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沈青青退婚记最新章节!

    负心楼厨房对面的杂役房,成了沈青青在扬州的第一个住所。虽是通铺,却也干净。听管杂役房的丫鬟说,这杂役房里只住女的,男杂役都在后院住着。早晨不必早起,尽可以睡到日上三竿,也没人管。每天的工作只要看一眼三娘子在簿册上的安排便知——无非就是扫扫落叶,给客人倒茶送水,铺床叠被而已。客人来到这里都是有事相求,通常不会刁难杂役。只有一条,三娘子一拉响大堂里的总铃铛,所有杂役就必须到楼下集合,绝对不准迟慢。

    胡八讲的一点不错,这里当真是个包吃包住的好居所。——如果没有脖颈上这个银铃的话。

    只要身体一动,听见这银铃乱响,沈青青她就心烦意乱。就算负心楼主说她跑不了,她还是想跑。不过走之前,她还有件事放心不下。那就是后院姓萧的人。一定得找个机会,和他会上一会。若他就是空心岛的儿子,能在这儿把亲事给退掉是最好不过。

    管杂役房的丫鬟交代完事情就走了。沈青青往大堂里一看,三娘子正低着头,在柜台上懒洋洋地拨着算盘。

    机会来了!

    她悄悄往后院的方向溜去,谁知这时楼梯上登登登走下来一个年纪和自己相仿的女子,满头的珍珠翡翠边走边摇,煌煌满眼,刚到楼下就一手叉腰,叽叽喳喳道:

    “你们这是什么破酒楼啊!这都快晚上了,连个铺床的都不来!没人铺床我还住什么酒楼?自己买房子住算了!”

    离柜台最近座位上坐着的客人皱皱眉,和邻桌客人低声道:

    “这女人外省来的?负心楼本就不是用来住的客店,退房的时候有她哭的。”

    “嗳,兄台你有所不知,她第一天就付清了十天的房钱。”

    “……十天?!”

    “对啊,就是二楼的那个人嘛……负心楼里就只有这两个人住店。”

    “嘁,看着挺漂亮,原来是臭肥老奴的金丝雀儿。”

    其实,不仅这两个客人,周围人也认出了这女子就是出手最阔绰的那个,一时间议论四起。任他们议论,三娘子只是低头拨着算盘。等到议论声嗡嗡嗡像无数苍蝇乱飞,那个阔绰的女子终于忍不住要捂自己的耳朵,三娘子才停下了拨算盘的手,抬起头,微微一笑: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凤先生的家眷。你们两个在房里紧闭着门,我们怎好进去铺床叠被,打断你们的好事?”

    此言一出,顿时满堂哄笑。女子红着脸跺脚道:“你们欺负人!”转身就往楼上跑去,走得急了,头上的一颗大珍珠落了下来,滴溜溜滚下楼梯。有几个客人瞧见了,立刻去捡,她却害羞,不敢去要,继续快步继续上楼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楼梯尽头。

    沈青青瞧得精彩,忽然听到三娘子冷冷的声音:“你去给她叠被。我有事要出门一趟。”

    苦也。沈青青想。看来后院那个姓萧的人只能晚点再去瞧了。

    楼下的那群客人,正为那颗珍珠的归属权闹得不可开交。

    沈青青向月奴问清客人寝具存放的所在,跑去拿了衾被枕头,抱在怀里。刚走到那间客房门口,还没推开门,就听见里面有人在哭。

    “他们都欺负我……呜……你武功那么好,怎么不帮我打他们!”

    这当然是之前那女子的声音。

    “要讲江湖规矩。”

    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淡得听不出感情来。

    “规矩规矩,哪里那么多规矩!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连这点义气都不能讲吗?”

    听见那女子说“朋友”,沈青青心中一奇:这唯一一对房客,住在同一间房里,竟然不是夫妻,想必有什么隐情。此时若是换做别人,恐怕会留在这里偷听个仔细。沈青青却没这个心思。她得赶快把活做完。现在三娘子正好不在楼中,这次不趁机去后院查探,下次不知要等到何时。想到这里,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寝具就直接推开了房门。

    房间里面,先前那妙龄女子正垂头坐在床边上。她脸上还带着泪痕,眼睛周围染上了桃红色,娇艳自不必说。见有人突然进来,顿时一惊,待看清进来的只是个穿粗衣的女杂役,立刻镇定下来。

    “真没规矩,怎么也不敲下门。”那年轻女子嗔道。说完,用一双眼睛含情望着旁边。

    沈青青这才注意到,屋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看清那人的样子,沈青青也不禁一惊。

    因为那是个美得惊人的男子。

    明明是个男子,却披了一袭猩猩红大氅,洒落秀美,简直让人怀疑是个唱旦本的戏子,可是戏子又没有这样矜贵的气质。

    他一直站在那女子的旁边,散散淡淡,什么话都不曾说。忽然抬起一只手,离那女子的肩头很近,像是要轻轻安慰地拍两下,却又好似心有顾虑,始终没有拍下去。若不是因为眼中一瞬间闪过的烦恼,静得简直就像是窗边挂的一幅画,以至于沈青青进门的时候竟然没注意到他在那儿。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预付了十天一万两银子的大财主,“凤先生”?

    沈青青觉得有点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她没见过凤先生。楼下那群客人虽然常骂凤先生是“臭肥老奴”,但是凤先生从不下楼,所以他们也没有见过他,只是知道大约有这么个人的存在。若是楼下那群酒客们看见他是这样一副尊容,只怕要惊掉下巴。

    不过沈青青想,这个人再好看,也比不过吴叔叔。至少吴叔叔身边的女人总是笑着。吴香客总说多亏有他在青青身边,青青才没被这世上的美男子早早骗去了芳心,如今看来这话大概确实不错。再好看、再有钱的男人,惹女人哭,那就绝不是好东西。

    沈青青正想入非非,那凤先生已瞧见沈青青手中抱着寝具,明白了她的来意,就移步挪了个位置,把床前的地方让开来,还招招手让那女子到他的身边来,方便沈青青干活。

    女子便按凤先生说的做了,又撒娇似地去拉凤先生的袖子,凤先生像是有点无奈,轻轻握住了她的手,让她别再乱动。那女子见自己的手被他握住了,顿时嘴角一翘,勾起了一个笑容,接着却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回过头没好气地冲沈青青道:“你刚才为什么不敲门?不知道里面有人吗!”

    沈青青连忙道了歉,接着就低头铺起床来。她手脚本来就麻利,两下便解决了,收拾好东西,就要离开。

    凤先生见了,轻轻拨开了女伴紧握的手,淡淡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