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快穿之小攻不是一条狗最新章节!

    “国主,这药的药性十分霸道,服下之后,三年可成一流高手,五年可成一代宗师,但弊端也十分明显。服用之人,身体会变得越来越虚弱,初期只是经常失眠,中期开始咳血,到第三次咳血时,开始逐渐丧失五感,当五感丧失之时,便是命落黄泉之时。”国师将丹药递给齐子籍,缓缓道。

    齐子籍将丹药丢进嘴里,笑出八颗白牙:“这样的神丹妙药,怎么才献上来。”

    国师无奈地摇摇头:“陛下...齐王殿下临走时,特意交代我,不能将此药献于国主。”

    齐子籍拍怕国师的肩膀:“行了行了,孤会告诉皇兄,是孤强迫你的。”

    国师叹了口气,边往炼丹阁中走去,边说道:“老道自感修行不易,昨日祖师托梦,命老道远游西去,还望国主放行。”

    厢房内安静片刻,说话声再度响起:“孤准了,还望国师珍重。”

    “国主也请保重自身。”

    夜风徐徐,远望弯月如钩,孤星暗淡。大殿里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声息。

    齐子籍半夜醒来,也不点灯叫人,披起长袍,推开门,走出寝殿,靠在廊柱上,静静地看着院子里的三颗梨树。那是他特意让人去大音寺挖来的,树下埋着九岁时,和荣华皇姐、皇兄一起酿制的梨花酿。

    虽然是夏季,但北疆的天气向来偏寒,没站半刻钟,齐子籍的手脚便冻得僵硬。

    一道黑影乘着朦胧的月色,从屋檐翻落下来,跪地行礼。

    “讲。”

    暗卫低声道:“探子来报,齐王殿下三日前狩猎时遇袭,生死未卜。”

    咔嚓——

    齐子籍身形稍顿,转身返回寝殿,半空中飘来一句话。

    “千影堂整装待发,明日随我去秦国祝寿。”

    “是!”

    借着淡淡的月光,暗卫看见廊柱上,显出五个深深地指印。夜风吹来,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寿宴上,远远看见齐子简,齐子籍有种异样的感觉,皇兄似乎有了变化,最明显的是,皇兄的视线,不再紧紧随着君长歌转。

    更让他惊讶的在后面,皇兄竟然当众给君长歌没脸,三言两句就让君长歌冲撞太后,被赏了板子,这真的是他那个爱‘尹默’如狂的皇兄?

    默默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齐子籍,决定把这次来秦国的计划改动一下。如果皇兄真的能对君长歌忘情,这对他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就算皇兄不能忘情,他也必须得让他忘情。齐子籍暗自苦笑,他已经没有时间了,他的毒已经发作了两次,再有一次......齐国不能一日无主。

    戴上面具,交代陈涟善后事宜,齐子籍朝秦国国君的寝宫飞去。月夜下,他悄无声息地躲开巡逻的侍卫,翻进暖阁内。

    暖阁内的情景,让他大吃一惊,他望着那个满脸潮红,被秦国国君压在身下的君长歌,怒火从心底涌起,恨不得掏出长剑,将对方戳个对穿!

    君长歌怎么敢!他怎么敢!

    皇兄这样爱他,几乎为他付出了一切,他却这样水性杨花,朝三暮四!

    好不容易将怒火平息,一个计划在脑中渐渐成形,齐子籍不再隐藏自己的身形,朝床上赤|裸的两人走去。

    秦帝柴临,秦国先帝第三子,生性多疑,好面子,自傲自大,不能容人。这样的人,一定不能容忍自己的尊严被人侮辱。

    如果某一天,这个男人,被人压在身下肆意□□,并且被人看到的话,那么,他一定会使出雷霆手段,将知道此事的人立刻从世上抹杀。

    黑夜里,男人痛苦的呻|吟和咒骂声,就如同**剂般,让齐子籍血脉贲|张。很痛吧?他想,当年,他也是这样痛呢!

    他要了男人一次又一次,直到对方昏迷过去,才缓缓地将雄物抽|出,扯过床单,擦干净身上的液体,瞅了眼满身布满浊液和青|紫印痕的男人,冷笑一声,将床单丢在男人身上,穿好衣服,朝君长歌走去。

    对方惊恐地看着他逐渐靠近,努力想将身体缩成一团,却只是徒劳无功。他蹲下身,勾起对方尖细的下巴,轻声在对方耳边道:“放心,我不动你。”说完,转身离开。

    是的,他根本不打算动他,因为他知道,柴临会帮他动手。

    将见血封喉的□□洒在汤药里,齐子籍飞身躲上横梁。看见李公公将药端走,等了一会儿,他才从天窗里飞出。虽然没想到柴临竟然会手下留情,不过还好,他留有后手。

    只要君长歌死了,这笔帐就会被记在柴临头上。如果皇兄已然对君长歌忘情,那么对方一死,他便没了继续停留在秦国的理由。如果皇兄仍然无法放下君长歌,心爱之人死在柴临手中,依皇兄的性子,必不会善罢甘休。但天下之大,却只有齐国,能助他报仇。

    局已然开启,皇兄,这一次,你没有选择。

    那天将明王诱出京城时,他没想到皇兄会追过来。从腰间拔出剑对准皇兄时,是试探,也是发泄。他是他敬重的兄长,也是他恨的皇兄。

    剑影重重,人心难测,天道不仁,万物复争。最后,是平手。收剑,相认。时隔多年,皇兄的剑法依然如久,沉稳大气下,锋芒暗藏。只是人却变了不少,那双眼睛越发睿智,神情更加内敛,神态洒然,依稀又有了当日大音寺里,笑谈天下大事,弹指间樯橹,灰飞烟灭的风流气概。既熟悉,又陌生。

    皇兄一语指出他就是昨日宫中的‘刺客’,并直言逼问他拖延时间的用意,对此,他只是笑笑,出言请皇兄跟他回齐国。参加婚礼是假,将皇兄骗回国是真。

    他没想到,皇兄一口就答应了。脑海中摆放着无数条理由,反而没了用武之地。

    再之后,与皇兄会合,沈疏带人围攻,皇兄强行突围,陈涟叛变,明王相助,皇兄身受重伤,这一系列的变故发生的那么快,等他回过神,眼前只剩下皇兄满身是箭的样子,和陈涟一动不动的尸体。

    陈涟是慕容家后人,和沈疏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