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快穿之小攻不是一条狗最新章节!

    “你赢了。”眼见符锦已率先一步到达终点,颜砚干脆利落的认输。

    “承让。”符锦难得笑了起来。

    “说吧,要让我做什么事?”颜砚抛下马鞭,站在湖边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夕阳的余晖照过他的身体,在地面上留下一道优雅的剪影。

    符锦有一瞬间的晃神,他摇头道:“不用。”

    “真的不用?”颜砚眨眨眼,凑近他道,“暂时想不到可以留着,反正我也不会赖账。”前提是,他还在这个世界。

    由于刚刚运动过,符锦的脸颊变得红润起来,额头上微微起了汗渍,由于他的靠近,黝黑的眸子如同湖水般,荡起层层的涟漪。

    颜砚不觉瞧得愣神,停下了动作。

    对方纯男性的气息带着些许的汗味扑面而来,那双向来有些漫不经心的眼睛,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他。符锦没由来的心里一慌,偏过头侧开了对方的视线。

    晚风夹杂着湿气,从百子湖面徐徐的吹过来,太阳的余晖渐渐散尽,完全沉入西山之下。天黑了。

    “回去?”长久的沉默后,颜砚突然出声道。符锦自然没有异议,于是两人骑上马,往城内走去。

    临近城门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身后传来,一个满脸尘土的士兵,一手高举着令牌,一边疾呼:“速速开门,边关告急!”

    战争,爆发了。

    宁王和廉王二人踏进侯府的时候,之岚正在安排下人收拾行李。他拉住忙得团团转的之岚问:“你们将军呢?”

    “书房里!”之岚从百忙中抬起头,瞅了他一眼,一边指挥着一个下人将大衣放进箱子里,一边道。

    明亮的书房里,巨大的大雍疆域图悬挂于墙上,上面用极细的笔,勾勒出边疆一带的山川河流,一人站立于地图前,手里拿着一只朱笔,将其中的几处地方特别圈了起来。

    颜砚端坐于书桌前,手里拿着一份信,正在细细研读。他看见两人进来,没有起身,对二人随意点了点头:“宁王,廉王。”

    二人见他神色平静,毫无大敌压迫的紧迫感,于是受他感染,进门前的紧张缓解了几分。

    “边关告急,蒙古人打过来了!”宁王开门见山道,“贺将军可有什么退敌对策?”

    颜砚伸出手指,对着宁王晃了晃:“稍安勿躁。”说话间,他将信的最后一部分看完,然后递给站在地图前,背对着三人的人:“你怎么看?”

    那人听见颜砚的问话,转过身来,眼神黝黑、眉目疏朗,正是符锦。

    “诱之以利、远交近攻、釜底抽薪、各个击破。”符锦不紧不慢地吐出几个词。

    颜砚眼睛一亮,击掌道:“正合我意!”

    独留宁廉二王面面相觑,满头雾水道:“什么意思?”

    符锦往左走了一步,将墙上的地图露了出来。颜砚站起身,用食指指着地图上被符锦圈起来的一处,道:“看这里。”

    宁廉二王忙凑上前,看去。

    “这儿是大雍边境最大的草原——蒙科尔草原,是蒙古人的大本营。这里的大部分地区的土壤适合牧草生长,而且地势开阔,有利于行动敏捷的骑兵的训练。因此蒙古人的骑兵非常厉害。但大雍却没有这种先天优势,再加上重视不够,在骑兵这一块,是远远不及蒙古人的。”颜砚指着圆圈中的一大片片空白道,“而这里,”他指尖一转,指向离这里不远的另一个红圈:“是大漠与草原的边缘地带,居住着一群鞑靼人。由于生存的环境恶劣,鞑靼人几乎全民尚武,天性凶残而好斗。”

    “再看这里,”他指尖划过地图上一条狭长的地带,“这是达瓦江,顺着达瓦江往上,是蒙古人的地方,往下,则是鞑靼人的地方。沿着达瓦江这一带,水土肥沃,十分适合于放牧。为了争夺地盘,两族人常常发生冲突。”

    “贺将军的意思是,与鞑靼人结盟,一同对付蒙古人?”廉王想了想道,“但如果‘前驱狼后进虎’将蒙古人赶走了,鞑靼人不走了怎么办?”

    颜砚肯定道:“蒙古军撤退后,鞑靼人一定会跟着撤退。”

    “为何?”宁王插嘴道。

    “因为到时正值三四月份,是草原上最适合放牧的时候。鞑靼的现任可汗,守成有余,进取不足,且目光短浅、唯利是图。为己为利,鞑靼人绝不会将达瓦江拱手送于蒙古人。”符锦缓缓道。

    “不错。”颜砚点头,他又指了指桌子上的信,接着道:“而蒙古人之所以选择临近年关的时候攻打大雍,除了为获得过冬的物资粮食外。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老可汗死了。”

    他的嘴角挂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但死之前,却没有留下任何的遗书,确定下任继承人,导致蒙古的三个王子为汗位争斗不停,直到三天前,从暂时达成约定,当着王族众人的面,定下起誓,谁先攻入大雍,谁就是下任继承人。”

    “那釜底抽薪又作何解释?”廉王问道。

    颜砚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除了三个成年的王子之外,蒙古还有一个小王子。据说是老可汗生前一个十分宠爱的妃子生的,这位妃子生下儿子后就难产去世了。老可汗因爱生恨,对这位害死生母的小王子不理不睬。但掌握着蒙古三分之一兵权的左贤王,却似乎十分喜爱这位小王子。”

    “你是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正是如此,”颜砚道,“那位左贤王曾让人给黄怀士带了封信,委婉的表示,如果大雍能够帮助小王子夺得汗位,他愿意代替新可汗,接受大雍的册封。”

    沿着街道往西走,穿过两条街,再经过两条巷子,就到了位于京城西南角的鼎元山。被用来幽禁宗室罪人的元安宫,就处于鼎元山上。

    此时边关告急,京城里的百姓顿时变得惶惶不可终日起来,年关的喜悦被战争冲淡,家家户户紧闭房门,足不出户。

    因此一路行来,颜砚几乎连一个人也没见着。

    人烟稀少的鼎元山,在这深冬时节,显得格外冷清。一眼望去,黑乎乎的岩石□□在地表之外,山上树木稀少,草色枯黄,连山间小道,也因为缺少人烟,变得模糊不清。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