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末世]流放月球最新章节!

    “33号监狱欢迎你,在这里别想耍花样,好好干活,争取早日出去。”牛犇不耐烦地说了一句便把她带到了牢房里。

    令她没想到的是,百年后的地球,监狱竟然关了这么多人!三层楼,每个房间都用金属栏杆挡着,里面挤满了神态各异的囚犯,空气中充斥着各种负面情绪和难以忍受的气味。灯光昏暗看不太真切。远远地望去,就如同实验室里关着上百只小白鼠。

    地球人口`爆炸还是犯罪的人越来越多?这里不仅有女囚,对面竟然楼关押的似乎全是男囚,就这么隔空关着是让他们相看两不厌么?

    “哟,来新人了,犯了什么事啊?”一个留着寸头、嘴唇上打着唇环的女囚懒洋洋地问。09号囚房里有五个女囚,说话人正坐在床上,一个留着*头的女囚在帮她细心地捶腿。

    这人绝壁是囚房的老大,苏文清不卑不亢地告诉她,“偷窃。”

    “没出息,偷什么,直接抢不就得了!”唇环女骄傲地扬着头,“老娘因为抢劫时割了那家伙的蛋,判了二十年。”

    一直帮她捶腿的女囚站起来蔑视地看着苏文清,“那我给介绍下,金华姐这里的老大,不仅是09囚房,其他囚房的女囚都得听金华姐的、向她进贡。我是金丽丽,金华姐是我堂姐。”

    金丽丽嘴皮子很利索,向苏文清介绍了其他三名女囚的身份。令苏文清惊讶的是,一直蹲在角落发呆的戴眼镜女孩看上去跟邻家小妹妹一样天真呆萌,怎么会犯罪被捕?

    看到苏文清并未谄媚地过去讨好她,金华有些不满,凌厉的眼神一直在盯着她看。

    对于这女老大散发的所谓气势苏文清没有一丁点反应,金华有些纳闷,难道自己多年来练就的大姐大气场不见了么?她立即扭头瞪着角落里的胆小女孩宋夕,曾经是一名小护士的宋夕立即吓得缩着脖子不看大喘气。

    她的气场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大,新人怎么会这么愣不怕她?金华正准备下床给苏文清一个刻骨铭心的下马威,狱警过来放饭了。

    饭菜很简单,每人一碗白粥、一个硬邦邦的黑面包。

    金丽丽从王萍手中抢过半块黑面包塞进嘴里,并把她自己的黑面包递给金华,“姐,你吃。”

    金华一反常态地摆摆手,“今天你们几个都不用进贡,新来的小雏鸡,把你给我,这是规矩。”

    苏文清大口吞咽着黑面包,又往嘴里倒了一口有些夹生的粥,“那是你的规矩,跟我无关。而且,我不接受你给我起的外号。”

    “什么?!”金华气得一拍大腿,嘴唇上扎着的金属环不住颤动,“碰到硬茬了呵,今天老娘要让你知道我的规矩人人得遵从!”

    金华腾地站起身逼近苏文清,她刚才一直坐着,此时站起身,苏文清才发觉这女人身高竟然将近一米八!失去异能的自己凭借力气,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苏文清仿佛没有看见她的逼近,金华大喝一声抬脚就踹,苏文清猛地偏过身子使劲把腿扫向金华的脚腕。

    两人脚裸撞击固然痛,可金华如她预料的那样被绊倒在地,侧脸和肩膀重重地磕在地板上。

    对面似乎传来男人的起哄声,“那不是金华嘛,今天她载在新人手上了!”

    虽然隔得远,只要视力不错双方的举动可以看得比较清楚。苏文清无暇顾及对面牢房男囚们的喊叫声,迅速站到墙角盯着似乎准备出手帮忙的王萍和宋夕。

    金丽丽尖叫一声迅速跑过去扶起堂姐,扭头怒骂道,“王萍、宋夕、安寻,你们傻了么,还不快揍她!”

    王萍赶快点头就要冲过来,金华站起身揉揉肩膀沉喝一声,“滚回来!老娘干不过她,你们几个能么?一群废物。行,你狠,没看出来你还会拳脚。吃饭。”

    安寻赶快把面包使劲掰开往嘴里塞,幸福的泪水一不小心流下来,多久没有吃过完整的面包了!新来的姐妹简直是09牢房的福音。

    直到熄灯前,金华跟苏文清相安无事。当整个牢房全部熄灯陷入黑暗,狱警大喝几声,谁敢晚上瞎胡闹拖出去劳动改造。熄了灯她们才开始洗漱睡觉,狭小的空间里气味更是难闻。对面男囚犯有几个不安分的叫嚣着要开灯看看对面女人的身材,狱警立即冲进来朝半空空放几枪,这才没人吱声。

    苏文清早就累极了,若是凭借从前的地级异能者体质自然不会疲倦,此刻她一沾枕头便睡去,无暇顾及对面楼上男囚犯的窥视和同牢房里其他人发出的动静。

    正睡着,突然感觉面部乃至整个上半身都被某种柔软却带着霉味的物体捂住,紧接着有人按住了自己的手脚,疯狂的击打从头部和背部传来,每一下都狠狠地打在身上;而她被被褥死死地捂住只能发出闷闷的哼声,突然之间竟没有一点反击之力。

    有三个人在揍自己!揍得最狠的一定是金华,她的拳很快且有力,而用被褥捂着自己、按住自己手脚的人也许是金丽丽和王萍。

    “别打了,万一打死人怎么办?金华姐以后我不吃了,我把我的替她进贡给你好不好?”隐约听到宋夕的哀求声,还掺杂着安寻的哭声。

    “好了,这教训够了。”金华打累了终于停手,叫两人放了一直挣扎不停的苏文清,亲手扯开潮湿的被褥,满意地用鞋子踩上苏文清的胸口,“小雏鸡,这就是跟我叫板的下场,你以为你一个人会拳脚了不起么?你也别想第二天去狱警那告发,你身上没有任何伤痕,告了也白搭。”

    四周重新寂静下来,不一会金华发出了有节奏的鼾声。

    等身体的疼痛感消退很多,苏文清爬起来把被子盖到身上,看着黑暗中坐在自己床边发愣的宋夕。

    “我入狱前是护士,帮你揉一下吧!”宋夕声音小到几乎听不到,怯弱地靠近她,柔软的手或轻或重在她的后背推拿。

    “……谢谢。”苏文清本想拒绝,实在是没有力气动弹。这样温柔善良的女孩,怎么会入狱?

    苏文清随口一问,宋夕垂下头似乎在抽泣,“我跟他就快结婚了,两个月前我提前从外地培训回来,却看到他跟一个女人在床上做那种没羞没臊的事,他根本不觉得有错,反而说我太保守不肯婚前发生关系……也不知怎么回事,我用刀子捅死了他们两个……然后我自首了。安稳的人生就这样毁了,都因为我……”

    宋夕经历这样的事,内心的煎熬痛苦恐怕不比自己少,苏文清当即有难兄难弟的感觉,默默地拍拍她的肩膀,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已经入狱,还有什么希望?若是自己拥有异能,必定可以带着宋夕越狱,此刻她连那三个恶女人都对付不了,根本不要想着冲破狱警的看守逃出去。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那么冲动,因为我还有年过六十的父母需要我赡养啊!”宋夕哭着哭着,声音不自觉地有些大。

    角落的安寻被吵醒了,蹑手蹑脚地过来,扶了扶眼睛,“你声音小点,把那位女魔头吵醒就完了。”

    宋夕当即捂住嘴不让声音传出,却可以听到泪滴滴落到坚硬床板上的声响。

    “其实我们还有最后的机会!”安寻悄声告诉她们。

    “你不会又要说什么月球计划吧?没有人信的,你再这样会被狱警送到精神病院。”宋夕无奈地摇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