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快穿之小攻不是一条狗最新章节!

    东街,定沙巷

    傍晚时分,天气阴沉,长街两边的店铺,半掩半合。漫长的深巷,只余几个零星的行人,来往之间,神色匆忙。

    天气越发冷了,冷风吹得雪花四散,落在肌肤上,就是一阵彻骨的凉意。颜砚裹紧了身上的大裘,半张脸隐在风帽里,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朝定沙巷尽头走去。

    定沙巷的尽头,是一座外表古朴的院子,大门两侧摆着两只神气活现的石狮子,正中挂着朱红色的牌匾,上书两字:符府。

    颜砚要找的,就是这家主人,前大理寺少卿,现大理寺卿,符锦。

    符锦是昌乐二十四年一甲的三名,俗称探花郎。有传言说,当年符锦殿试的成绩,其实不输于后来的甲等头名。只因长了一副好相貌,不当探花郎,实属可惜。是以,成了甲等第三名。

    当然,这样的话不过是街坊的笑言,不可当真。但符锦此人,确确实实是个风流人物。

    入仕前,花街柳巷,醉倚红阁,堪称闺阁春梦人。入仕后,朝廷之上,铁嘴利牙,断案如神,朝廷上下纷纷侧目。

    这样的人,跟贺之靖可以算是一南一北两个极端。但他们两个,却成了知交。

    颜砚握紧大门上的门环,敲了两下。

    吱呀一声,大门从里面打开,一个小厮冒出头来,狐疑的看着颜砚:“请问您是?”

    颜砚道:“麻烦禀报一下你家大人,贺之靖来访。”

    小厮道:“你等着。”缩回头,将门插好。

    颜砚心里疑惑:大白天的关什么门?实在不像是符锦一向的作风。

    没过多久,小厮从门里探出头,道:“管家说了,我家大人有命,谁也不见!”咚一声,将颜砚关在门外。

    颜砚额角一抽:符锦这肆又在搞什么玩意?正在这时,一连串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颜砚转过身,对上一顶蓝色的四人官桥。轿身倾斜,一个身穿朱褐色官服的男人从轿子里钻出。

    两人打了个照面,皆是一愣。这人不是符锦,却是谁?

    颜砚将头上的风帽揭下,走下台阶,朝符锦走去。

    符锦接过小厮手中的竹伞,望着眼前‘熟悉’的男人,站在原地微微皱眉。

    “符锦?”

    “贺之靖?”

    两人同时出声,又同时点头。

    符锦说:“你来何事?”

    颜砚看着对方眼里显而易见的疏离,心里的不适感越来越重:这人当真是贺之靖认识的那个,风流倜傥的大理少卿符锦?

    符锦不等他回答,撑着伞,与颜砚擦身而过:“无论你所来何事,符锦欠你的情,已还清,你以后不必再来。”脚步不停,走进不知何时大开的府门,吩咐站在一旁的刘管家:“关门。”

    刘管家为难的看了看站在原地的颜砚:“这......贺将军......”他可记得,自家的大人原来跟贺之靖的关系十分要好,当年贺之靖入狱,符锦为了替他向皇帝求情,生生挨了一百大板,差点一命呜呼。怎么这一病醒了,性子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连以前的至交好友都不认了。

    “刘伯,关门。”符锦又说了一遍,语气不容违逆。

    刘伯叹了口气,远远地看了颜砚一眼,让小厮把门插上。

    直到大门关上,颜砚才反应过来,他望着红漆木门,慢慢皱了下眉头:看来事情出了点偏差。要不是刚才的男人,样貌跟以前相比,几乎没有丝毫变化,他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人的说话语气,总让他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不是根源于贺之靖的记忆,是属于他颜砚的记忆。

    颜砚神色微敛,难道这个‘符锦’跟他一样,也是借着‘贺之靖’的‘复活’的未来人?他被自己的想法一惊,随即又把这个想法抛开,不说‘虫洞眼镜’是一种尚且处于研发的新产品,就算研发成功,也是隶属于帝国国防部军事机密,普通人根本无法接触到。

    看来,只有晚上入符府一探了。颜砚望着渐渐暗下去的天色,心道。

    符府,书房

    符锦穿着一身墨青色的家常锦袍,坐在红木书桌前,手拿朱笔,勾划着桌面上厚厚的一沓名单。橘黄色的宫灯下,他眉目疏朗,神情专注。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符锦阁下朱笔,揉了揉眼角,开口道:“进来。”

    刘伯捧着一叠纸走至符锦跟前:“大人,这是今年小厮从外面收集来的消息。”

    符锦颌首:“放桌面上吧。”

    刘伯放好东西,望着符锦疲倦的神色,欲言又止。

    符锦刚拿起之前搁下的朱笔,打算继续之前的工作,感觉到刘伯的目光,抬起头道:“有事?”

    刘伯道:“老奴实在是不明白,大人你每日让小厮们出去收集最近京城里的青年死者名单,又不分昼夜,幸幸苦苦的查看,到底是为了什么?”

    符锦神色平静:“找一个人。”

    “找一个死人?”

    “不,一个死而复生的人。”

    刘伯:“......”一脸恍惚的朝门口走去,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明天是不是该去请个法术高强的道士来家里捉妖。

    “刘伯。”身后传来了符锦的声音。

    刘伯犹在梦中般转过身。

    符锦道:“明日,你去翠倚楼探听下消息。”

    刘伯腿一软,差点跪坐在地上,一手扶着门框,艰难道:“大......大人......”

    “天下间,除了酒楼,就数妓|院一类的地方,消息最为流通。”符锦仿佛没有看见刘伯的表情般,继续吩咐道,“你明天除了打探最近那家有死人外,顺便打探一下,最近一个多月内,京城里是否有重病在床,却突然痊愈的人。”

    刘伯泪流满面:大人,你究竟知不知道翠倚楼是什么地方?那不是一家普通的妓院,是一家南风倌,好不好?你竟然让我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去逛南风馆?还有,重病在床,却突然痊愈的人,大人你确定不是在说你自己?

    符锦不解的望向刘伯堪称扭曲的表情:“钱不够了?我待会让人给刘婶儿送去。”

    刘伯悲愤的拒绝道:“不用了。”扶着门框,哆嗦着走出房间。

    他的一生清名,难道就要丢在南风馆吗?

    符锦目送着刘伯神色恍惚的走出房间,还不忘关好门,嘴角杨了下,却又很快沉下来:“阁下深夜造访,有何要事?”

    纱窗被轻轻推开,月光从雪地里倾斜了进来。颜砚一手按在窗沿,轻巧的从窗户翻身进来。

    书房里熏香飘散,暖意融融,他大裘上的积雪,很快化成水,滴落在地上。

    “是你。”符锦皱眉看他。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