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旧友最新章节!

    陈浮所说的惊喜在两人交往的第二十一天降临。

    那是位于中城市的一套带花园和车库的小别墅,和陈浮办公的地方有大约一个小时车程的距离。

    当陈浮驱车来到此地,将屋子的钥匙放到季迟手中的时候,坐在副驾驶座的季迟十分意外,但是很快他就笑了起来:“我送了你一个领夹你就送我一栋别墅?那我一个月送你一个领夹你一个月回送我一套别墅吗?”

    说话间,他们已经从车子上走了下来,季迟转着钥匙旋开门锁,抱着拆开一个还不错礼物的愉快心情推开了两人日后很长一段时间会住的房子--

    然后,他的笑容固定在了脸上,因措不及防,反而露出了几分滑稽似的狼狈。

    陈浮倚靠在门框处。

    他的目光与季迟的一起落在自己未来会居住的地方:素白的墙壁上嵌着朱红色的脱漆门框,客厅之中,老式的木头家具和皮面已经出现裂纹的沙发透着岁月的痕迹,应该已经停产了的多年的电视稳稳的立在电视柜上,客厅之中的茶几之上放着茶盘与果盘,茶盘下压着一块四角缀穗子的蓝色格子布,茶盘上面则是一套白瓷茶具,上面画着喜鹊报春,为这老旧的地方平添了几分热闹。

    这是他们过去的房子。

    所有关于过去的一切,在陈浮陆陆续续从季迟口中知道之后,就拜托在国内的苏泽锦帮他详细调查一番。

    苏泽锦的动作不慢,仅仅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向他反馈了一份相对完整的资料。

    这份资料包括了对方所能调查到的关于他小时候的一切。

    那或许不如季迟口中的详细,但更为客观,更能够让陈浮确确实实地明白,自己的过去究竟是什么样的过去。

    然后他做出了这样的一个过去。

    他把季迟带到这个过去中来。

    如果可能。

    他想再牵着对方的手,如同当年带着对方走进这个屋子一样,再一次地将人从这个屋子里带出来。

    或许这一份过去真是对方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了。

    但那不是现在,也不是未来。

    人不能一辈子活在过去。

    季迟回过了神来。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和陈浮已经走进了这间……仿佛就和当初一模一样的屋子。

    季迟在这个住所中搜寻着自己的记忆。

    他的手在这些已经上了年头的家具中一一摸过,上面那一道道开裂的纹路,是时光与前任主人留下的纹路。

    这些纹路这么眼熟。

    他在房间中仓促地寻找着,从客厅来到了卧室,在卧室里最显眼的地方,双人床的最中央发现了一个老旧的相簿。

    他的手指几乎有了一丝颤抖。

    他将面前的相簿打开。

    第一页就是一张泛黄的照片。

    那是二十二年前的事情了。

    那是一个女人和两个孩子。他们在公园里,在人群中,在照相机前。

    他们露出一模一样的开心的微笑。

    回忆在这一刻变做由巨大浪潮而生的漩涡,轻而易举地击中了季迟。

    季迟几乎因为狼狈而退了一步。

    他也只退了一步。

    在他身后,陈浮准确地扶住撞到自己的人。

    “感觉怎么样?”陈浮问季迟,“还喜欢吗?”

    窗外的阳光在这个时候照见他的面孔,那是平静得近乎冷锐的色彩。

    陈浮没有等季迟回答,他进一步解释:“从你上次和我说起过去的事情之后,我就让在国内的泽锦帮我调查一下过去的事情。他差不多都调查出来了。还帮我找回了一点过去的东西。”

    “‘一点过去的东西?’”季迟转回身面对陈浮,他用微微古怪的语调重复了这一句话。

    他们面对面。

    陈浮平心静气回答:“一小部分确实是以前的。另外一部分则是通过照片仿照的。至于放在床上的相簿,还算运气好,被人额外收着保存起来了。”

    “那么你——”

    陈浮知道季迟想说什么,他将对方没有立刻说出来的话补完:“绝大多数过去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没有你知道得那么详细,但应该了解的也都了解过了。”

    “确实很幸福,确实很美好。虽然有无可挽回的事情,但一切感觉都不能割舍。”陈浮用了这四个字来形容过去。

    季迟神情晦涩,但在他脸上和眼底流转的绝非感动之情。

    陈浮没有在意这一点。他忽然换了个话题说:“这套房子还没有看完,这才是一楼的部分,我们去二楼看看吧。”

    说着他就牵起季迟的手,从这间小小的卧室离开。

    他们路过老旧但是温馨的客厅,踩着奶白色的花纹瓷砖一路顺着角落螺旋向上的楼梯走去。

    红色的木头扶手,和地板同样花纹和色调的瓷砖,甚至在雪白的墙壁上还贴着色彩艳丽的小人画,过去的所有,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似乎做了一个小而亲密的递延。

    但这样小小的温馨在第一个转角的时候就消失了。

    那刚刚好是这个螺旋楼梯的第十级。

    往上的扶手还是扶手,往上的楼梯还是楼梯。

    可木头扶手突然从老旧斑驳变得鲜亮油润,它漂亮得那么坦然,哪怕只是一个木头眼,也有了之前的木头眼比不上的矜贵气质。

    台阶上的瓷砖也换了。

    从奶白色变成了闪烁着金芒的深黑色。

    并且这样闪烁的黑色一路蔓延到楼梯的顶端,然后被白色的山羊皮地毯给结结实实、毫不客气地压在了底下。

    他们来到了二楼。

    那是一个装修时尚而且舒适的居所。

    季迟看着客厅中的真皮沙发,墙上挂着的大幅投影仪,整整一面墙的水族馆……以及任何符合现在这个时代的东西。

    他将自己的目光转到陈浮脸上。

    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终于不再闪烁着天真而纯粹的光芒。

    他的眼神变得阴郁而可怕。

    他在等待陈浮的回答。哪怕他已经从现在的这一切中明白了陈浮想要说的话。

    “还喜欢吗?”陈浮再一次用了这一个开头。

    这一回季迟没有回避也没有再假装可爱,他说:“你知道我的答案。”

    “生气了?”陈浮笑了笑。

    “生气得想要杀人了。”季迟同样在微笑。

    “但有些事情,不管你再怎么生气都不可能回避。”陈浮一边说一边走到二楼的窗户前,他将闭合的窗户一下推开,盘旋在外头的风猛一下刮了进来,将窗户边的窗帘吹起一个大大的弧度,像是它正被人用力揍了一拳。

    陈浮转回了身。

    阳光与他正好相悖。

    他明明站于阳光下,却像是已融入了阴影里。

    “我们可以将生命中的一个地方清出来留给过去。”

    “不要再说了。”季迟皱眉打断陈浮的话。

    “但是我们不可能一直活在过去。”

    “不要再说了!”

    “因为过去——”

    “我让你闭嘴!!”

    突然响起的喊声就像是重重落于玻璃上的榔头,哗啦一声,极力所粉饰的一切在刹那之间四分五裂。那些平静的、漂亮的、温馨的、美好的,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消失了。

    只剩下那些本质的,阴郁的、扭曲的、黑暗的、狼藉遍地、残骸遍地的……已经变得颠倒而混乱的世界,□□在阳光下。

    季迟的面孔在这一时刻发生了一些变化。

    但没有人知道此刻浮现在他脸上和心底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哪怕其主人自己也不知道。

    陈浮当然也不知道。

    陈浮也没有花心思去猜测。

    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将最后一句话说完。

    他根本没有被打断。

    这是一个或许异常温柔,但同样异常冷酷的男人。

    “因为过去已经成为过去。它可以存在,单不可能再现。”

    长久的寂静。

    “……对不起。”季迟说。他这时候没有太过掩饰自己脸上的神色,那种并不讨人喜欢的模样就自然而然地浮现在他的面孔上,“我刚才有些失态了。过去总是容易让人失态。”

    “没事,我们可以轻松一点。”陈浮这样回答季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