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沈青青退婚记最新章节!

    这一位美人,就是吴香客。

    吴香客他大概是个男人。只是大概。一个月里他总有那么十五天要穿上女子衣服,从声音到气质活脱脱就是个女人。简直让人疑心他本来就是女人。

    而他穿上男装的时候,又是个地道的美男子,还爱处处借景生情。多情的少女只消看一眼,就再也忘不掉他。

    这样高明的易容术,堪称江湖间一朵奇葩。若不是预先知道,谁都看不出这两人乃是同一个人。也许吴香客这副皮囊里本来就住着性别不同的两个人。

    非但如此,他那两张脸皮过一阵就要换一换。因为他的嘴太贱,欠下的风流债太多。好在他易容术精妙卓绝,很少惹出麻烦来。

    沈青青眨眨眼睛。

    “吴姑姑好。”她说。

    “这就对了。”吴香客脸上立刻恢复了那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又向鬼面郎回眸一笑,道:“郎君,你看,你输了。”

    沈青青这才知道吴香客又和鬼面郎打了赌。

    鬼面郎,名如其人,其丑无比。吴香客总是亲昵的叫他郎君。

    鬼面郎人长得凶,性格却比吴香客好了百倍。

    他们两个总是打赌。往往是吴香客有了个点子,来占鬼面郎的便宜。且每次都能占到。

    鬼面郎却从不生气。

    非但如此。吴香客取笑他的长相,他也从不生气。

    邻家孩子到老君观里乱涂乱画,被鬼面郎友善的表情吓哭,小孩的母亲闻讯赶到,骂鬼面郎长得是“黑铁麻踏,黄卜亮姜,猢狲面孔”,鬼面郎也没生气。更没拿背后的铜琵琶打破那妇人的脑袋。

    准确的说,沈青青从未见过他生气的样子。一个人不生气,很难。一个人长得奇丑无比,还从不生气,简直难于登天。

    所以沈青青觉得,鬼面郎是老君观里最深不可测的一个。

    所以这一次鬼面郎和吴香客打赌,肯定又要吃亏。

    程玉京看不下去了:

    “姓吴的,你又耍赖。你和鬼面郎赌的是青青今天见了你一定叫你姑姑,可是她一开始分明说的是吴叔叔,是你输了。”

    吴香客笑道:“仙姑生气啦?那我就和你也打个赌,赌鬼面郎一定输得心甘情愿,绝不反悔。怎么样?”

    程玉京没说话,手里绿竹柄的拂尘却喀拉一响——裂了。

    程玉京要发怒了,这可不妙。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鬼面郎适时道:“仙姑,你千万不要和他赌。”说着从荷包里拿出一只胭脂盒子,交到了吴香客手里。吴香客得了这胭脂,欢天喜地的回屋中换衣服去了。鬼面郎笑着摇了摇头,一对形状特异的招风耳晃啊晃,看上去更丑了。

    这就是丐帮苏州分舵的日常小景。峨嵋三剑说得对,这丐帮,早已不复当年查老帮主统治下的那个丐帮。但帮里的英雄们依然过得很自在,很快活。

    等吴香客再从房里出来,就又变成了“吴叔叔”,手里的羽毛扇变成一把洒金的纸扇。

    他见院子里沈青青已经不知去向,只有鬼面郎和程玉京还站在那儿,两个人脸色阴沉。道姑抬头看见他,一甩拂尘不加理睬。鬼面郎回头对他招了招手:

    “你过来。”

    “道姑还在生气?”吴香客一开口已换回了男子声。

    程玉京冷冷道:“这里方才有人打斗过。”

    吴香客听他这么说,就循着他的目光看向地面。果然地上的杂草被踏得十分凌乱。

    程玉京指着地上的足迹,道:“这里有三个人,另一方只有一个人。三个打一个。”

    吴香客道:“三个人的那方输了,逃走了。这一个人走回了观里。”

    程玉京道:“三个人里两个带了剑,从走势来看,是峨嵋派的剑法。”

    吴香客道:“那一个用的是细长的东西。细长的……咦?”

    他用余光瞟了一眼墙边立的晾衣竿,心中猛然一惊:若是沈青青只用一根晾衣杆就打跑了两个手拿利刃的人,那已是绝不能放任不管的程度了。

    程玉京道:“我们三人曾经约定过,绝不可以教沈青青武功。”

    吴香客道:“没错。她若是懂了武功,免不了就要知道十八年前那起灭门血案,接着就是报仇。”

    鬼面郎道:“当年我们三个说过要护她远离江湖,一辈子平安快乐。为沈家报仇的事,就由我们三个悄悄地做。”

    程玉京道:“你们都没忘记,很好。”

    这时,吴香客忽然道:“可是,就算她懂了武功,只要我们不告诉她,她怎会知道她沈家是被灭门的?”

    他话音刚落,程玉京就睁圆了眼睛瞪着他,身后层层杀气翻涌。

    吴香客赶紧赔笑:“姑姑,我错了。——是该问问,她的武功到底是谁教的。”

    三个人商量片刻,决定派程玉京做代表。

    程玉京的武功没什么特色,脾气却有点暴躁,作风还很死板。但沈青青不知为什么,就只听她一个人的话。也许因为程玉京和她一样都是女人吧。

    江湖之大,只有两个帮,一个男人帮,一个女人帮。

    程玉京走进沈青青的屋中,见她正坐在蒲团上看《南华经》,于是便走到她身边的蒲团上,握住了沈青青准备翻书的手,柔声道:“青青。”

    沈青青抬眼道:“程姑姑,你的手好冷。”

    说罢,她回过头,见鬼面郎和吴香客两人都站在门口,表情关切地看着她们二人交谈。

    程玉京道:“青青,你告诉姑姑——你的武功到底是哪里来的?”

    沈青青回过头,见鬼面郎和吴香客两人的表情更加关切了。于是她冲程玉京眨眨眼睛:“姑姑说这个啊,是吴香客和鬼面郎教的。”

    三人错愕。

    程玉京严肃了:“青青,不要说谎。你说谎时会眨眼睛的。”

    沈青青闻言,又眨眨眼睛,道:“程姑姑是美人,你看,我这句说谎了么?”

    程玉京叹了口气,松开了沈青青的手,转身质问另外两人:

    “你们两个都听见了。到底是谁教了她武功?”

    鬼面郎一向老实,点头承认道:“我教过她一点防身的拳掌,都是入门功夫,算不得什么本事。”

    吴香客用扇子搔了搔头,道:“我是教过她一点轻功,方便落跑,没想到她学得那样快。轻功也算武功么?”

    道姑的神色变了。

    她说:“你们两个疯了吗?!一个轻功第一,一个膂力无双,都说自己的功夫不算本事——那峨嵋三剑算什么?!”

    吴香客摊手道:“鬼面郎,你听这个疯姑子说什么,居然说我们是天下第一。真好笑啊,哈哈哈哈。”

    鬼面郎没搭他的腔,转而问程玉京:“程仙姑,你说这峨嵋三剑武功稀松平常,为何会来咱们这里挑衅?”

    沈青青方才一直听他们争吵,插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