的地方。

    所有屋子的打扫都应该从厨房开始。

    他先进了厨房,打开柜子与冰箱,发现绿色的掉了漆的冰箱里头塞满了东西。

    有水果、蔬菜、正在冷餐的樱桃蛋糕和塞在角落里的两罐啤酒。

    他关了冰箱,去打开橱柜,发现橱柜里头也塞了许多许多的工具,其中一个厨子里还放着发酵好了的但还没开始使用的面粉。也许以后它都不会被使用了。

    陈浮用手抹了一下流理台。

    发现流理台上既没有油渍也没有灰尘。

    他又站在敞开的窗户前看了看窗台,一样没有任何明显的污迹,根本不需要打扫。

    陈浮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来到了紧邻着客厅的卧室。

    假设说每一天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他都会坐在这个客厅里,每一次季迟准备餐点的时候除非都会被使用,那么剩下的就只有两个人都有所回避的那一间小小的卧室了。

    他打开朱红色的门,再一次看见了摆放在孤零零白墙下的书柜与床。

    本来放在双层架子床上的相簿早就塞进了书柜的玻璃窗中好好放置,但昨天季迟离开的时候又一次将这个相簿拿出来从中抽了一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