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快穿之小攻不是一条狗最新章节!

    柳长宁一直很奇怪,风吟雅此人,既不风流卓绝,也曾不吟诗作对,更别说温文尔雅了,明明是个武夫,怎么单单取了个如此雅致的名字。

    当他把疑惑告诉对方时,那人沉默再沉默,良久,才道:“......风司秀认为,他应该有个跟他一样风雅的儿子。”

    但显然,前教主风司秀的愿望落空了,风吟雅除了武学,对其它的全部一窍不通。

    作为御剑山庄暗定的继承人,柳长宁从小被严格要求,天未亮便早早爬起来起床练刀,严寒酷暑,从未中断。

    他从五岁起,就抱着一把比他自己还高、样式古怪的刀习武。从来没有人问过他究竟喜不喜欢刀法,在所有人眼里,他是御剑山庄的继承人,总有一天会继承御剑山庄,无论他喜不喜欢,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直到十三岁那年,一切发生了改变。

    那年,母亲重病,父亲费尽心思请来了神医‘洛百草’给母亲治病。母亲的病很快便好了,父亲询问诊金时,‘洛百草’指着他,说:“我不要诊金,我要儿子当我的弟子。”

    神医谷的时光平静又充实,相比武学,他显然在医术上拥有更好的天赋。

    闲暇时,他曾问过洛百草为何要提出这么一个条件,洛百草摸着胡须,撇嘴:“当然不可能是看出你有多少天赋。”

    洛百草身死那一年,柳长宁才知道,他收他为徒,不过是因为他抱刀低头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人。

    一个洛百草终其一生,都可望不可即的人。

    将洛百草入葬后,他独自一个人回御剑山庄。到了家,才知道父亲已然重病,为了寻找一味给父亲治病的药草,他决定入蜀。

    古语有言‘蜀道难行’,柳长宁在大山深处徘徊了几天,仍旧没找到那味药草。他入蜀的第五天,于溪涧旁发现了昏迷的风吟雅。出于大夫的本能,他将风吟雅带回他暂时栖身的草庐。

    在之后很多年的时间里,柳长宁设想过,如果当时他不曾救风吟雅,大概他们之间便不会有那么多的爱恨纠葛。

    每每想到,闻名江湖的风吟雅可能就死在了无人知晓的山沟里,柳长宁都忍不住轻轻弯起嘴角。

    那时,风吟雅已经逝世二十三年零六个月十三天。

    阳光很好,他一个坐在蜀川谷底的树下,嗅着山茶花的香气,一如那年,他回眸时,看见了风吟雅嘴角的浅笑。

    天依旧清,树照旧绿,只是没了那个人而已。

    那人狂傲又冷淡,他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费尽心思给一个不懂礼貌的人解毒。

    那人一开始只会‘喂喂’的叫他,连他的名字都吝啬于喊一声。给他换药,他也不说谢谢,还喜欢指使他做这做那。

    只是后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人偶尔会对他露出浅浅的笑容;会在他浇花的时候,坐在树下等他;会在他换药时,用那双明明什么都看不清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相识的一个月后,那人告诉他,他是天狱教教主风吟雅。

    他常年呆在神医谷,对江湖上的门派并没有多么清晰的认识。所以于他来讲,他救下的那个人,叫‘风吟雅’还是叫‘雨吟雅’,是没有多大分别的。

    他告诉风吟雅,他叫杨安。杨柳一家,长宁为安,杨安,是洛百草给他起的字。

    信鸽来得那天,风吟雅问他是不是要离开,他点头。风吟雅没说什么,只是把身上的圣令教给柳长宁,让他来日上天狱教找他。

    那一夜,屋外,月隐星显,蜀川谷底,一如既往的静谧。屋内,一灯如豆,红浪翻滚。

    这是此生,他二人唯一一次靠得那般近,近的呼吸相触,没有任何距离。

    他不吃不喝三天,快马加鞭赶回御剑山庄,希望能救回父亲一命,却还是晚了。

    父亲拉着他的手,迟迟不肯咽气,他望着父亲痛苦的神情,将下唇咬得鲜血淋漓,却终究,只能点头。

    自从,他再不能是蜀川谷底的杨安,他是御剑山庄的少庄主——柳长宁。

    当夜,他服下了‘绝情断爱丹’。只因他知道,若是能绝情断爱,他就不会对风吟雅心软了。

    洛百草痴恋一生,用半生的时间炼出了一颗丹药,取名‘绝情断爱丹’,希望借此断绝痴恋。可惜直到临死,他都没能下定决心,服用这颗丹药。在他死后,丹药便落入了他唯一的弟子,柳长宁手中。

    一切顺利的不可思议,他拿着圣令连同欧阳羽等人攻入天狱教,这才知道,风吟雅一个多月前便闭关了。

    当初风吟雅以为他不会武功,特意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送给他,并在上面刻了一个‘安’字。

    他将那把匕首插|入风吟雅腹部时,眼底没有半分情绪波动,他望着风吟雅由错愕,变为不可置信,最后回归平静的脸,心想,绝情断爱丹当真有用,他竟然不会感到心痛,他竟然,不会心痛。

    他对着风吟雅一字一句道:“血债血偿。”然后他眼睁睁的看着,风吟雅的身体,犹如一只断翅的白鹤,跌入忘情谷底。

    就这样吧,就让风吟雅以为,他自始至终,都是在骗他。

    只是为什么,他的脸颊是湿的。

    他抬起头,数不清的雪花从空荡荡天幕落下,落在他的睫毛上,他眨了下眼,那雪花便化成了水,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地上。

    是了,他服用了绝情断爱丹,又怎么会感到伤心?

    那一日,塞外下了一场百年难遇的大雪。他踏着满地的雪,一步一步走下忘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