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冤家总路窄最新章节!

    和你没关系。

    辰南强迫自己别过头,在心里和自己这么说,可是当余光瞥到那跌跌撞撞的身影再一次撞人跌倒,挣扎了几下才重新爬起来的时候,辰南只觉得自己心头一颤,脚已经不自觉地往那人方向走去。

    “不好意思,请让一让。”

    辰南一边说着一边快步穿越人群,等走到边上一点的时候,几乎已经快要跑起来了。

    有相关负责人看到他,上前几步去喊:“辰总,马上就要开始了,你现在去哪儿?”

    辰南充耳不闻,紧跟着宿飞跑走的方向离开。

    他最后撞到的是一个端酒盘的服务员,清脆草皮上衬得殷红的液体也不知究竟是酒还是血,服务员张皇地看了一眼宿飞跑远的方向,马上蹲下来收拾摔碎的玻璃片。

    宿飞整个人就跟逃难似的,踉踉跄跄埋着头往前面跑,饶是辰南一刻不停地跟着,也没能及时追上。

    只见他冲进一幢楼里,拐进阴影里就不见了。

    辰南跟了进去,环视了一遍周围,哪里还有宿飞的影子,他急急忙忙拉住一位从身边经过的看护员:“请问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红黑色格子衬衣的男人往哪里走了?”

    看护小姐被他抓的轻呼了一声痛,有些紧张地摇了摇头,“没看见。”

    辰南又问了好几个人,没一个看见过宿飞的,正在他烦的不行的时候,突然瞥见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滴暗红的血迹。

    辰南跟着血迹走到左侧的楼梯口,发现血滴的间隙越来越短,从大厅的一两米一滴到楼梯间已经变成半米就有一滴了。

    辰南觉得自己的心脏砰砰跳,三步并作两步,恨不得马上就到宿飞面前。

    被酒杯碎片划伤了?手还是腿?

    辰南推开楼梯间通往三楼过道的门,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倚着墙站在房间门口的宿飞。

    他的脑袋埋得很低,垂在身侧的右手正滴着鲜血,可是宿飞像没有知觉似的,他左手握着门把,却迟迟拧不下去。

    辰南快步走近了去,轻轻喊了一声,“宿飞。”

    宿飞似乎根本没听见,他嘴唇翕动,不断地说着对不起。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

    辰南看着他滴血的右手,想伸手去拉他,这时房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宿飞猛地一抬头,瞳孔微不可见地收缩,整个人往后倒去,同时闷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叫出来,只是蜷在地上双手抬起来交叠着头颅上方。

    握着扫帚和畚箕的清洁员看到这场景,吓得愣在原处不敢动。

    辰南单膝跪在宿飞身边,一把紧紧抓住他已经布满鲜血的右手手腕,减少血液的流失,另一只手托住他的背把他扶了起来,宿飞嘴里还是反反复复着一句“妈妈对不起”,辰南抬头冲着吓呆了的清洁员吼了一句:“有没有医生?医生在哪儿?”

    宿飞右手手掌连接手腕处扎进了一块四厘米左右的玻璃碎片,几乎没进去一半。

    戴着口罩的医生用酒精冲洗掉周围的血迹和脏污,吩咐助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拿起镊子去拔玻璃。

    宿飞一直呆呆地看着自己的伤口,一声不吭。

    女助手见了,冲辰南努了努下巴,“你,遮住他眼睛。不看着没那么痛。”

    辰南立刻往前跨了两步,抵在宿飞的身后,左手扶住他的肩膀,抬起右手小心翼翼地捂住了他的眼睛。

    麻醉,缝针,打结,剪线头。

    银色的针体带着黑线穿过皮肤,辰南看着都觉得痛,可是身前的人却全程没有吭过哪怕一声。

    “去交钱,然后拿单子去输液室。”助手拿了张处方单过来递给辰南。

    “你这是拿病人扎着玩儿呢是吧?来来回回多少次了都?”看着给宿飞扎针的护士扎进去抽出来的都弄了两三回了,站在旁边看的辰南忍不住开口了。

    小姑娘看着愠怒的辰南,捏着针颤颤开口道:“他血管太细了,我、我扎进去不回血……”

    “你别扎了,找个会的过来!”辰南把宿飞手从护手手里抽回来,不耐的冲她挥手。

    小护士在病床前踌躇了一会儿,见辰南表情更加不悦,只得去叫护士长。

    没过一会儿,一个微胖的中年女人赶了过来,抓着宿飞的手背看了看,一边重新抹碘酒一边道歉:“不好意思,我们有些新护士还不够熟练。”

    辰南瞥了一眼拘束站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