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旧友最新章节!

    两人同居的第四天开始,季迟活蹦乱跳。

    陈浮也终于开始决定整理自己的屋子了。上午固定的消息跟踪结束,他收了资料,询问季迟:“你要不要换一套单独的房子?不和工作地方连在一起的那种。”

    “不用,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季迟无所谓表示,现在的居住条件对他而言绝对水准以上。

    既然对方没想法,陈浮也就点了点头。

    季迟就看见对方走到窗户边打了个电话,电话的时间不长,陈浮说得很快而且简短,季迟几乎没有听见什么,陈浮就已经将其挂断。

    接着陈浮转回身对季迟说:“走吧。”

    “去哪里?”季迟纳闷。

    “去私人医生那边。”

    “去那边干什么?”

    “去那边检查你的身体。”陈浮回答,他那拿好了东西,打开门,站在门边转回身对季迟说,“我第一次看见每每淋了雨肯定会发烧的男人。我对此表示难以置信。”

    季迟:“……”

    他在思索自己究竟要不要为了不去看医生而耍个赖什么的,但这时候陈浮已经轻轻松松地将他给拎出门塞上车子,带着对方一同前往早已约定好的私人医生处做一个身体体检。

    “这位……莱特先生。”当各项检查结果实时出来之后,私人医院处的医生翻着手中的报告,对季迟说,“结合你之前的身体档案,我认为你最近的身体各项指标都在好转,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请注意你的血糖浓度--它相较于之前更高了,并且已经有些超标了。”

    “不,”季迟吃着棒棒糖,拒绝看医生,“不能吃甜食的人生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他就爱这样说话,不要管他。”陈浮在旁边眼睛也不抬地和私人医生对话。他在看手中的体检报告,他询问对方,“除了血糖浓度的问题还有其他什么?他身体不是很好,每一次淋雨之后肯定感冒。”

    “加强锻炼,可以参加一个健身班。注意饮食均衡和准时。”医生回应。

    “但是甜食还是要吃的--”季迟在旁边插嘴。

    陈浮将汽车钥匙丢给对方:“开车玩去。”潜意思是别闹了。

    季迟无趣地摊了摊手,抓住丢到自己面前的车钥匙,真的走出办公室去开车玩去了。

    陈浮这时候再问:“还有什么问题?”

    “还有的问题之前的体检已经检查出来了--”

    “我知道这一点。”陈浮打断对方,“查理,我需要你再向我分析一遍。”

    私人医生对此倒没有反驳。他说:“还有慢性胃炎和贫血的症状。贫血应该是由慢性胃炎诱发的。这个依照之前的医嘱用药就好了。再次提醒,合理饮食,加强锻炼。”

    “非常感谢。”陈浮对着这个同时负责自己身体的医生报以微笑,而后他拿着体检报告走出医院,刚刚来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一辆贴着巨大的国家国旗车贴的黑色轿车恰到好处、不快不慢地停到了他的跟前,冲着他滴了一下喇叭。然后驾驶座的玻璃窗滑下,戴着墨镜的司机胳膊撑着车窗,冲他吹了一声婉转口哨。

    陈浮:“……”

    他看着坐在驾驶座里的季迟和自己在几分钟之内简直变了个模样的车子。

    他简直……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orz.

    季迟这样干的后果就是被陈浮直接赶到了后车厢让他自己玩儿去。

    车子在马路上随着车流一起前进,坐在后边的季迟无聊地摸出口袋里的骰子开始投掷,一边投一边说话:“接下去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好呢?接下去你想要看我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后面一句是在问前排开车的陈浮。

    陈浮从后视镜里看见了摇头晃脑自言自语人,他已经习以为常镇定自若了,十分顺口地接道:“要不然就扮演一个恋爱中的人?”

    季迟呆了一下:“为什么想到了这个?”

    “因为我们正在谈恋爱。”陈浮回答,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日程,“而且正在去约会的途中。”

    “约会?”

    “带你去买衣服,吃饭,然后看电影。”陈浮说,“还是你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季迟。

    “让我先看一下攻略……”他说着就低头用手机上网,用#恋爱约会到底要做什么#为关键词,搜索了起来。

    两个男人的扫货加上吃饭绝无详叙的必要。

    在解决完衣服与吃饭的问题之后,电影院的电影正好到了开始前的十分钟。

    季迟走去零售处买爆米花,这一路上他感觉自己走得不紧不慢,好像不管是买衣服还是吃饭都是按照同一个步调来的。他对陈浮说:“你时间算得真准,这算是计划狂的一种?”

    “稍微有一点。”陈浮回答,“我有这个习惯。也许以后你会经常发现我的行为比较刻板。”

    “你会发现我的行为非常神经质。”

    “我发现了。”陈浮说。

    “我也发现了。”季迟同样说。

    柜台后面的售货员给季迟撞了一罐特大的爆米花,季迟开开心心地将爆米花塞嘴里。

    陈浮对他伸出了手,示意对方将爆米花桶拿过来。

    季迟:“嗯?”他有点儿茫然,“你想吃吗……”说着就将爆米花递给了陈浮。

    陈浮当然没有吃。

    他在季迟买东西之后就向卖爆米花的地方另外要了一个小纸杯,现在他正拿着特大号装满了爆米花的大杯子向最小号的空杯子倒爆米花。

    一下,两下,三下。

    大杯子不过少了个尖,小杯子已经被装得满溢了出来。

    陈浮看一眼觉得差不多了,随手就将手中剩下至少五分之四的大杯子随手递给一个路过身旁的小萝莉,顺便送上一点微笑:“哥哥糖吃太多了身体有点问题,帮哥哥解决一点零食好不好?”

    这个小萝莉穿着公主裙,短短的金头发梳成小辫子竖在脑袋上。

    她正巧也有着和季迟一样冰蓝色的眼睛,她眨了眨自己的眼睛,特别聪明地说:“哥哥不要怕看牙医!”

    陈浮笑出了声来。

    他拉着身旁就没有反应过来的季迟一路检票进了电影院,在位置上坐下之后,电影院刚刚好熄灭了灯,大屏幕上闪现电影制作logo,声效从一开始就扑面而来。

    然而昏暗的光线之中,季迟看着自己只剩下可乐杯的爆米花,只觉得心都碎成了一片一片。

    充满了特效与激情的电影放映厅中,在这一个专门的情侣转角,一直有这样的对话发生:

    “我有钱。”

    “然而你没有随意吃糖的权利。”

    “我有钱。”

    “这和你有没有吃糖的权利毫无关系。”

    “……那我究竟要怎么才能获得吃糖的权利。”

    “好问题。”

    在说出了这句话的时候,电影恰好落幕。

    银幕中的英雄在最后回归生活。他和一位美貌而聪颖的女士邂逅,在一家咖啡馆中度过了一个美好的下午,所有的惊心动魄,所有的铁血战斗,都在这个阳光灿烂的下午变成过去泛黄的记忆,好像所有激烈的过去,都正是为了现在及以后的,轻缓而美好的生活。

    人群渐渐散去了。

    陈浮和季迟也在人群中离开影院。

    他们出来的时候,夜幕已临,星斗满天,两人没有立刻开车回家,而是在影院附近的一个小小公园中散步。

    凉风像小男孩调皮的手,抓着树枝用力摇晃。

    沙沙的树叶轻抖声中,远处城市的声音都变得渺远起来。

    他们走过了鹅卵石小路,绕过池塘,最后在花园的休息椅上坐了下来。

    季迟伸开四肢靠在椅子上,一抬头就看见了闪烁于天空的繁星。

    他手里还拿着那个小小的杯子,爆米花在杯子里还有一层浅浅的底。

    陈浮说:“吃到了现在还没有吃完?”

    不提还好,一提季迟再一次感觉到了心碎:“一颗一颗数着吃的……”

    “显然你可以。”

    “我真的不可以!谈什么恋爱,你简直把我当小孩子一样管!”季迟怒道。

    “这都被你发现了。”陈浮毫无诚意地回应。

    对方回答得这样理直气壮,季迟竟然无言以对。他化悲愤为食欲,将杯子里剩下的所有爆米花都塞进了嘴里。

    他咬了第一口,突然发现有点儿不对劲。

    于是又咬了第二口,第三口……

    混杂在爆米花中的巧克力的甜味开始明确地出现口腔之中,那种香滑甜美的味道,季迟几乎在一瞬之间就被这样的惊喜给俘虏了。

    然后他说:“为什么爆米花中会有巧克力……”

    “拿小杯子的时候顺便买了点撒个底。”陈浮回答。

    “……为什么?”季迟又问。

    “因为乖巧的小孩子可以得到奖励。”陈浮笑了一下。

    季迟看着陈浮。

    夜色将对方的容貌模糊。

    他看着眼前又熟悉又陌生的人,突然有了一丝迷惑和冲动。

    他说:“我们是不是应该来接个吻?”

    话题跳跃得太突然,陈浮都怔了一下。

    季迟没有给陈浮反应的机会。在说完那句话之后,他就倾身上去,将自己的嘴唇印在对方的嘴唇上。

    软的。他想。

    热的。他又想。

    好像有点奇怪……他单纯地碰了碰,然后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陈浮看着季迟。

    对方的唇划过自己的唇,以一种全然无辜地姿态投下了一把火,然后试图浑若无事地悄悄离开。

    他也倾了倾身,凑上去碰触对方,咬了对方的下唇,然后在对方因此而不由自主地张开嘴的时候,浅浅地、真正地,亲吻了面前这个人。

    季迟全身都麻了。

    ——————————————

    这一天晚上的星星似乎迥异于平常的明亮。

    当他们回到家中,洗完澡上床的时候,季迟拿着手机刷了好久的网页,接着在陈浮说“我们差不多睡了”的时候倒扣手机,对着身旁的人沉思说:“我们是不是该上床了?”

    陈浮居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接了一句能够让人笑上整整一年的话:“我们正在床上?”

    季迟一脸震惊,一脸“天啊你是处男吗?!”

    陈浮:“……………………”

    然后季迟正经解释:“我的意思是,也许我们可以*了,makelove,交欢,生命的大和谐,用什么词来形容都可以。”

    以上帝之名发誓陈浮在这个时候决不是因为尴尬才直接将对方拍回了被子里。

    因为他在下一刻也顺便关了灯躺下去。

    室内静谧了一瞬,然后睁开的瞳孔适应了黑暗,屋内的家具的轮廓再一次浮现出来。

    季迟的目光盯着今天新出现的那一个柜子。

    上午的时候,陈浮不止打电话预约了私人医生,还打电话确定了屋子里家具的添置。

    一张新的办公桌是给季迟的,一张新的衣柜也是给季迟的。

    而用于放置在衣柜之内的衣服,白天的时候陈浮已经和季迟一起去置办完毕了。

    季迟翻了个身。

    他的面孔对着陈浮,他张开口想要说话,但闭着眼睛的人似乎早有预感,干燥的手掌先一步落在他的额头上揉了揉:“别贫了,该睡觉了。”

    季迟没有说话,他向着陈浮所在的位置蹭了一下,还没有真的蹭到睡在另一旁的人,他就已经被那只放在额头上的手给揽住肩膀,同时往旁边带了一带。

    被子连同被子底下人一起来到了陈浮的怀里。

    陈浮闭着眼睛休息。

    他能够感觉怀里的人在短暂的僵硬之后,慢慢放松了身体,然后自动自觉地换了一个更舒服更为贴切的姿势窝在他的怀中,没有几分钟时间,就似乎结结实实地睡了过去。

    然而在这个时候,陈浮反而没有了睡觉的*。

    或者是因为空了太久的床睡了另外一个人。

    或者是因为这个人掌握着太多他不知道的过去。

    也或者,仅仅只是因为对方温热的躯体紧贴着他的皮肤,对方清浅的呼吸正顺着空气慢慢传递到陈浮心脏。

    到底什么是爱?

    陈浮几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可是他心疼对方,无法拒绝对方,乃至于对现在正在自己怀里的人,有着明确的*。

    然而不管怎么说,再亲密的两个人也没有办法一天到晚黏在一起。

    翌日一早,悠悠哉哉地过了好几天日子,正在纠结到底要怎么扮演一个“恋爱中的男人”的季迟就被早早赶来的尼克十万火急的抓走,速度快得叫季迟连多拿一颗糖的时间也没有。

    当然对方没能多拿一颗糖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陈浮将季迟所有的糖果都看管了起来,定时定量保证没有蛀牙。

    他看着因为走得急而没有关起来的办公室大门,摇了摇头,自己从座位上站起来去关门。

    但就在他走到门口,恰好也有一位客人找上了门来。

    陈浮有些惊讶:“早上好。”

    “早上好。”咬着一个复古烟嘴抽烟的迈克尔对陈浮笑道。

    “是来看看自己资产是否减值的吗?”陈浮打趣说。

    “不要把我形容得像守着金币的巨龙一样。”迈克尔笑道,他走进办公室,看了一眼周围,对陈浮说,“本来我只是顺路过来看一下你的,但现在时间恰好。”

    “有事?”

    “你最近和莱特走得很近?”

    “我和他是朋友。”陈浮选了一个比较中性的形容词。

    “我们也一定已经是朋友了。”迈克尔回应。

    陈浮对此报以微笑。

    迈克尔咬着烟嘴抽了一口烟,他说:“陈,站在朋友的角度,我想提醒你一些事情。你应该知道,奎特家族有一点暗中的不太好的势力。当然每一个家族都有一点这样的势力。不过奎特家族尤其和他们过从甚密。你是一个正经的生意人,奎特家族现在也烟消云散了,所以你大概不太清楚也没有关注,但在最近几年的时间里,负责做两者中间传声筒的就是莱特。”

    “一个人接触了太多不好的东西,人也会跟着变得不好的。”

    “就好像有些底线我们永远不能越过。”

    “何况就我来看,莱特从来没有正常过。”

    xxxxxx

    在迈克尔和陈浮发生了一段小小交谈的同时,季迟这边也发生了一点小小的事情。

    他在奎特家族的根据...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