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豪门世族最新章节!

    只是这胶树哪里是那么容易得的?海外一趟花费的人力物力,也是价值不菲,与其干等着,还不如想别的办法。

    李舜华不觉得自己一个人就能改天换地,但是能尽自己所能,以后也不用后悔。

    毕竟,这是关系到生死的事儿,如果厉王真的带兵来攻打西宁,而西宁这边失败了,她们全家都性命不保,连个葬身的地方都不会有。

    不过,像这种试验,李舜华也不能每天都能想的出来,她不是天才,只能是因地制宜,毕竟材料的限制,也是很大的问题。

    从粉丝出现后,李舜华又过起了闺阁小姐的日子。

    还有钱盈盈这个如今的小伙伴跟自己玩耍。京城的人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姜红玉和杨明嫣,他们家都有在朝廷当官的,不过姜红玉的祖父只是礼部尚书,和权力中心的关系不大,而杨明嫣的伯府是国子监祭酒,做学问的,应该牵扯也不大。

    至于湖阳长公主那边,她毕竟只是公主,和皇子平时也没有什么来往,而太子想要稳住人心,对湖阳长公主这个姑姑就不会有什么处置,反而会优待起来。

    只是,到底和自己大哥定了亲,也不知道陈曦会怎么样。

    李舜华担心陈曦,问了自己的娘王氏,王氏道:“我们离开之前,已经和湖阳长公主暗地里通过话了的,你放心,湖阳长公主不会让自己的儿女受到伤害的。”

    湖阳长公主可不是软柿子,她的儿女,也绝对不会被这位太子当成靶子,更何况,太子要笼络人心。

    不是没有想着把陈曦带过来,只是湖阳长公主却没有同意,认为留在京城没有什么危险。

    而过后不久,太子成了新皇帝,厉王竟然成了摄政王。太子一继位,就发了好几道讨逆的诏书,不过却没有西宁这边。

    “看来,朝廷的局势还是没有稳妥,厉王腾不出手来对付咱们这边!”西宁侯和李煦之商讨。

    本来已经把朝廷来讨要年供的人给打发回去了,就是已经要跟朝廷撕破脸了,结果朝廷也没有派兵过来。这只能是一个原因,朝廷的兵力不足,更可能的原因是,反对太子继位的各方人马很多,他们应接不暇。

    李煦之道:“舅兄很可能是被朝廷安抚的人,我想过不了多久,朝廷回来嘉奖舅兄。”

    对付不了,那么就先给点好处,让这边不掺合,这是朝廷一贯的做法。

    西宁侯冷笑道:“不过是些虚名,这种手段老套无用的很,不过也是给了我们时间了!”

    既然知道朝廷早晚就要对付他们,他们怎么可能因为这一点子好处,就得意忘形,而转而巴结朝廷?

    除非朝廷给他们粮草和军饷,不然别的都免谈。

    可惜的是,西宁侯知道,朝廷是一个子儿也不会给自己这边拨过来的,所以从这个就能看出朝廷的本质。

    西宁侯对那厉王现在是很不待见,他没有惹这厉王,可是这厉王却三番四次的来招惹他,还想把主意打到自己的亲人身上,就凭着这个,也不可能和厉王握手言和。

    两个人所料不差,朝廷现在是腾不出手来对付西宁侯,外面还有几个逃出去的皇子正在反着他们呢。

    厉王和新皇商量的是,西宁侯在西宁根深蒂固,想要一下子把人给拔出来了,那是要费很大的劲儿,用自己手里这点东西去打,不是白白便宜了别人?

    所以他们想先捡容易的打,但是呢,又怕西宁侯给他们背后捅刀子,所以就想着安抚,这一安抚,就直接给西宁侯封了个宁国公。成了国公级别的了。

    让人带着圣旨过来宣旨,那宣旨的太监笑得脸跟一朵花一样,巴结之意不言而喻,“恭喜宁国公!圣上在宫里,说世上唯有宁国公是最忠君爱国,恨不能亲自过来见宁国公一面!”

    西宁侯也笑了,“是嘛,那就多谢吉言了!”

    忠君爱国?要真是忠君爱国,那么现在的皇帝继位可是名不正言不顺的,他是不是就要去打他了?

    西宁侯对这宣旨的内监是不冷不热的,不过这对于宣旨的人,就已经很高兴了,听说有去别处宣旨的人,直接圣旨还没有念完,就被砍了头的,他这样还能说上话,总算不用丢了性命了。

    新帝的皇位是那样来的,多少人不服气?要是这个西宁侯,哦,不,宁国公也要清君侧,那么朝廷就完蛋了。

    西宁侯成了宁国公,可是他不稀罕,还是让人叫他侯爷。西宁侯才是他祖宗赚来的爵位,而不是这种宁国公。

    而远在京城的新帝和厉王,在传旨太监回来后,问了西宁侯的情况,听传旨太监说西宁那边戒备深严,皇帝就愁眉不展,这西宁侯就跟一头老虎一样,不除去就不安生,可惜他现在没有那个能力把人给除了。

    厉王说道:“皇上何必忧心?既然那西宁侯没有反了朝廷,说明他的实力还不够,等咱们把其他的几个给除掉了,再举全力把西宁侯给绞杀了,不是正好?”

    厉王也挺恼火,当初派了心腹去苍山落草为寇,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把西宁侯给打倒,可是才去苍山没有多久,竟然被剿灭了。

    那西宁侯可真是闲着没事儿干,连一个小小的土匪都不放过,苍山距离那西宁府有好几百里呢。

    再然后想劫持西宁侯的家人,却还是没有成功。本以为那容家是西宁侯的岳家,容家是个贪婪的,以后少不得还能成事,结果西宁侯竟然这么心硬,直接把自己的岳家给赶出西宁府了。

    两个计划都没有成功,又赶上这太子沉不住气,直接逼宫了,他不得已,只能是带兵过来围城。

    好在现在的结果不错,他已经是摄政王,太子这个小儿,不过是自己手上的一个傀儡。

    等把那外逃的几个皇子给灭了,就是自己的好时候了。

    谁乐意拼死拼活的,最后给别人做嫁衣?厉王可不会吃这个亏,皇帝小儿不过是他的跳板,他看中的是那把龙椅。

    但凡上位者,都喜欢讲究个名正言顺,哪怕你是用肮脏的手段得来的皇位,也得标榜自己是正大光明,要不然怎么太子要辛辛苦苦的让先帝写什么传位诏书呢?

    还不是就因为这名正言顺?

    想到这里,厉王更是憋屈,本来没有想这么找把那老皇帝给处理了,谁知道这老皇帝竟然自己个死了,还找不到原因。

    掌控不到的感觉,让厉王行事更是狠厉,把皇室宗亲中,不服他的很是杀了几个,也算是杀鸡儆猴。

    湖阳长公主从太子篡位后,就一直深居简出,连宫里都不进去了。

    就是这样,也有人监视着他们。

    “是娘错了,要是当初娘让你跟着李家走,也不用这样了。”湖阳长公主后悔了。

    当初李家过来跟她商量,要带走陈曦的时候,湖阳长公主没有同意。可是现在湖阳长公主后悔了。

    厉王当道,不定有什么事儿发生。她自己没有什么可怕的,可是自己的儿女,却不能毁在这些人的手里。

    等湖阳长公主知道现在的皇帝和厉王对西宁侯那边是采取的安抚的方法的时候,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样,自己的女儿就是安全的,不可能一边安抚人家,一边还把人家的姻亲给赶尽杀绝。

    湖阳长公主把儿子陈让叫过来,说道:“现在就开始准备,带着你妹妹转道去西宁!”

    她是怕以后情况更遭,如今这个时机,还想不到这里来。

    况且,在厉王等人的眼里,不过是个未婚妻,大丈夫何患无妻,但是怕就怕厉王等人为了羞辱长安侯等人,对自己的女儿做出什么不好的事儿来。

    “娘,我和妹妹走了,宫里对你更不利了!”陈让道:“要走一起走!”

    湖阳长公主道:“我是大商的公主,谁会对我不利?你们走了,我才安心。”

    她一个当公主的,又不会抢夺皇位,只有傻子才会对她开刀。

    至于说她和李家结亲后悔不后悔,湖阳长公主对这件事从来没有后悔过。有所得就有所失,长安侯也没有被按上反贼的名号,那厉王又喜欢做表面文章,目前绝对不会动他们的。

    因为双方面都没有互动干戈的意思,所以西宁这边难得的平静下来,不过李舜华却知道,平静只是表面上的,大哥和二表哥从早到晚,都忙碌着,很少见到面。

    战事说不定就是一触即发。

    而对于女眷来说,这个时候的天气正好是出去应酬的时候,再过段时间,天气就会变冷,西宁这边的雪特别大,有时候都快要到大腿了,出去交际也不方便。

    而在全家都过来后,王氏让人把她陪嫁的宅子也收拾好了,不可能一直住在娘家,原来他们在西宁都有住处,现在收拾好了,自然是要搬出去的。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李煦之又不是上门女婿,自然不可能长期住在妻子的娘家。

    而朝廷对于李煦之离开京城的举动,也没有说话,毕竟李煦之身上没有差事,又没有规定说,他必须呆在京城,人身自由是自己的,谁也不能绑着他。

    恐怕厉王等人就是心里恨得牙痒痒的,也不敢做出什么事儿来吧。

    “姑母也太见外了,住在咱们府上又怎么了?平时我还能跟姑母说说话呢,这一下子搬出去了,也没有人跟我说些为人处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