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沈青青退婚记最新章节!

    飞罡子与静善师太忙向笑青锋道喜,说得了萧家的助力,荡涤江湖指日可待,暗地里却拿冷眼瞟着萧凤鸣。

    萧凤鸣却仿佛全没看见。

    她双目凝视着东方,道:“我没有忘,笑青锋,你似乎忘了。”

    笑青锋一挑眉,道:“哦?不知我所忘何事?”

    萧凤鸣淡淡道:“我早就说过——我从不与虎谋皮。”

    此言一出,气氛陡然尴尬起来。笑青锋却笑了。

    笑过之后,他端正了神色,道:“你进来时丢的那枚镖,速度只有平时的三分之一。开匣子那一镖,也只有二分之一不到。——想来是销金散的药力还未完全散干净。”

    萧凤鸣轻轻点了一下头。

    “你身上总是带着不下十种暗器,今天却只用了一种牡丹镖。材质也不好,是生铁。因为你昨夜仓皇离开,一件暗器也未及带上。从昨夜到今早,走遍洛阳城,也只找到一家铁匠作坊,愿意借你一些生铁。所以你这件牡丹镖,形式虽与一捻红的相似,却轻上许多,还有明显的缺陷——只要是生铁,就躲不开磁石。”

    萧凤鸣又点了一下头。

    笑青锋伸出手掌,比出了刀的形状,淡淡道:“这就是我的刀。我不佩刀已有十年。”他又轻轻敲了敲两人中间的桌面,道:“这桌面上嵌的就是磁石,你方才应该也发现了。”

    萧凤鸣道:“不错。”

    “现在你的镖若遇上我的刀,有几成胜算?”

    萧凤鸣道:“三成。”

    笑青锋微笑道:“公子也太低估了自己。依我看,大约一成有余。”

    众人都不太明白他这话的意思。怎么嘴上说低估了,却又变得只有一成?再看萧凤鸣没出声,难道是默认了笑青锋的话?众人又不明白了。

    笑青锋道:“所以我有件事,一直想不明白,想请问公子。”

    萧凤鸣道:“请讲。”

    “你既然有意不与我们合作,今日大可不必露面,远走天涯。但你没有这样做,宁可来冒这一成的风险。这是为何?”

    萧凤鸣道:“此事不重要。”

    笑青锋道:“这么看来是有答案了。让我来猜一猜……你放心不下那个姓沈的姑娘。”

    萧凤鸣淡淡道了一声“哦”。

    “她既然懂剑,今日便是一定要来的,你放心她不下,却又不能让她知道你的打算。所以你来了,第一件事是催促她去比剑,又借口她的剑不能让别人看,要她和一捻红去墙那一边,就是为了不让她看见你我现在这一幕。”

    说到这里,笑青锋笑了笑,接着道:“但你想错了。”

    萧凤鸣目光一动。

    笑青锋道:“你可以躲她一时,却不能躲她一世——因为她毕竟是沈千帆的女儿。”

    他说完,停了停,像是在等萧凤鸣说话。

    但萧凤鸣什么话都没说。她的双唇闭得更紧了。

    笑青锋又侧过头,看了一眼月亮门:“而且门的那一边,也不一定比这里更安全。对么?因为她的剑法,你并没见过。”

    “所以,问题来了……聪明如萧公子,怎么会没想到这一点呢?”

    “——因为她不需要想那么远。”

    众人正欲往声音的源头看去,只见一条长毯忽然往笑青锋的方向铺展开来,紧跟着一个白衣大少飞身上台。几乎同时,只听见一声无奈长叹,白色的人影外倏忽又多了一道青色人影。笑青锋猛地平平从椅上升起。刀风一闪。众人定睛时,只见笑青锋双手如刀,左手切在一人脖颈,右手横在一人当胸,都只有半寸的距离。但他身上“风池”、“巨阙”二穴,也分别为一指、一掌所制,相距也仅有半分。

    白思微瞟一眼陆忘机,道:“去年刚看中高家的梅花,今年就和高家的人动手,这房姨太太你是别想娶了。”

    陆忘机冷冷道:“自从交你这个损友,已赔了两位佳人。你还是想想怎么报答我吧。”

    笑青锋看看他们两人,忽然笑道:“二位似乎忘记了一件事——我早已不是高家的人了。”

    三人相视大笑,仿佛倾盖如故,各自的手却还架在要命的位置,没有一丝离开之意!

    笑青锋道:“看来二位是管定这闲事了。”

    陆忘机道:“四大家族,同气连枝,自己不管,难道要外人插手?”

    白思微道:“没错。儿子离家出走这样的小事,有时也免不了要帮帮忙的。”

    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竟是把年过五十的笑青锋,说成了从渤海高家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年。

    笑青锋看着他们两个,脸上忽然浮现了一抹仿佛发光的笑容。

    “白公子,”他说,“这些天,你在洛阳白家老宅住得还好?”

    白思微脸上的笑容陡然变得僵硬。

    陆忘机立刻察觉到气氛不对,低声道:“白兄?”

    白思微没回答。笑青锋接着道:“老宅子弟不会武功,你可别忘了把琵琶指传给他们。这是门好功夫,千万不可失传。”

    白思微淡淡道:“劳前辈记挂。”

    这句话说完,原本在笑青锋“风池”上的那一指便离开了。

    陆忘机道:“白兄,你家老宅究竟……”

    “不要问。”白思微的眼神似乎很有些慌乱。陆忘机思索着,忽然发现自己正被笑青锋用慈爱的眼神凝视着。

    笑青锋道:“看你这样喜欢梅花,使我想起令尊。”

    陆忘机缓缓道:“家严也常念起前辈。”他虽在说话,手却并未放下。

    “吴中梅花,还当以光福诸峰为最。令尊曾在那里买过一处别墅,四周皆是白梅,早春时节,远远望去,如在香雪之中,真是羡杀旁人。”

    陆忘机道:“晚辈是第一次听说。”

    笑青锋点点头:“啊,是我忘了。二十年前的春天一过,令尊便匆匆将它出手,回镜湖去了。你若有机会,还是该去光福山看看,那里的梅景真是天下一绝。可惜啊,可惜……”

    陆忘机的目光黯淡下去。别人或许不懂,他却听懂了。光福山距离姑苏城并不算太远。二十年前的春天,姑苏唯一一件震惊江湖的大事便是沈千帆家的火灾。这一番话并不在问梅花,也不在问光福山的别墅,而是在问:“二十年前的春天,沈家遭逢火灾的时候,令尊究竟在哪里?”

    陆忘机不知道答案。但他总算知道白思微方才为何突然转身离开。“洛阳老宅”对白思微来说一定有特别的意味,而那时白思微的心情也一定和他现在一样混乱。他这一掌是不是也该收回?陆忘机思索间,只觉得自己的手越来越冷,越来越冷……

    就在这时,陆忘机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月亮门开了!出来的是谁?

    陆忘机回头一瞥,看见了一把鲜红的剑。

    剑当然握在一捻红的手中。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