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空间灵泉之幸福田园记最新章节!

呼地往屋里刮,如果不关窗,那房间就要水漫金山了。

    沈雪芳应了声就上楼,身后沈妈妈还不忘嘱咐她:“别忘了去小陆房里看看。”

    一个小时前,陆越泽说有工作要处理就回屋了。沈雪芳将二楼所有窗户都关上后,这才鼓起勇气去敲陆越泽的房门。

    “进来。”

    得到应许,沈雪芳打开房门,就看见陆越泽坐在书桌前,电脑开着在视频。沈雪芳现在的视力很好,抬眼就看清楚看到视频那端是一个坐在豪华老板桌后的年轻男人。

    看到是沈雪芳,陆越泽对视频那边的人说了声:“等我一下。”

    意识到陆越泽可能是在办公,沈雪芳连忙道歉:“你在忙吗?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陆越泽温和的笑着朝她摇摇头:“没关系。”

    怕妨碍到陆越泽办公,沈雪芳赶紧说了来意:“陆先生,要下大雨了,我帮你把窗户关上。”

    “好的,麻烦你了。”

    一关上窗户,沈雪芳就立即离开了。她一离开,视频那端的男人脸上严肃的表情瞬间崩塌,并且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这就是小二说的沈姐姐?看样子你还没追到手吧?这效率可有点慢,有负你陆大少的美名哦~”

    男人长得和陆越泽有五分相似,也是一个非常俊美好看的男人。只是不同于陆越泽的温和优雅,对方笑的时候带着一丝的痞气和狡诈。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陆越泽无奈。在外人眼中陆宇生是个手段狠厉、冷酷无情的陆二爷,但只有熟人知道他那全是装的,真正的陆宇生就是个性格恶劣的大尾巴狼,最喜欢把人耍的团团转,然后兴致勃勃的在一旁欣赏对方的丑态。

    “这怎么是八卦呢?我身为长辈,这不是关心晚辈的人生大事么?”陆宇生表情正经,煞有其事的对陆越泽说教。

    “免了,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对你自己的人生大事多关心关心。前天我还接到小婶的电话叫我帮忙物色女孩子。我仔细想想,还真有几个不错的人选,要不要我也热心的向小婶推荐推荐?”

    陆宇生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小越,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设计我,我就把你抓回来管理公司!”

    陆越泽轻笑,似乎没把他的威胁放在心上,而是轻飘飘的转移了话题:“我给你寄了两箱西瓜到东郡那边,记得签收。”

    “什么西瓜这么宝贝?还要你大老远寄给我?”

    陆越泽没回答,直接把视频给关了。

    陆宇生,陆越泽二爷爷的独子,比陆越泽大三岁,今年三十二。虽然辈分上两人是叔侄,但相两人的关系却更像兄弟。陆宇生爱好赚钱,而且特别有做生意的天分。

    十八岁他去美国留学,拿着他爹给的第一笔创业基金开了超市。四年后他大学毕业,拥有的资产已经是当初的百倍。毕业后他回国创立了恒拓集团,然后只花了五年的时间就让恒拓成为资产高达百亿美金的跨国际大集团,他陆二爷的名声也在整个京城的商业圈无人不知。

    陆越泽和他从小关系就好,当初创立恒拓,他几乎把所有的积蓄都拿出来给陆宇生,现在他是集团里除了陆宇生外最大的股东。不过除了一开始的那三年,集团刚创立需要他帮助外,陆越泽之后就没有再插手了。他喜欢散漫悠闲的生活,陆宇生也是深知这一点,所以每次都拿要绑他回来做事威胁他。

    沈雪芳下楼没两分钟,暴雨就倾盆砸了下来。雨水真的就是砸下来的,夹杂着大风劈头盖脸的就砸在地上、树上、瓦片上。呼呼的风刮的院中那颗茂盛的桂花树跟着扭动枝条,让人担心那树枝会不会下一秒就被吹断了。桂花树树干粗壮还好一些,院中那些花花草草枝干纤细,好多被雨水砸几下就东倒西歪了。

    雨下的又大又密集,就像是谁忘了关水龙头一样,朝外拼命的喷洒着水流。不大的功夫,雨水汇聚从水管哗哗流下,混合着院中的雨水一起流入水沟。沈雪芳听着噼里啪啦的雨打声,不由担心自家的塑料大棚。

    现在沈家一共建了五个塑料大棚,最早的那个依旧种多肉,后面增加的四个,一个种草莓,其余三个全是养殖蚯蚓用的。虽然中午沈爸爸说今天会下雨把大棚的塑料膜都给盖上了,但沈雪芳还是担心这么大的风会把塑料膜给吹跑了。

    于是和沈妈妈说了声,她就拿了件雨衣披上,戴上斗就笠出去了。雨太大,即使隔着雨衣砸在身上还是生疼,沈雪芳蒙着头小跑出去。幸好大棚离得近,出了后院拐个弯就到了。五个大棚占了两亩地,沈雪芳绕着一个个转一圈就得十来分钟。

    庆幸大棚都完好,雨水也没有渗到里面,沈雪芳松了口气,这才回院子。沈雪芳脚上穿的是沈妈妈的雨鞋,沾了泥土的鞋子很重走路变得吃力,加上雨衣不透风,不大的功夫沈雪芳就累的出了一身汗。

    身上黏黏的不舒服,正想着赶紧回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沈雪芳一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陆越泽也正在看着她,表情似乎有些吃惊。

    沈雪芳脚步一顿,不由低头看了看自己。她脚上穿的红色雨鞋沾满了厚厚的泥土,身上披了一件深蓝色雨衣,雨衣有些旧也不是很干净,衣摆和袖口那里还破了两个洞。她的手因为搬石头压塑料膜也脏了,一道道脏兮兮的泥印,指甲缝也有泥土。虽然看不到自己的脸,但估计也有够狼狈。斗笠下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全是汗,发丝都黏到脸上了。

    再看向一身洁净干爽的陆越泽,沈雪芳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

    陆越泽是个非常爱干净的人,认识这么久,沈雪芳印象中的陆越泽永远都是这样连衣服都不会有一丝褶皱的优雅贵公子模样。他长得好看,气质出众,穿着品味也好,静静站在那就像是一幅出自顶级国画大师笔下的优美水墨画。

    沈雪芳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清楚的认知到她和陆越泽之间存在的天堑到底有多深有多宽。他们两个,根本完完全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恍惚中,沈雪芳看不清楚陆越泽脸上的表情,她朝他的方向笑了笑,然后沉默地走到水龙头边。清水哗啦啦流下,冲刷掉她手上的泥土。视线越来越模糊,心口也酸酸涩涩的很难受。但沈雪芳依旧异常认真的将手洗的干干净净,然后开始同样认真的冲洗雨鞋上的泥土。

    身后,陆越泽一直站在门边注视着她,全程看着她洗了很长时间的手和雨鞋。

    敏锐如他,并没有错过沈雪芳转身时脸上那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陆越泽表情平静,双眼黑沉沉的也看不出任何情绪。

    ************

    雨后空气清晰,气温也跟着下降,清凉的风吹的人很舒服。洗过澡换了干净衣服的沈雪芳坐在院子里,美滋滋的啃着西瓜。

    院子里的植物经过暴雨的冲刷并没有从此萎顿,而是慢慢又挺直了茎叶,甚至比雨前更加的精神漂亮。院子那颗常年不败的月季吸引了几只蝴蝶翩然飞舞在其中,彩色的蝶翼轻轻扇动,轻盈的落在一朵盛开的月季花上。没多久,一只小小的蜜蜂也嗡嗡飞过来,加入了采蜜的行动。

    沈雪芳啃着美味多汁的西瓜,看的津津有味,之前的坏心情似乎已经一扫而光。正惬意的享受着美好时光,林双双从屋里磨磨蹭蹭的走过来,然后期期艾艾的对沈雪芳小声问:“表姑,我听说农家乐那边的小龙虾已经可以吃了?”

    沈雪芳啃西瓜的动作一顿,朝小丫头一斜眼:“听说?你听谁说?”

    林双双在淘宝店上班这么久,早和沈雪芳熟悉了,不过沈雪芳毕竟大她许多又是她长辈,所以还是有些怕她。被她这么轻飘飘一句,心里就有些发虚,于是她决定出卖道友,“听刘大哥说的!”

    就知道是他!

    刘胜天这个吃货成天没事就惦记着她家的这些吃的,来东塘村这三个月整个人都跟着胖了一圈。而且本来农家乐工程半个月前就结束了,剩下的装修根本不需要他监督,可是他不舍得沈家的这些美食,硬是厚着脸皮继续在这大吃大喝。

    刘胜天性格爽朗待人亲切,林双双跟他认识没多久就和他成了朋友。受他影响,现在小丫头也越来越朝吃货发展,经常干这种给刘胜天打前战的事。沈雪芳在心里将刘胜天这种为了吃的忽悠小姑娘的行径狠狠鄙视了一把。继而仔细一想农家乐养的小龙虾,发现还真的可以吃了。

    小龙虾是因为陆世泽提议才另外挖池塘养的,当时为了能赶在农家乐开业的时候就能吃上,沈雪芳特地挑选了个头大的虾苗。当时卖虾苗的老板和沈雪芳说这么大的虾养三个月就可以吃。不过这些小龙虾估计是吃的太好,每天蚯蚓、麦草、米糠伴着喂,现在还不到三个月就长得老大,比市场里卖的个头还大。

    别说,被林双双这么一提及小龙虾,沈雪芳还真有些馋了。于是把手里啃完的西瓜皮一扔,“晚上吃小龙虾!”

    不过吃小龙虾前要先抓,沈雪芳准备按网上教的法子,拿根竹竿绑块肉去钓小龙虾。沈妈妈见她扛着竹竿拎着小桶,领着林双双雄赳赳的出门,不由摇头无奈,“也不知道这性子随了谁,这么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成天咋咋呼呼。”

    沈雪芳开着自家的电动小三轮带着林双双到农家乐的时候,刘胜天已经蹲在池塘边拎着细竹竿钓了小半桶了。林双双看着桶里挥舞着钳子不停往上爬的凶猛小龙虾不由双眼放光:“刘大哥,你钓了好多!”

    刘胜天腆着脸对沈雪芳嘿嘿傻笑。沈雪芳没理他,自己拿了竹竿选了个位置也开始钓。这还是她第一次钓小龙虾,不过这不难,试了几次之后渐渐找到诀窍,不大的功夫也成功钓到第一只。而林双双缠着刘胜天教了一会儿后,没多久也学会了。

    可能是第一次钓小龙虾,池塘里的小龙虾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只要绑在鱼线上的食物靠近立马就挥舞着钳子夹住死死不放,非常好钓。所以小半个小时后,沈雪芳也钓了一二十只。加上刘胜天和林双双桶里的估计有四五斤了,于是沈雪芳连忙喊停。

    收了竹竿后,刘胜天讨好的帮忙又是提桶又是拎竹竿,“我来我来,怎么能让两位美女干体力活呢?”

    沈雪芳没理他的耍宝,拿着钥匙开车去了。

    沈雪芳将带回来的小龙虾上称称了称,除去桶的重量竟然有六斤。这么多小龙虾倒也不怕吃不完,有刘胜天这个吃货,再叫上张师傅师徒俩,铁定吃得完。

    外面买的小龙虾怕不干净,自家养的就没有这个担心了。小龙虾过完称,沈雪芳就直接给倒水盆里了,先用清水冲洗两遍,然后放干净的水里养半小时就可以了。只是清洗容易,要收拾小龙虾却有些麻烦。这些小龙虾一只只精神头十足,爬动的速度快、两只钳子也非常有力,一不小心要是夹住了手那得掉块肉。

    沈雪芳小心翼翼的抓着小龙虾两只钳子,用剪刀剪掉头壳,去虾肠虾线。不过尽管沈雪芳已经很注意了,但最后手指还是被夹了一下。伴随着刺痛,手指很快就见血了。沈妈妈见状,连忙叫她让开:“你去炒菜,这个放着我来吧。”

    小龙虾在宁河县平常的百姓家里头很少见,沈妈妈也是第一次处理这东西,不过学着沈雪芳弄了几只就熟练了。沈雪芳见她一手戴着橡胶手套一手拿着剪刀,动作十分麻利。沉默了片刻,她果断起身回厨房。不过刚进客厅就看见陆越泽拿着医药箱对她说:“你的手流血了,还是处理下吧。”

    对上他那双好看的眼,沈雪芳真说不出拒绝的话。而且刚才那一下夹的可不轻,血还没止住呢。于是她只好乖乖地走过去,低声道谢:“谢谢……”

    沈雪芳本来想随便拿块创可贴给手指贴上就可以了,但是她的手刚伸出去,陆越泽就已经自行打开医药箱从里面拿出棉签和酒精。见他的架势完全是要亲自动手的意思,沈雪芳不由头皮发麻。

    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僵硬,陆越泽的态度温和自然,“坐下吧,我先帮你消毒。”

    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沈雪芳沉默了片刻只能乖乖坐下。陆越泽用沾了酒精的棉签给她手指上的伤口消毒,动作轻柔,表情认真。这个场面实在太像偶像剧里的剧情,沈雪芳实在无法平静下心情。

    此刻两人离的很近,近到沈雪芳根本无法忽视陆越泽的存在。视线不受控制的往他身上飘,情不自禁的被他吸引。光洁白皙的皮肤,完美的五官和脸部线条,就连那浓密的睫毛都让身为女生的自己为之嫉妒。看着眼前这个仿佛全身散发着柔和光芒的男人,沈雪芳承认她此时的感觉是狗血玛丽苏了点,但是她真的觉得,这个样子的陆越泽实在让人无法让人不动心。

    “好了。”

    因为陆越泽温和好听的声音,沈雪芳回过神,低头看到自己手指已经贴上了创可贴。这个男人无论做什么事好像都比其他人要优秀,就连简单的贴个创可贴也能贴的这么服帖好看,不像她每次贴手指的时候都会翘起来一角,还经常贴歪。

    沉默片刻,沈雪芳猛然起身,低声道了谢,也不等陆越泽回应就立即跑进了厨房。

    ……

    晚上,沈雪芳露了一手,做了一大盆麻辣小龙虾。先不说她煮的味道正不正宗,但不可否认是非常美味。

    小龙虾配啤酒,夏天喝冰啤酒是享受,就连林双双手上也拿了一罐。有酒有美食,饭桌上的气氛定然热闹。只是酒足饭饱之后,陆越泽忽然和沈雪芳他们说他明天有事要离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