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泡沫最新章节!

    杜若觉得沉默寡言的乔先生,心情似乎在逐渐回炉,慢慢好起来。

    他不再经常绷着脸,讲电话的声音也温和很多,关键他不再整天闷在屋子里,让她带他出门散步的时候越来越多。

    尽管话还是不多,但两个人之间渐渐有了默契,他一个动作她就猜得到他想要干什么。

    五月,杜若的工资涨了。

    她每天拿着现金,无奈得想笑。

    她对那位乔先生算不上用心,甚至还有点冷漠。但从工资涨幅看,他不像表面看起来有点讨厌自己,看来是天生的外冷内热。

    她本来就不打算拿工资,所以想尽量花在他身上。但除了上次换窗子花费一笔,她观察了一下,他似乎也没有其他什么喜好了。

    唯独有一次他问她:“你用的什么洗发水?”

    她第二天就买了一瓶过去,帮他把洗发水换了。

    剩下花不掉的工资,她都留了下来,打算等结束的时候还给他。

    转眼五月已经过去一半,早在发现在这边心境平和之后,杜若就开始把专业书往这边拿。她并不是有意不去上课,只是受不了随时触动记忆的人和物,也受不了别人看她的眼神和背后议论的声音。

    没什么事情干的时候,她就自己看书。

    所以乔靳南对她的印象一直是乖巧。安安静静的,从来不多话,也不多事,后来更是在他身边看起书。

    窗子的隔音效果更好,屋子里就显得越发安静,对身边人的气息和味道也更加敏锐。气息很温和,味道很好闻,连翻书的声音都——很好听。

    某天电话会议结束,比平时早了半个小时,挂掉电话乔靳南就开始寻找她的气息,还在睡觉,没醒。

    他一个人默默坐了会儿,突然就有点好奇,她长什么模样。

    他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想到什么马上付诸行动。

    这间卧室他早就熟悉,很顺利地走到杜若常坐的单人沙发边,蹲下身子,不自觉地屏住呼吸,伸出手,轻缓地放下。

    正好落在她的脑袋上。

    原来扎的马尾辫。

    手往下。

    小脸,柳叶眉,睡得这么沉还微微皱起,他的拇指滑过,那褶皱就平了,鼻子小巧,微挺,和他想象中的模样似乎差不多,再往下,双唇……

    喉咙突然有些发干。

    他收回手,却勾到一条线,摸到尽头发现是耳机线,塞到耳朵里,是钢琴曲。

    意外的也是他喜欢的一个意大利钢琴家的作品。

    难怪他电话那么吵,她都能睡得着。

    下意识就露出一个笑容来。

    他把耳机放回她身上,正好她的手机开始震动。

    杜若怕自己睡过头,知道乔靳南每次电话会议至少要两个小时,就设定了闹钟,怕吵到他,所以没有铃声,只设了震动。

    乔靳南准确地找到震源,关机。

    于是这天杜若醒来的时候,外面天都黑了。

    “真是抱歉……”杜若尴尬极了,不停道歉,“下次不会这样了。”

    虽然她没打算拿工资,但这样堂而皇之的在人家这边睡觉,实在是不太好。

    却没想到此前脾气不太好的乔先生扬着眉头就说:“没关系。”语气还算得上温和。

    这让杜若更觉得不好意思了,开始反省自己这种状态。

    明知道只要搬出她和何衾生的那间出租屋,不用每每触景伤情,情况或许会好一些,但她始终没有行动。说到底,还是心存希望。

    希望有一天他会回心转意。

    这天之后她开始留意房屋信息,照规矩提前跟房东打了招呼,说打算搬走了。

    她知道程熹微也在找房子,一直给她留言,却没有回复。她想找个像乔先生那样的地方,没有任何一点何衾生的影子,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待着。

    五月底,天气转暖,房子找好了,她听乔靳南的助理说,合适的眼角膜也找到了,难怪他近来心情越来越好,越来越喜欢找她说话。新找的房子离医院有些远,她打算干脆等乔靳南做完手术再搬家,前后也就三五天的时间。

    她开始陆续收拾自己的东西。

    只是越收拾,稍微平静的心又开始翻滚。

    她来巴黎不到一个月就认识何衾生,到现在将近两年的时间,她在这里的每一样东西,每一个回忆,都跟他有关系。收拾起行李,大部分的衣服鞋子包都是他送的,床单被套都是一起去买的,屋子里每个角落的东西,她似乎找不出一件完全和他没有关系的。

    她恨不得把这所有的一切全部扔掉,连同她这个人一起。

    她坐在行李箱前哭。

    不为何衾生的抛弃,而是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不知道到底要多久,她才能彻底把何衾生放下,不再为他伤心难过。

    她在冰箱后面发现一箱藏起来的啤酒。

    何衾生喜欢喝,她总不让。

    她把啤酒拖到天台,自己靠着天台的栏杆坐下,一瓶瓶地喝。

    这个公寓最初是何衾生一个人租下的,位置很好,离埃菲尔铁塔非常近,在天台上就可以看到它挺拔的身姿。那时候程熹微过来玩,还打趣说以后他们的故事可以写成一本言情小说,名字她都想好了,就叫“铁塔下的恋人”。

    杜若抹了一把眼泪,瞧,只要她回到这里,无论干什么,都能想到何衾生。

    大门有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杜若怀疑自己酒喝多了,都开始幻听,但她真真切切地看到了何衾生的人。

    他又回来了。

    皱着眉头朝她走过来,“若若,下雨了你怎么还坐在外面?”

    语气亲昵得好像他们并没分手。

    他一手夺过她手里的啤酒,扔到地上,“走,进屋去。”

    杜若抓着栏杆不肯放手。

    “杜若!”他低声呵斥,尽管大半张脸都埋入夜色,还是能看到他双眼微微发红。

    杜若的眼泪却是直直掉下来,狠狠甩开他的手,嚷道:“我淋不淋雨关你什么事?喝不喝酒关你什么事?你为什么又要跑回来?你能不能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何衾生的脸色暗淡下去,声气也收敛许多,缓缓道:“你要搬走了?”

    “嗯。”杜若没看他的眼睛。

    两相沉默。

    只有细雨落在肩头。

    许久,何衾生又喊了她一声:“若若。”

    杜若下意识地抬头,还是看到他那双眼睛。永远温情脉脉,似乎含着说不完道不尽的情意,干净又清透,只倒映着她一个人的影子,仿佛从心里透出来。

    “好好照顾自己。”何衾生凝视她,深深地凝视,“再见。”

    接着转身。

    那一瞬间杜若脑中滑过很多念头。

    何衾生回来找她了。何衾生担心她淋浴,在意她喝酒。何衾生还是温柔得看她,和从前一模一样。何衾生没有挽留,没有让她不要走。何衾生说“再见”。

    是再也不见还是别后再见?

    人在绝望之前总会做最后的挣扎,就像濒死的困兽,拼尽全力试图博得最后的生存机会。说不清是酒精把她的情绪放大,还是压抑了这么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在何衾生转身那一刹那,杜若抓着他的手,泪如雨下,“何衾生,你不要走。”

    她死死地抓着他,就像他是溺水时最后一根浮木,“你还爱我的对不对?为什么一定要说不爱了?为什么一定要分手呢何衾生?我知道我做得不好,我以后都不管你那么多,你喜欢怎样就怎样好不好?我还有哪里不好,你告诉我,我都改好不好?”

    何衾生没有回头,只是被她抓着的手握成拳。

    “何衾生你不要走,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好害怕……”杜若越哭越大声。

    何衾生开始挣她的手。

    每挣一下,就像拿着一把刀,在她心头桶一下。

    到最后,仅剩的一点理智都抛到九霄云外,她一心只想留下他,只想回到过去无忧无虑的日子,只想这剜心刻骨般的疼痛快点过去,她拉着他的手,跪下来求他:“何衾生,我求你,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即使是六年后重新回忆,那时候的疼还是揪得她无法忍受,眼角的濡湿连绵不断,她听到有人在她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